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赫连旭楚言卿小说阅读-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誓不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2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小说是著名作家誓不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赫连旭楚言卿的故事,小说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青丝墨染,眉黛桃唇,起承转合若仙灵;素颜青衫,罗袖细腰,柳上飞燕旧风流。楚言卿一舞,惊绝全场!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第9章 惊艳

来了!

楚言卿心中算盘打得响,她刚才下马车时听见一旁的小厮唤那位穿着紫衫的女人为御史夫人,据她所知,御史夫人对那些妾身上位的女子极为不屑,尤其是对顾洛,很有成见。

顾洛面上一僵,当即也换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华夫人啊,是很巧。”

“我见众人都向这儿观望才瞧见你,呦,这是哪家的姑娘,竟长得如此标志。”华夫人热切的拉起楚言卿的手,仔细的打量着她。

“回夫人的话,我叫楚言卿,家母是前丞相夫人。”楚言卿颔首。

“原是晓晓的女儿啊。”

华夫人与苏晓晓早年有些交情,也曾在一起赏过花扑过蝶,如此对楚言卿的态度也温柔了几分。

顾洛被晾在一边,又听楚言卿说及苏晓晓,当下连假笑都装不下去了。

“既是那楚方明的女儿,又为何在此被人指指点点?”华夫人生性说话直白,自也不会给楚方明留面子,名号当是呼之即来。

楚言卿眼底突然蒙上了泪花,拉扯住楚未离的胳膊,“离儿妹妹,我原是因为这裙摆太长了才一不小心踩到,并非是被这皇宫吓到,而且能见到皇宫的模样我欣喜还来不及,哪里能用一个吓字?”

她顿了顿,接着道,“离儿妹妹,你这样说岂不是让旁人认为这皇宫是什么骇人的地方,在外不比家中,在家里你说什么都无人管,在外还需谨言慎行啊。”

顾洛一惊,顿时拉过楚言卿,“你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切莫开这种玩笑。”

“是不是玩笑我不知道,只是这言卿怎么着也是相府嫡女,你就让她穿这种衣服进宫?”华夫人眉头紧皱,又瞧见楚言卿身上的衣服,对顾洛更是不满起来。

“夫人言重了,”楚汀舟自顾洛身后出来,向华夫人行了礼,“卿儿妹妹自小生长在乡下,乡下自是和皇城有差距,妹妹喜欢这种衣服,母亲有哪里能夺人所爱?”

既将她们母女的责任择了清除,又暗下贬低楚言卿的品味,这楚汀芷还算长了脑子。

但楚言卿也不是好对付的,她猛地抬头看了一眼楚汀芷,眼中闪着不解与震惊,随即又立马低下头咬着自己的唇,眼中的泪珠欲滴不滴,垂在纤长的睫毛上,一双素白的小手绞着衣角,一句话不说,模样好不可怜。

华夫人见此心里也明白了大半,想着夜间给自家老爷吹吹枕边风,相府主母德行一般,虐待嫡女。

顾洛见情况不妙,急忙说道,“华夫人在此停留已久,还是先行进宫,莫要贵妃娘娘等久了。”

华夫人临走前拍拍楚言卿的小手,“我家中有个与你差不多大小的女儿,有时间可来家里与她一同玩儿。”

“母亲,这女人真讨厌。”楚未离瞧着华夫人的背影,跺跺脚向顾洛抱怨道。

“闭嘴!你可知她的身份,她是当今御史大夫的夫人,御史大夫督查百官,若是御史在皇上面前说上几句你父亲的坏话,我们都会遭殃。”

顾洛此刻尤其后悔带楚未离出来,说话做事只凭意气,简直是没脑子,视线又放在楚言卿身上,她还是刚才那副教人可怜模样,这楚言卿,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必定不会是简单的主儿,她竟让她骗了。

“卿儿你也是,有什么事情回府再说,你这样,我还以为你是对母亲有什么不满。”顾洛说话还是一股良母的语气,只是脸上的表情出卖了她。

“言卿不敢。”

“如此最好,走吧,随我进去。”

