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辛艾简泽川免费阅读章节-简十一的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1-30 12:00

小说名字叫做《娇妻难训:叔叔,求放过》的都市爱情小说,是作者简十一所著作的,主要讲述了主角辛艾、简泽川的故事,小说中的每个人物描写生动形象,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娇妻难训:叔叔,求放过第112章 情人和表妹,选谁?:她斜睨一眼简泽川,嘲讽道:“呵,既然你们家教不好女儿,那我不介意帮你们家教教她谢兰舟怎么做人,真以为全天下就她一个人长了脑子,别人都是蠢货。”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娇妻难训:叔叔,求放过》在线阅读全文

娇妻难训:叔叔,求放过第112章 情人和表妹,选谁?

夏天的晚上,什么都不多,就蚊虫多,尤其是那草丛里。

辛艾伙同宁知秋,将谢兰舟身上的裙子撕成了这能遮住身上重点部位的超级短裙,然后用撕下来的布捆住宁知秋的手脚,把她往那花丛里一丢。

对蚊子而言,细皮嫩肉的大小姐,就是一顿饕餮盛宴。

辛艾想要教训谢兰舟,可是,她做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收拾她肯定不能跟收拾陈铭一样,套个麻袋打一顿,可不出这口气,又憋屈的慌。

于是辛艾就想了这么注意,不见血,却又真的不会让谢兰舟好过。

何况……对谢兰舟这样自以为是的大小姐来说,这种羞辱式的心理上的碾压,对她而言才是最大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从今往后她永远都会记得今天。

一看见她身上定了那么多蚊子,痒的她惨叫连连,辛艾这心头积压了一个晚上的恶气总算是出来了。

辛艾浅浅笑道:“谢小姐是不是以后永远都会记得今天,是谁扒了你的衣服。”

她的笑让宁知秋哆嗦了一下,忽然觉得,幸好自己没有像谢兰舟一样得罪辛艾,否则,她现在的下场估计会跟在那花丛里打滚的谢兰舟一样。

忽然宁知秋拽了一下辛艾胳膊:“三爷带着谢兰舟的大哥谢沉舟过来了。”

辛艾转头看一眼,果真见简泽川和一个相貌斯文俊秀,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男人走过来。

宁知秋害怕,可辛艾却是半点怯意都没有,唇角带着冷笑,看那二人走到跟前。

谢沉舟听着妹妹的惨叫,斯文的脸上阴沉可怖:“辛小姐未这么做未免过分了点。”

辛艾倒是半点都不心虚,反而道:“谢先生,什么叫过分,做人别学你妹妹,你们家教出这样阴险歹毒不知廉耻,垂涎自己表哥的女儿,难道不嫌丢人啊,亏得你们还是明都有名的名门望族,原来就是这么沽名钓誉的?”

谢沉舟是见识过辛艾牙尖嘴利的样子,知道她多厉害,她这番话说的真是格外的逆耳,听的他眉头簇紧。

辛艾直接将告诉上升到了他们谢家门风,这让谢沉舟非常不悦。

可是,她说的却又没错,谢兰舟顶着谢家的姓,代表的就是谢家,她暗地里做这事,丢的是谢家的脸。

但,正因为她是现在是谢家人,谢沉舟就算一百个不喜,还是得想办法救她,不然,谢家更丢人。

“今日的事我知道,的确是我妹妹有亏,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你这样是不是……”

辛艾不屑的嗤笑一声:“女孩子怎么了?我就不是,宁知秋就不是,你妹妹有脸做出来,只怕你都没脸说吧?”

她斜睨一眼简泽川,嘲讽道:“呵,既然你们家教不好女儿,那我不介意帮你们家教教她谢兰舟怎么做人,真以为全天下就她一个人长了脑子,别人都是蠢货。”

谢沉舟被说的一时无法反驳,这件事的确是谢兰舟算计的,她这也是自作自受,可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儿,难免是会向着些。

谢沉舟道:“辛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辛艾点头同意:“是啊,你这话说的挺对的,饶的人,不是她这种东西。”

谢沉舟……

谢兰舟哭喊:“大哥,你救救我,她……太卑鄙了,这里全都是蚊子……我身上全都是包,呜呜……”

谢兰舟在草丛里没有形象的打滚,她身上脸上,但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被蚊子叮了很多包,痒的难受,还有一些虫子,蚂蚁爬到了身上。

对谢兰舟这样一个娇滴滴大小姐来说,哪里受过这样的罪。

何况这不只是受罪,更多的是屈辱,这种感觉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扒光了衣服没什么区别,甚至比那更甚。

简泽川看一眼谢沉舟:“去把人弄出来吧。”

辛艾呵呵,看来这情人和表妹之间,根本就不用考虑啊?

情人随时可以换的,表妹却是一辈子的。

谢沉舟看一眼在草丛里打滚的谢兰舟,皱眉,想叫两个人过来弄她,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外人看到她这样,谢家更丢人。

他只要忍着不耐烦,踏上了草地。

辛艾翻个白眼,反正今晚都已经闹成这样了,简泽川本来就不会轻易放过她,求饶估计都不管用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简泽川叫住她:“站住,就打算这么走了?”

他声音凉凉,在这闷热的晚上,倒是仿佛一股冷气吹来。

辛艾停下脚步,转身双手环胸,抬起下巴:“想找我算账,我等你,想让我道歉,门儿都没有。”

她已经做好了被教训,被收拾的准备,但万万没想到,简泽川却问她:“没听她说一声道歉,你舍得走?”

辛艾被这话惊的差点没栽倒,“你……你……”

这是简泽川吗?

他怎么能说出这话来,那可是他的表妹啊!

他是不是搞错了?

辛艾小声问:“你……你……弄错了吧?”

简泽川弹了一下她额头:“我没你那么蠢,”

谢沉舟帮谢兰舟解开,便不再管她,厌恶的掸弹飞到身上的小虫子。

谢兰舟身上痒的厉害,胡乱抓着,她从花丛里跑出来,哭着道:“三表哥……她这个女人太歹毒了,你看看她把我……”

简泽川冷声打断她的哭诉:“你的手未免伸的,也太长了,她不是你该碰的。”

被蚊虫叮咬的满脸包的谢兰舟震惊地望着简泽川:“三表哥,我……我……我是你表妹啊……我们才是亲人啊……”

简泽川甚至连不屑的眼神都懒得给她,“道歉。”

谢兰舟不是谢家的亲女儿,这不是秘密,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以前看在她还算乖巧,懂事,简泽川待她和待谢轻舟一样,当做亲戚看待。

可她明知辛艾是他的人,还敢算计她,且在他母亲是寿宴上。

若不是因为还夹着谢家这层关系,他不会只任由辛艾出手,他则什么都没做。

谢兰舟哆嗦一下,简泽川的意思非常明确了,她是什么身份她懂,她要是敢硬着头皮不道歉,估计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