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穆皎贺言恺小说免费阅读章节-穆皎贺言恺小说在线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7:09

今天推荐给大家的这本小说叫做《爱我就要说出口》,是作者钱十八原创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穆皎、贺言恺是该小说的主角,小说中每个人物描写细腻,剧情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六十一章 做鬼也不放过你:贺言恺淡淡瞥了她一眼,也开口道:“萧叔叔就一个女儿,自然也想要给女儿找一个对她好的人,我显然不合适,妈,正好,借着这新闻的事情,我和萧媛之间的事情就算了吧。”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我就要说出口》在线阅读全文

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六十一章 做鬼也不放过你

说到底这件事情,萧媛都是着急了,她一向沉稳干练,做事情喜欢一丝不苟,在工作上从来都是最为严格要求的人。

一个项目,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不是经过各种市场调研和勘察,是不会最后行成的。

但是,这次的事情,可以看得出萧媛的急切,那种急切,就好像贺言恺要得到穆皎一样。

贺言恺面色略有阴沉,并没有回应什么,因为还未来得及回应,门就已经被推开。

岑云的脾气,整个潭市都恨不得知道,那是个谁也惹不起的主,高高在上的压制所有人,是名副其实的贺家最厉害的女人。

如今闹出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能坐视不管。

萧媛和贺言恺站在一起,看到岑云一到,便退到贺言恺的身后,贺言恺暗了暗神色,低沉着嗓音道:“妈。”

“行了,我也不是来说废话的。”岑云不悦的扫了眼萧媛,心里虽然气愤,看到这样的新闻,分明就就是在丢贺家的脸,可是,到底是萧鼎山的女儿,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她还是耐着性子。

走到沙发前坐下,许邵平就立刻倒了杯茶水给她,她端起来,抿了一口,才冷冷看向他们,说:“解释一下吧。”

萧媛依旧乖巧的笑了,语气也淡定,笑容也得体。

“岑阿姨,这次的新闻给贺家添麻烦了,真是过意不去。”

“说具体的。”岑云懒得听她想这些场面上的话,谁都会说。

萧媛收紧自己的双手,恩了一声,瞥了眼贺言恺,轻声道:“昨晚我去参加一个饭局,恰好薛先生也在现场,我们曾经在美国的时候就认识,算是旧识,之后便一起去了停车场,当时我有些喝多了,举止不太文雅。”

岑云的脸色好了一点,毕竟啊,不是说什么我们在一起,或者我们相爱之类的,这就还可以。

贺言恺脸色铁青,警告性的看了眼萧媛,萧媛挑了下眉头,又轻描淡写的说:“不过,岑阿姨,我也借这个机会,跟你说一声,我对言恺,确实没有感情。”

岑云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倏地站起身来:“你说什么?媛媛,你告诉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媛看着贺言恺,意味深长的搞着小动作,然后才缓缓说:“我会跟我父亲说我们的事情,两个人没有感情,到底是没有办法生活的,我父亲也会理解,也不会影响了和贺氏的合作的。”

贺言恺淡淡瞥了她一眼,也开口道:“萧叔叔就一个女儿,自然也想要给女儿找一个对她好的人,我显然不合适,妈,正好,借着这新闻的事情,我和萧媛之间的事情就算了吧。”

“说的轻巧!”

岑云几步走到他们的面前,看看萧媛,又看看贺言恺,末了冷冷笑了,扬着眉脚道:“我看你们两个早就串通好了吧?恩?耍我呢?”

“妈,我和萧媛没有串通,这是事实。”

贺言恺沉稳的说着,没有任何的闪躲和防备,也好,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也好让岑云,放弃那个念头。

岑云看着他,斥责道:“我有时候真的很后悔,你和贺煜一样,都叫人不省心!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是吧?你就因为穆皎,要放弃贺家的一切是不是?”

“我从未想过要放弃贺家的一切,但如果跟穆皎在一起,一定要放弃那些,我也未尝不可,那也只能是对不起妈妈了。”

说罢,岑云扬起手,一道清脆的响声从贺言恺的俊脸上响起,岑云举着颤抖不止的手,愤怒的喝道:“不孝!”

