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我就要说出口免费阅读章节-爱我就要说出口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7:09

小说爱我就要说出口是由作者钱十八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穆皎、贺言恺之间的故事,小说中的每个人物描写细腻,剧情十分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五十六章 只要你乖乖的离开!:五分钟后,穆皎从薛茗予的办公室出来,一个合同的问题,解决后,她就出来,原以为贺言恺会离开了,谁知道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我就要说出口》在线阅读全文

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五十六章 只要你乖乖的离开!

贺言恺以前从未这样逗弄过她,所以穆皎是有些不习惯的,而且也很不好受吧,毕竟是那里啊。

她只是用力的挣脱,抬脚用力踩了下他的鞋子,他这才吃痛的将穆皎松开,穆皎刚刚脱离他的束缚,还未来得及喘息,就又被他压在桌子上,她上半身朝后仰着,贺言恺拦腰护着她,微微倾身。

穆皎拧起眉头,低声道:“你干什么,这里是公司,你不要给我乱来。”

贺言恺勾了下唇角,轻描淡写的说:“又不是我的公司。”

话音落下,穆皎还没有反应呢,他直接低下头吻上她的唇,从一开始逗弄她的时候,就想要吻她了,可是她真不老实。

穆皎抗拒的嘤咛一声,这里是公司,还是透明的玻璃,外头不远的地方就有员工在办公,他这样的举动,几乎看的一清二楚了好不好?

可贺言恺那人啊,什么事情都会预料到十分好,吻着她的同时,还不忘用遥控器将自动窗帘拉上。

谁还能看得到他们这般亲密的样子?

穆皎伸出手捶打他的后背,可几乎就是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他反而更加的用力,更加的与她纠缠。

这个姿势真的很考验穆皎的腰力,要不是贺言恺一直护着她,她真的就靠在桌面上了。

叮铃铃。

桌上的座机电话响起,她唔了一声,试图推开贺言恺,贺言恺拧了下眉头,意犹未尽的起身,将穆皎拽起来,抹了下嘴角,穆皎则瞪了他一眼,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将电话起来。

“喂?”

尽量去缓解自己的呼吸,可是说出口还是有些喘息,对面停顿了下,才传来薛茗予的声音:“方便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事跟你说。”

说罢,他将电话挂了,穆皎抿了下唇角,撂下电话瞪着贺言恺:“你知不知道这是公司啊!不是你公司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我很生气,你给我离开!”

她转身坐到大班椅上,大概是真的很生气,她还摔了下桌面上的文件,贺言恺倒是老神在在,"qing ren"眼里出西施啊,就算是生气,也怎么看怎么觉得,怎么这么好看啊。

生气的时候眉头微微皱着,甚至感觉她全身都在冒烟,真是太有趣了。

见他那样子,穆皎就更觉得生气,刚才还在说那么严肃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偏了啊,就变成了这样。

真是……

她沉了口气,起身,越过他就出了门,贺言恺也没有拦着她,只是看着她进了薛茗予的办公室。

他也不着急了,就等在她办公室里,她的办公室里,没有什么东西,很简单的几盆绿植,一些书籍,连摆件都是很普通的。

这很附和穆皎的性子,喜欢干净,喜欢安静,哪怕现实生活总是不如人意,那这一方空间,就让她有些自己的小个性出来吧。

五分钟后,穆皎从薛茗予的办公室出来,一个合同的问题,解决后,她就出来,原以为贺言恺会离开了,谁知道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穆皎无奈的看着他:“你还不走?”

“我送你啊。”

贺言恺双手撑在桌面上,兴味浓浓的说着,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穆皎。

十分钟后,穆皎坐上了他的车,她已经渐渐明白了,或者说,其实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明白,只是那个时候不愿意低敛下自己,不愿意柔软起来。

而现在,她可以变通一些,知道贺言恺是不会老老实实的走,还不如让他送自己回家。

省时省力,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要纠缠。

若是以前,这也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一路穆皎也没想跟他说话,一直都看着窗外,贺言恺也有些忙,路上接了两个电话。

说完的时候,已经到了静海。

穆皎下车,他也跟着下车,走了几步,穆皎翻了个白眼回头看着他说:“怎么,你还想上楼?”

