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余生不负流年律行风简洁小说在哪看-《余生不负流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5:04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余生不负流年,余生不负流年小说是作者小狸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律行风简洁,律行风简洁小说精彩片段:快速的扯掉简洁身上的衣物,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愤恨、嘲讽掩盖了所有,此刻的他完全听不到简洁沙哑的拒绝和哭喊。墙上有好几幅挂得比较低的画因为突如其来的力道掉落在了地上,被律行风毫不留情的踩在了脚下,画框断了,画框里的画也彻底的毁了。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余生不负流年》在线阅读全文

余生不负流年第五章 不是我,你信吗?

‘姐姐,有人欺负我。’

‘我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好厉害,姐姐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一瞬间好多好多过去的记忆出现在了脑海里面,印象中妹妹的脸天真无邪,不管简洁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将她和眼前的人重叠起来。

面前的咖啡从始至终简洁都没有喝过,她不喜欢咖啡,一如她不喜欢如今所有的一切。

她不知道后面妹妹还说了些什么,大脑昏昏沉沉的,不停的重复出现着妹妹的那句‘离开律行风。’

“啊……”

耳边突然传出了一声惊呼,本能性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妹妹,却发现根本来不及了,妹妹直接从台阶上跌了下去。

瞬间,大脑整个空白,直到律行风的突然出现。

“没想到连你的妹妹你都下得了手,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我要你如数奉还。”

他是……误会了吗?

简洁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明明准备伸手去拉的,可是右手还是习惯性的伸到一半犹豫了,终究……还是不行吗?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脚踝扭伤,局部擦伤,伤情并不严重,只不过伤者以前脚踝受过伤,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准备关门的最后一刻律行风突然快速的闪进了画室,满脸的狠厉像是一只暴怒状态下的狮子,眼神透露着危险的气息,“怎么?身为姐姐的你都不去关心一下妹妹吗?”

“简爱她……怎么样了?”

“她啊,可能以后走路都会受到影响了。你说,她那么爱美的一个人,如果突然变成了一个跛子,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不会的,她一定会没事的。”

“难道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嗯?”

他的手紧紧的卡住了她的脖子,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他可以很肯定的知道如果继续保持这个姿势的话,要不了多久,眼前这个人便会彻底缺氧,停止呼吸,可惜,他不会傻到用这么痛快的方式来惩罚。

“咳咳……”

脖子上突然松开的手加上瞬间涌过来的空气让简洁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努力的调整了一下凌乱的气息之后简洁认真的反问着,尽管发丝的凌乱早已清楚的显示出了她此刻的狼狈。

“忘了说了,你把简爱从台阶上推下去的那一刻我刚好看到了,你说,这次的事情你准备如何赎罪呢?”

“我没有。”

“没有?没有推?还是没有想到推了之后刚好被我发现?”

律行风一句一句的不停的逼问着。

简洁很想解释,可看着愤怒中的他,她清楚的知道任何的解释都于事无补,这个男人的性格她非常的清楚,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可能被推翻,“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吗?”

“信?你以为我还像十年前一样,那么的愚蠢,那么的幼稚吗?”

终究……还是不信任。

快速的扯掉简洁身上的衣物,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愤恨、嘲讽掩盖了所有,此刻的他完全听不到简洁沙哑的拒绝和哭喊。

墙上有好几幅挂得比较低的画因为突如其来的力道掉落在了地上,被律行风毫不留情的踩在了脚下,画框断了,画框里的画也彻底的毁了。

“我的画……”如果说身体的摧残已经让简洁悲痛得无力接受的话,现如今精神的摧残无疑已经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伪装的高雅根本就掩盖不了你骨子里的低贱淫荡,这些画,我看到都觉得恶心。”

简洁不知道律行风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地上坐了多久。

头发凌乱,衣服凌乱,画室更加的凌乱,曾经所有的美好和期盼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崩塌。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地上的画,努力的想要将它们修复成原先的模样,可惜……破损了就是破损了,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恢复,一如她爱律行风的那颗心。

律行风,我真的不知道我对你的爱到底还能让我支撑多久,是不是只要不那么执着就不会这么的心痛难受?

痛苦的蜷缩在墙角,简洁一遍又一遍的忍不住问着自己。

她发现她爱律行风这件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她现在也已经知道错了,只是……还来得及回头吗?

将近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里面律行风不但没有出现,连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起初,简洁单纯的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却不曾想一切……才刚刚开始。

“滚下去。”

熟悉的咖啡馆,熟悉的台阶,熟悉的人来人往的车流,唯一不熟悉的……恐怕要算身后不远处那低沉的命令式的声音了吧。

紧紧的握着拳头,倔强的看着身后的那张脸,固执的站在原地,冷然的和对方对视。

那次的事情她没有错,也完全没有必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这是你欠她的,怎么?还要我来帮你偿还吗?”

律行风步步紧逼,简洁本能性的后退,却不曾想忘了现在所站的位置,一脚踩空,身体不受控制的失去了平衡,“行风……”本能性的呼救,本能性的伸出手,可惜看到的除了那张冷冷的毫无感情的脸之外什么也没有。这个时候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辆稍显破损的黑色轿车突然失控一般的向着简洁落下的位置行驶过来。

“砰”的一声,简洁被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腥红的血液快速的渗透了衣服。

挣扎着睁开眼,刺眼的阳光分外的耀人,阳光下律行风微笑着伸出手想要带她离开,嘴角安然的露出一抹笑意,定格。

肇事司机趁乱跑了,车没有车牌号,明显很有猫腻。

警车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隐隐的似乎还有某个男人的声音……听不清了。

“患者脚踝粉碎性骨折,后期走路会有影响,另外头部受到撞击,有轻微脑震荡,还需继续观察,不排除脑中有瘀血存在的可能。”

医生的话是说给病房外面的律行风听的,但是巧合的是简洁刚好醒来,听到了这一切。

痛。

浑身上下几乎每一处地方都无比的痛,吃力的睁开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可是现如今就连这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是那么的费力,而后,再度沉沉睡去。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