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赫连旭楚言卿小说在哪看-《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2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小说是作者誓不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赫连旭楚言卿,赫连旭楚言卿小说精彩片段:万贵妃的语气带着些许愠怒,若是旁人站起来说不知道也便罢了,可此人却是楚言卿,那情况可就不同了。楚言卿说出“不知晓”三个字时就已知晓万贵妃的态度,她追究的不是楚未离突然站起来的冒失,而是抓住楚言卿来自乡下为何不识得这株植物。笑话,这就好比你天天吃山珍海味,那你能知道它们的做法吗?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第11章 留宿宫中

楚言卿环顾四周,嘴角一扬,轻轻撩撩裙摆,面上一片淡然,“回娘娘,言卿才疏学浅,更是不知晓此为何物。”

她的声音不大,但也叫整个行宫的人都听了去,人们原本寄希望于她身上,听她一说也便换上了看好戏的表情。宫廷之内莫讲什么人心,各扫门前雪就是这个道理。

“你不是生长在乡下?”

万贵妃的语气带着些许愠怒,若是旁人站起来说不知道也便罢了,可此人却是楚言卿,那情况可就不同了。

楚言卿说出“不知晓”三个字时就已知晓万贵妃的态度,她追究的不是楚未离突然站起来的冒失,而是抓住楚言卿来自乡下为何不识得这株植物。笑话,这就好比你天天吃山珍海味,那你能知道它们的做法吗?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但她也明白不能与万贵妃撕破脸皮,正欲辩解之时,却见刚才见过的华夫人站了出来。

“娘娘,乡下那种地方想必也不会有这等稀罕物儿,这毕竟是皇上送来讨欢心的,哪能叫一小姑娘知道了去?”

华夫人的言辞虽然表面上是在说楚言卿来自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实则却在为她解围。

“夫人说的是,娘娘,言卿虽不知这是何物,但言卿见到的却是那稀罕物儿在您面前也因为您的美丽而自惭形秽,那物儿必定是生了灵的,娘娘在言卿眼中,可当得起“闭月羞花”之称。”

话罢,楚言卿还俯身行了个大礼,她可不是什么君子,她是小女子,她虽然讨厌那些溜须拍马之人,但却明白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女人都是喜欢听别人夸奖自己美丽的,万贵妃也不例外,她瞧着楚言卿那张真诚的脸,一时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言卿这张嘴莫不是吃了蜜,教本宫心底好一阵欢喜,罢了,本宫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之人,以后莫要逞强,坐下吧。”

出了这一点小插曲也不足以影响整个宴会的进行,楚言卿坐下知识朝对面的华夫人致以感谢的眼神,华夫人皱皱眉,并没有回应。

“你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竟敢在娘娘面前油嘴滑舌,若是出了事,无人保你。”

楚言卿刚喝了一口茶就听见顾洛在一旁痛心疾首教导,她心下只觉得好笑,出事是假,无人保她倒是真的。她又装作无辜可怜的模样,怯声怯语的为自己辩驳。

“夫人,言卿从未觉得自己了不起,只是这离儿妹妹突然将言卿推出去,言卿也是不得已。离儿妹妹还小,不知其中的厉害,但言卿明白一些,心中也是害怕,担心要是说错话,会为相府带来灾难。”

楚言卿一话说的巧妙,既看似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又将事情的源头引到了另外一人身上,若在平时,顾洛或许不会追究楚未离的一时语快,但此时是在皇宫,而且楚言卿说了,会为相府带来灾难。

果不其然,楚言卿的话刚说完,顾洛就将视线投向了楚未离身上。

“母,母亲?”楚未离还不晓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糊涂事,她还在懊恼自己给了楚言卿一个讨好万贵妃的机会,转眼就瞧见顾洛骇人的目光。

“别叫我母亲,”顾洛若不是顾及还在皇宫,此时怕是一巴掌打过去了,“来时就告诫你不要乱说话,你偏生的不听,刚才你的一句话,可要知道将相府置于何种危险的境地!”

“哪里有这么严重,”楚未离虽害怕顾洛,但性子还是娇矜,她自持是楚方明的女儿,又得楚方明喜爱,一次忍了顾洛也便罢了,哪里成想今日竟三番两次的训斥她!

“没有这么严重?”顾洛今日被其他夫人冷落心中本是不顺,又听楚未离这般说心里更是怒火中烧,她堪堪喝下一口茶,“好啊,我的管教你也不听了,待回府,你且等我告知你的爹爹。”

楚未离这才知道害怕,连连扯着顾洛的衣袖央求,楚言卿得了空,百无聊赖的摆弄着自己的长发。

狗咬狗,她还不惜的看。

万贵妃一直暗中注意着这边的情形,见顾洛本是在训斥楚言卿,不知楚言卿说的什么话,顾洛竟又恼起了楚未离来。她摸摸手上的玉戒指,或许真如刚才那个老嬷嬷来告知她的,楚言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

如果楚言卿得楚方明喜爱,那她绝不会介意她嫁给她的儿做王妃,还会将这门婚约公布于众,毕竟如此一来,四王爷身后是相府的支持。可惜,没有如果。

楚未离哀求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顾洛有反应,她心里有气也只能朝着楚言卿发。

“都是你,肯定是你在母亲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你这个死丫头,真把自己当二小姐了?”

“离儿妹妹此番可冤枉我了,我哪里又能左右夫人的情绪,而且,我的母亲是前丞相夫人,这二小姐的身份我哪里又能推脱的掉。”

一字一句解析一下楚言卿的话,她左右不了顾洛的情绪,所以她是对你一直有恼意,只是一直忍着不发作而已。她的母亲是丞相夫人,她是相府的嫡小姐,这个身份你认也要认,不认也待认,而且,你只是一个妾生的女儿,要摆正自己的身份。

楚未离也不是傻,比如昨夜楚未辞的事情,她得了空细想也能明白些,她只是有时过于意气用事罢了,这种往往就是行动远比脑子动的快。楚未离仔细品味楚言卿的话,倏而贝齿轻咬,压着怒气坐在了椅子上。

万贵妃见此心生一计,她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对付楚言卿,但有的人可以啊!

宴席临近尾声,万贵妃突然宣布自己对楚言卿甚是喜爱,再加上是故人之女,便命她在宫中多留几日,又担心她住不习惯,又令楚汀芷和楚未离留下了陪她做伴。

众人这样一听,心中对万贵妃此举也有了几分猜测,莫非万贵妃瞧上了这楚言卿,要她做四王妃?还是说楚言卿是挡箭牌,实则是另外两个其中的一个?

楚言卿推脱不掉,但也明白万贵妃留她绝对不是像她说的这般好听,她瞧见顾洛致以大礼,几句话下来竟又将身边的老嬷嬷留了下来。

看来是要合起伙来对付她。

她心里头敞亮的很,万贵妃的爪子伸到相府未免有些力不从心,而顾洛对她来说又是“办事不利”,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放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一点点的对付她。

夜色更深,空中挂着稀疏的几颗星星,前面的宫人打着灯笼在前方带路。

楚言卿揉揉自己的眉心,她只是单纯的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可现如今却觉得自己在朝着一个不可控的方向越陷越深。

身旁路过一行宫仆,他们抬着一个步撵,步撵周遭垂下了厚厚的帘子。

一阵夜风袭来,撩起帘子的一角,楚言卿想事情回了神,正好瞧见里面的人的侧脸。

夜色漆黑,灯火昏暗,她随着宫人继续向前走。

她可能是看错了,刚才那个人不可能会是他?

殊不知,步撵上的人在刚才突然朝帘外瞥了一眼。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