萧媛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厉害,抿了下唇角,上前想要安抚一下岑云的情绪:“岑阿姨,您别激动,言恺他就是心直口快一些,怎么会……”

岑云甩开她的手,深深喘着气,气的呼吸都开始紊乱。

贺言恺却始终站的笔直,目光直视岑云,没有畏惧,没有愧疚,无欲无求的看着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好像被打的不是他。

这更叫岑云气愤,一个穆皎而已,就把贺言恺的魂都偷走了,这还是不是她的儿子!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贺言恺!就算你和萧媛不能结婚,你也别妄想和穆皎在一起,我话就在这里撂下,就算是阿猫阿狗都行,除了穆皎!你省省力气吧!”

岑云出离愤怒,声音很大,几乎是怒吼出来,贺言恺缩了缩瞳孔,似湖水般深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冷意。

而岑云则转身离开,许邵平小心送她出去。

办公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十分诡异,萧媛突然有些抱歉:“那什么,事情我来处理,你要不回去休息,还是……”

“够了。”

贺言恺闭上眼睛,深深沉了口气,低声道:“出去。”

“言恺,我……”

“出去。”

萧媛双手交缠着,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但他目光只是冷冷看着别处,萧媛只好出去。

门关上,里面便传来嘭的一声,萧媛耸动了下喉咙,回过头,就见贺言恺的手狠狠砸在桌面上。

一大早就被这样的新闻笼罩着的两家公司,很快就沟通,发表了澄清的声明,即便萧媛有意将和薛茗予的关系坐实,但是,她不会这么做,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再过分一点。

所以,依照薛茗予的澄清,他们两个人只会旧识,只是一个人喝多了,举止有些不雅,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萧媛交代完以后,贺言恺也已经离开了公司,她则给穆皎打了电话,当时穆皎正在开会,接到萧媛的电话,便自然的看了眼薛茗予。

起身出去接起电话:“萧媛。”

“穆皎,今天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应该有记者过去打扰了吧?他怎么样?”

穆皎动了动眉梢,淡声道:“你怎么不亲自问他。”

“他不会接我电话。”萧媛倒是很坦然:“不过我大概可以猜得到,他不会有什么反应。”

“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看着薛茗予被非议,穆皎替他觉得不舒服,毕竟都是孩子爸爸了,也一直都洁身自好的,怎么就闹出这样的事情。

萧媛在那头叹了口气,轻声说:“岑阿姨来过了,跟言恺吵了一架,你知道他们说什么了吗?”

“我没兴趣,我在开会,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言恺说,就算是放弃贺家的一切,他也想要跟你在一起。”

话音落下,穆皎垂下眼眸,可以想象岑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该有多么的生气,贺言恺一定忍着了吧。

那么大的男人,为了她忍住了吧。

穆皎收紧自己的手,没有说话,萧媛则自顾自的说:“我不会跟言恺结婚的,这次的新闻曝出来,正好可以让我们顺水推舟的解除关系,他真的很喜欢你,哪怕你们之间有问题,也好好解决吧。”

之后,又说了些什么,穆皎都没怎么往心里去了,脑海中不断盘旋着贺言恺的那句话。

也许,外人看的更加清楚,谁都说他贺言恺对她用情至深,是这样的吧,她都快要信了啊。

再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了,没有什么心思工作了,这完全不是穆皎应该呈现出来的状态,但事实就是如此。

“有事就去处理吧。”

薛茗予突然在她旁边说了一句,穆皎愣了一下,忙说:“没事。”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她没有在公司吃饭,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得回家一趟,心里头惴惴不安,怎么都不舒服。

回到静海,她的心就跳的更快了,拿出钥匙开门,推开门,果然,鞋架上多了一双男士皮鞋。

她轻呼了口气,将门关上,换鞋都进房间,客厅没有人,厨房没有人,就连洗手间都没人,没有声音。

她推开卧室的门,才看到,贺言恺就睡在她那张床上,侧身,微微蜷缩,紧紧闭着双眼。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他眉头微微蹙着,即便是睡着,也觉得身上的铠甲没有脱掉,还是一副气场仍在的样子。

只是,脸有些红,即便过了几个小时,但脸还是能够看得到痕迹,岑云真的生气了。

她清澈的眼眸下含着一丝痛楚,这大概不是在人前能够显露出来的。

微微垂下眼眸,穆皎刚要退出去,将门关上。

“过来。”

他低沉浑厚的嗓音传来两个字,穆皎回过头:“你没睡着?”

