(完结)《电台亡魂》(欧阳双杰邢娜)小说阅读by墨绿青

发布时间:2018-12-03 15:31

连载中小说电台亡魂是著名作家墨绿青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欧阳双杰邢娜,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灵异小说电台亡魂精选篇章:直到晚饭后她把这画交给蒋文山时,发现蒋文山的神色有些慌张,一张脸也变得惨白。她问蒋文山怎么了,蒋文山说是胃痛,她知道蒋文山的胃痛是老毛病了,所以也没有多想。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电台亡魂》在线阅读全文

电台亡魂第2章 抽象画

一阵响雷把杜萍给惊醒了,睁开眼睛,发现蒋文山不见了。

她忙开了灯,轻轻叫了一声:“文山,文山!”没有回应,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杜萍从床上起来,披上了睡袍,走出了房间。

她看到蒋文山的书房亮着灯,轻轻地走过去,推开了房门。

蒋文山的手里拿着一张纸看得出神,没有留意到杜萍进来。

杜萍走到他的身边,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幅画,一幅很抽像的画,画面上是几个变形而扭曲的人的模样,看着有些狰狞,恐怖。

下午的时候杜萍就看过这幅画了,是快递送来的,当时她以为是蒋文山买的艺术品。

蒋文山平时也喜欢收集一些名家的字画,所以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晚饭后她把这画交给蒋文山时,发现蒋文山的神色有些慌张,一张脸也变得惨白。她问蒋文山怎么了,蒋文山说是胃痛,她知道蒋文山的胃痛是老毛病了,所以也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应该是这幅画的缘故,否则他也不会大半夜地把自己关在书房对着这幅画发呆,连自己进来都没有察觉。

“文山!”她的手搭到了蒋文山的肩膀上,蒋文山像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望着她:“你怎么起来了?”

杜萍笑了笑:“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干嘛呢?”

杜萍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那幅画上,整幅画的色调是鲜红的,包括那黑色线条夸张出来的几个扭曲的人,像贲张的鲜血,又如跳动的火焰。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因果报应么?”蒋文山把画放到了桌上,轻声问道,但不等杜萍回答,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有的,一定是有的,一个人作了恶,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杜萍抓住了蒋文山的手:“文山,你这是怎么了?就算这世上有因果报应,我们也不用害怕,一直以来我们做了很多善事,给灾区捐钱捐物,修希望小学,要说真有报应,我们也是善有善报!”

蒋文山扭头望着她,一脸的木然,眼神也很是空洞:“这么说你也相信报应喽,那么作恶呢?是不是也同样是恶有恶报?”

杜萍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这时她突然发出那幅画的右下角写着两个字:偿还。

她的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幅画看来总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她搂住了蒋文山的肩膀:“文山,你怎么了,这幅画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好吗?我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蒋文山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我没事,没事。”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了进来,雨水也被风刮了进来,打在他的脸上。

蒋文山的反常,让杜萍的心里莫名地生出了恐惧,蒋文山一定有事瞒着自己,她正准备上前问个究竟,蒋文山关上了窗子,轻轻抚了一下脸上的雨水:“走吧,回屋睡觉。”

他走到杜萍的身边,拉着杜萍的手回了卧室。

上了床,他闭上眼睛就睡了,杜萍很想问个究竟,但想想还是没有开口,她觉得换一个时间再问或许要好些,此刻的蒋文山根本就不在状态。

大清早,市刑警队接到报案,星辰文化的董事长蒋文山在家中的浴缸里割腕自杀了,报案人是他的妻子杜萍,杜萍怀疑蒋文山的事与一幅画有关。

“冯局,你找我?”肖远山走进了市局局长冯开林的办公室,冯开林正在埋头看着什么,听到肖远山的声音,他抬起了头,摘下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站了起来:“远山啊,来,坐。”

招呼肖远山在沙发上坐下,冯开林说道:“远山,这没有什么外人,我就开门见山了。”

肖远山点了点头。

“徐荣和蒋文山都是我市知名的企业家,虽说他们都是死于自杀,可是总得有个原因吧?假如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公众就会胡乱猜测,众说纷纭,那样势必会给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其后果不用我说吧?”冯开林语重心长。

肖远山轻声说道:“冯局,关于徐荣的死,有个情况我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事情是这样的……”他把昨晚交通广播电台“午夜诡话”的那个故事以及欧阳双杰亲历的“车祸”仔细地说了一遍。

“我和欧阳都认为徐荣不是自杀,而是谋杀,只是凶手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到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我让人去交广台查过,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确实有一个女人打进电话,说了那么一段故事,录音我们已经带回来了,准备做技术分析,另外那电话卡是街头买的,不用实名登记的摊货,电话公司那边也查过了,那电话卡只用过一次,就是打进那个直拨电话。”

冯开林是老警察了,从肖远山说的这些他也立刻就得出了判断,徐荣的死确实可疑。

他眯起了眼睛:“你觉得徐荣是死于谋杀,那么蒋文山呢?二者的死会不会有什么关联?蒋文山的妻子说他的死与一幅画有关系,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知道肖远山刚刚从蒋家回来,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肖远山把杜萍反应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快递公司那边我们也查过了,他们无法提供寄件人的任何信息,只记得是个女人,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她是提前用A4纸打好的,她把画和地址连同一百块钱扔在了柜台上就走了,当时业务员还叫她,可她头也没回。”

冯开林轻声说道:“也就是说,蒋文山的死你也觉得可疑对吧?”

肖远山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冯开林说道:“那好,这两起所谓的‘自杀案’你们一定要给我调查清楚,不过调查必须严格保密,要低调,不能造成社会的恐慌,至于技术部门的自杀认定先这么着,记住一个原则,一定不能让我们陷入被动。”

“冯局,你看有必要成立一个专案组吗?”肖远山轻声问道。

冯开林想了想:“也好,不过要低调,不能大张旗鼓。”

“有一个人我想把他弄进来,不过这事还得您同意。”肖远山嘿嘿一笑。

“谁啊?”

肖远山回答道:“欧阳双杰,这小子啊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而且又对心理学很有研究,我相信有他的加入,专案组一定能够及早破案。”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