看来还是要找贵妃娘娘再商讨一下,省得让楚言卿闹出什么乱子。

楚言卿跟在三人身后,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眼中尽是不屑。

皇宫在夕阳下显得尤为沉重,宫门一扇接一扇通向看不见的宫殿深处,里面的宫人面无表情,行走匆匆,仿若被人割掉了最基本的情绪。

楚言卿打了个寒颤。

皇宫远比楚言卿想象的要富丽堂皇的多,漆红砖,琉璃瓦,弯弯绕绕的长廊,两边的柱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四爪飞龙,底下是一丛缥缈的祥云模样,屋檐的四角翘起,在昏暗的天色下只能看见模糊的棱角。

带路的宫仆手中执着灯笼,楚言卿一行四人在后尾随着,身边传来其他夫人、小姐的碎语轻笑声,她小心抬眼去看,瞧见一张张虚假的笑脸,心中穆然多了几分叹息。

穿过死寂的御花园,走过楼宇水榭,这才到了设宴的行宫。

行宫内云鼎檀木作梁,水晶、夜明珠作灯,白玉铺地,珍珠悬帘,就连一张张待客的桌子,都是上好的沉木所制,四周多处摆上了暖炉,楚言卿等人入席之后,便有丫鬟上前为其脱下裘衣,满上茶水。

当真是纷华靡丽!

楚言卿拿起桌上的茶水小饮一口,还未来得及赞一句茶香四溢,就听见左侧传来一声讥笑。

“还真是没见过面的土包子,对宫里的茶水也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楚未离脸上的嫌弃显而易见,又向左边挪动身体与楚言卿坐远了几分,似乎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与她有关系。

楚言卿淡笑不语,放下茶水后端坐好,就像她之前所说的,在皇宫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必须要谨言慎行,而楚未离此举,也正好让她落得清净。

约莫着一盏茶有余的功夫,宫门处一尖细的嗓音喊“贵妃娘娘到”,众人忙不迭起,面朝宫门,待视线里出现一深蓝色宫装的女子身影,皆齐声道“贵妃娘娘万福”。

楚言卿也同他人一般,俯身行礼,眼睛却偷偷打量着款款而来的万贵妃。

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面上带着得体的笑,明明是已经年近四十,却因保养得当不显年纪,反而还因此在美丽之中多了几分时间的韵味。

万贵妃路过楚家正前方的时候,眸光斜视朝这边看来,楚言卿忙收回视线,低下头作一副怯懦的模样,仍感受到一股打量的目光在她身上徘徊。

“众位夫人请起,今夜本就是本宫邀请各位前来,意在赏花聊天,无需这么多礼数。”万贵妃落座,一旁的丫鬟赶忙递上备好的茶水,待她小呷一口润了嗓子,这才不慌不忙的让众人免了礼。

“前几日就听闻皇上予了娘娘一株新奇的花,今日娘娘可是要让我们开开眼界?”

说这话的是太尉夫人,她这人生得一张笑脸,又会说得好听的话,平日里与万贵妃交情还算不错。

“新奇虽称得上,但着实算不上一株花,想来本宫也是第一次见那稀罕玩意,自然不能是孤芳自赏,也便叫了你们过来一起瞧瞧。”

万贵妃的指甲上用蔻丹染了纯色的红,加着那双纤长的手,朝身边的奴才招手的瞬间竟生得一种风情,“去,将本宫殿里的那东西抬来,可要小心搬弄。”

那奴才退下后,万贵妃又是莞尔一笑,“东西搬来还需要些时间,诸位也别拘谨着,该说什么便说什么,不过今日宴会办的仓促,也没能请来舞阁的姑娘给你们跳上一舞助助兴,本宫自是深感歉意。”

众人岂能不明白万贵妃的意思,当下有几个脑筋转得快的便张口道,“承蒙娘娘邀请已是荣幸之至,娘娘又何须此言。不过娘娘既惋惜没人舞乐助兴,不如请在座的诸位小姐奏上一曲或舞上一曲如何?”