“我又不是没上过,怎么了,还不行了?”

贺言恺倒是很理所当然啊!

穆皎冷冷笑了下:“你说呢,你上去过,我就会让你一直上吗?人,多少也要有些自知之明,我说了,我很生气,你别再惹我!”

她警告性的看了眼他,之后就转身进了里面,而贺言恺也确实没有再跟上去,他知道,再跟上去,穆皎真的会跟自己吵起来的。

而他已经不愿意跟她吵了,因为他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迟早都会败给她。

见他真的没有跟上来,穆皎也是松了口气,有的时候,贺言恺追的太紧,她心里头就会更加的复杂。

反而放开一点,她就没有那么压迫。

坐电梯上了楼,她一边掏钥匙一边朝自己家门口走去,可是,略一抬眼,就愣住了,

因为她的家门口,竟然站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她化成灰都还认得。

她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来这里,而此时,女人也看到了她,或者说,从她从电梯出来,就已经看到了她。

一直都看着她。

眼底带着怒意,恨意,那些最黑暗的情绪,都会在看到穆皎的时候出现。

穆皎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的走到女人的面前,看着她说:“贺夫人,您来找我?”

“你说呢?”

岑云讥讽的嗤笑了一声,微微抬着下颚看着她,那般居高临下,一脸的鄙夷。

穆皎真不喜欢她这样对自己,但是,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吗?岑云又什么时候变过,唯一的变化就是,她对穆皎的厌恶,一天比一天更加的深了。

穆皎扯了扯嘴角,真不知道跟岑云说什么,不过岑云也不用她先说什么,因为她根本不想给穆皎说话的机会。

“你那么聪明一定会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是什么,穆皎,你和言恺都不是小孩子了,我想我说什么,你应该能明白吧?”

穆皎敛着神色,淡漠的看着她:“贺夫人是想叫我离开贺言恺吗?”

闻言,岑云笑了下:“就说你聪明,一点就透了。”

穆皎勾了下唇角,觉得有些可笑,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对穆皎的态度完全没有变化。

有的时候穆皎觉得很累,不是因为贺言恺,恰恰就因为岑云这样的人,他们就好像那些没有办法逃离的人,永远在她身边转着,让她时刻保持清醒,让她知道,自己不能够追求所爱。

“如果我说,我不会离开,您会……”

“啪。”

话还没有说完呢,岑云就已经扬起手,给了她一个下马威,一巴掌打下去,穆皎垂下头来,脸上火辣辣的疼,叫她拧起眉头。

伸出手抚摸着下自己被打的地方,抬起头冷眼看着岑云,岑云则端着身段,鄙夷的说:“我最不喜欢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了,特别是你这样的,给你台阶你不下,偏要我说的直白一些吗?”

“你要不是长辈,我早就还手了!”

穆皎冷冷低斥,岑云却不以为意的笑了:“行了吧,你就算还手又能怎么样,我还是一样要告诉你,就算你和言恺真的在一起,你们就在外面生了孩子,我都不会让你进家门,也不会承认那孩子是我们贺家的。”

“你和你妈妈向兰,都别想进我们贺家大门,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贺家也不会有你们的位置。”

岑云的话,那么掷地有声,那么的笃定,她就好像主宰一切的神,在下着旨意一样,而穆皎似乎只有听着的份儿。

沉默了下,穆皎才冷笑出声,清冷着嗓音缓缓开口道:“我看电视剧里,您这种身份的贵妇,都是要给我这种人砸钱的,您倒是不按套路出牌,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呢,就这么轻易的离开?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就这么便宜您了?”

这话彻底激怒了岑云,她逼近穆皎,喝道:“穆皎,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离开言恺也没有用,他会跟萧媛结婚,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像姑息温芊芊那样姑息你的存在,所以,你有自知之明就给我趁早滚蛋!要钱是吧,好啊,你说的数,我给你就是了,只要你能乖乖离开!”

要是钱能够解决,她岑云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可是,穆皎哪里是那么现实的人,如果她现实,也许就会像向兰那样,更加好过吧。

轻笑了下,穆皎勾着唇角淡漠的说:“我要贺家一半的财产,如果您能给,我立刻就远走高飞!”