“这提议不错,只是有谁可愿主动献艺呢?”万贵妃又作纠结状,眼神在席间的小姐们身上一番打量。

楚言卿才不想趟这摊浑水,她只想等着这宴会一结束,和万贵妃将事情摊开,把婚退了就好,所以便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却不想身后突然一股力道袭来,她向前一扑,撞翻了桌上的茶水,发出了一声响动。

“这是发生何事了?”万贵妃娘娘眼底闪过一抹奸笑,面上却还是紧张的向楚言卿询问。

楚言卿往身后一瞧,眉头轻轻皱起,竟然是顾洛身边的那个老嬷嬷,她何时回来的,又何时到了她身后?

“回娘娘,想来是我二姐姐想上台为诸位夫人、小姐舞上一段,紧张之下将桌上的茶水打翻了。”

回话的是楚未离,她端的一副憨态,清脆的嗓音中是属于少女独有的纯真,众人当下皆认为楚言卿是迫不及待想展示一下自己了。

万贵妃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面上带笑,“若是如此固然是好,只是这姑娘本宫不曾见过,你又称她为二姐姐,可是相府中人?”

“娘娘,这是言卿,是苏姐姐的女儿,幼时体弱被送往乡下寄养,前几日才回来,您不识得她也是自然。”

顾洛的话语刚落,周围就响起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入耳的也都是都楚言卿从乡下回来的鄙夷。

楚言卿端坐在议论的中心,面不改色,万万贵妃又如何不认识她,不过也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难而退,难不成她们真以为她会霸着四王妃的位子不松口?

“原是这样,不过言卿既是想上台助兴,本宫也不好拂了言卿的美意,本宫允了。”

“二姐姐,你快些上去啊,众人还等着呢。”楚未离见她还不起身,忍不住推搡了她一下,楚言卿本就因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烦恼,当下便睨视她一眼,眼中冷意尽显,“二姐姐,你这是作甚?”

楚未离被她的眼神有些吓到,身体往后移了移。

“不做甚,只是紧张罢了,”楚言卿又是一副小白兔模样,站起身朝万万贵妃行了礼,“言卿舞技一般,还希望不会污了娘娘的眼睛。”

话落,她整整裙摆,款步走到台中间,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包括她身上穿的衣服,直筒衣裙束不起腰部,显得十分臃肿,层层叠叠的裙摆拖地,以至于走路时还要小心抬着,一举一动,倒像个戏班里逗笑的戏子。

“天哪,你瞧她穿的是什么衣服,丑死了。”

“还真是乡下来的,品味竟如此差。”

……

这些声音一字不落的传到楚言卿的耳朵里,她依旧站的直直的,脸上挂着温温弱弱的笑,仿佛这些言论她未曾听见一般,她抬头去看高坐上的万贵妃,自然没错过她眼底的得意,口中贝齿紧咬,张口依旧道出一声“麻烦琴师为言卿弹上一曲舒缓的调子便好”。

话罢,悠长的琴音轻扬而起,女儿家的衣袖抛出,在虚空中打了个转儿,她脚步轻盈,腰肢柔软,舞动起来仿若一潭清水,又似撩起的一股清风,月光透过行宫的天窗照进来打在她身上,为她拢上一层缥缈的月色。

忽而,琴声骤停,再起时已是转急,楚言卿眸光一凛,脚下动作未停,以右足为重心,轻展衣袖,娇躯却是随着琴声愈转愈快,几个弯腰动作,再起身时衣摆已似莲花般层层盛开,衣袂飘飘,仿若下凡的仙子,琴声到了尾音,她的动作也渐柔,舞步停下时,众人惊叹的不仅是她刚才的舞姿,更是她身上的衣服。

迆地的裙摆层层错落有致,腰间也多了青色的丝带束住,露出不足盈握的细腰。楚言卿鼻尖沁着汗,呼吸却是无半分错乱,她再次施了一礼,“言卿献丑了。”

青丝墨染,眉黛桃唇,起承转合若仙灵;

素颜青衫,罗袖细腰,柳上飞燕旧风流。

楚言卿一舞,惊绝全场!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