话落,岑云的手便扬起来,好像很快就要打下来,穆皎则利落的扬起手握着她的手腕,嗤笑了一声,说:“还打?您以为我脾气有多好?”

穆皎神色徒然变得狠辣,狠狠甩开她的手,岑云踉跄了下,她也没有理会,将门打开,没再看她一眼,进去,关门,一气呵成。

岑云愤恨的盯着那扇门,恨不得将那扇门击破,穆皎,穆皎!这可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就别怨恨她!

门内,穆皎靠着门,深深吸了口气,是的,刚才气势很足,可现在就不行了,一进来,她整个人就好像被掏空了。

脸上的火辣辣的疼和心里的痛交织着。

她知道啊,明确的知道自己总是不被这家人喜欢,也许她的性格被很多,很多的人不喜欢。

可是,很多的事情不是她可以选择的,如果可以,她明天就走好吗?

可凭什么啊!凭什么!

望江苑自从少了穆皎,就少了很多家的味道,特别是现在,贺言恺心痒痒的想叫她回来。

搬回来多好。

可是,他也不能操之过急。

躺在床上,已经习惯了要给穆皎打一个电话,哪怕就说十秒钟,听听她的声音就好。

但今天,穆皎没有接。

穆皎就看着电话响,静静的看着,然后面无表情的去做其他的事情,她尽量让自己放空,可是整夜的失眠还是出卖了她。

因为不知道穆皎昨晚怎么了,早上贺言恺就来了盛宇,但却被她的助理拦住:“贺先生,穆总正在开会,不方便见客人,而且她已经交代过,今天要进行项目最重要的一项,一律跟项目无关的人和事都不要来打扰她。”

“我也算?”

“对不起,穆总特意交代,您也包括。”助理也是硬着头皮说,生怕下一秒贺言恺就愤怒的推开她进去,不过好在,停顿了一会儿,贺言恺板着脸离开了。

助理推开门,穆皎正站在窗户旁看着楼下,轻声问:“走了?”

“走了。”助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上司的私事,她不会过问,便开始说今天的行程。

“还有,穆总,贺先生临走前还将这个交给我。”

闻言,穆皎回头,见助理手中拿着东西,便接过来看了眼。

是邀请函。

“本周六,贺氏集团旗下分公司召开新品发布会,诚邀穆女士莅临。”

穆皎敛了敛神色,余光一撇,就见萧媛来了,正朝薛茗予的办公室走去,助理也看过去,纳闷的说:“今天薛总的行程里面,没有与萧总会面的时间呢。”

穆皎挑了下眉头,是这样吗?

反正萧媛最近有事没事都往这边跑,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渊源,看起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穆皎怕萧媛待会来找自己,于是就真的召开会议,可惜啊,会议没开成,就被召见到了薛茗予的办公室。

推开门,她淡漠的笑了下:“萧总也在。”

“穆皎,别那么外道,叫我萧媛就好。”

穆皎点了点头:“萧媛,今天是工作上有事?”

薛茗予明显的蹙了下眉头,显然不是很高兴,萧媛却很坦然:“周末公司有新品召开发布会,我来给薛总送邀请函。”

穆皎动了动眉梢:“怪不得。”

穆皎闲适的坐在沙发上,刚准备说自己也收到了邀请函,萧媛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就开口道:“是言恺,抱歉。”

穆皎与薛茗予对视一眼,接着萧媛接起来:“言恺。”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没一会儿就挂了,她收好手机,笑了:“是阿姨叫我们晚上回贺家吃饭,言恺不愿意回去,叫我帮他搪塞一下。”

确实如此,但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是不那么舒服,穆皎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薛茗予,意味深长的问:“我知道你们彼此都不喜欢对方,你说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还想跟他结婚呢?”

萧媛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因为他适合我,我这个人对爱情看的没以前那么重了,随便哪个男人都可以。”

话音落下,就见薛茗予脸色微变,比刚才还要低沉,穆皎也不过是试探,察觉到他们之间有些不同,她便起身,淡声道:“这样倒是很现实,那么,你们叫我过来是?”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