贺言恺缓缓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来,目光深沉的看向她:“被你吵醒了。”他朝她招手:“过来。”

穆皎就好像梦魇了一样,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轻声道:“我回来拿东西,你又配钥匙了,还给我……哎……”

来不及说完,穆皎一声惊呼,人已经被拽到贺言恺的腿上,贺言恺则低头看着她:“拿什么东西?”

穆皎闪了闪眸光,拿什么东西……她不是回来拿东西的啊,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只是有一种预感他在这里!

抿了下唇角,她眼角微微向上挑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之后才说:“来拿文件,有份文件……”

“骗我。”

贺言恺打断她的话,伸出手指了指她的工作台,淡声道:“没有任何文件,你知道我在这里。”

笃定的根本容不得别人反驳。

穆皎轻咳了一声,抬手想要试图推开他,也嘴硬的说:“你来我家里还有理了,我回我自己的家,还用告诉你回来干什么啊?放我下来,别以为我现在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贺言恺轻笑了一声,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写着你能拿我怎么样。

穆皎翻了个白眼,用力拍打了下他的胸口:“不是你一个月不见我的时候了,不是你跟我装不熟的时候了,现在干什么?”

“原来你都还在意着啊。”

贺言恺挑了下眉头,神色看起来有些得意啊,穆皎沉了口气,突然就不担心他了,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冷笑了下:“听说你被训了啊,打你了吧?”

贺言恺伸手按住她放在他脸颊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缓缓道:“很疼的,你帮我揉揉。”

穆皎愣了一下,扯了扯嘴角,用力的将手抽出来,顺势跳下来,站在地上整理自己的衣服,说:“活该,谁叫你……”

说到这里,她抬眼看着贺言恺,觉得自己可能说的不对了,贺言恺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说:“谁叫我,非要自讨苦吃?”

“我不是那个意思。”

贺言恺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兀自笑了下:“我对你回来看我,还是很满意的,其他的就不要说了,休息好了,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不……”

“用是吧,好,我送你。”

直接牵住穆皎的手,就带她下楼,路上还一直在打趣穆皎:“文件没拿啊,会不会放在抽屉你了,你也不好好找找。”

“贺言恺!”

其实穆皎不知道贺言恺是真的没事,还是装出来让她放心的,可他看起来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也没有一句怨言,对于上午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谈论。

到了公司以后,穆皎下车,他则降下车窗道:“可能会有记者去打扰你,给许邵平打电话,他会过去处理。”

“好。”

贺言恺点了点头,便发动车子离开,穆皎看着他离去,静默了半晌,直到有了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

“看什么呢?”

穆皎回头:“夏澜,你怎么来了?”

“我来走后门啊。”夏澜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声道:“薛茗予在吧,我来采访他啊,这么重要的八卦,我一定要第一手掌握。”

穆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他不会接受什么采访的,不是声明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吗?”

“我才不信那个声明,陆南沂说了,贺大哥派人调查了他们的关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我最近正好想做一个薛茗予的专题报道,给我个机会吧。”

夏澜挽着她的胳膊撒娇,穆皎只好带她上楼,不过采访的事情,就不关穆皎的事情了。

而此时的贺家,气氛十分的沉重,老爷子刚刚从庙里回来,在车上就听到了这件事,气的要命,回到家就好好训斥了岑云一番。

这些年,岑云做的也越来越让他不满意,还不如谭秋。

岑云给他倒茶,给他顺气,此时客厅就他们两个人,没一会儿,魏叔进来,走到这边,弯身道:“夫人,刚刚得到消息,少爷是去了静海,穆小姐的公寓。”

冷冷眯了下眼眸,岑云撂下杯子,重重的声音可以看得出她的愤怒,而老爷子则大声呵斥:“混账东西,他这是要气死我!”

“爸,您别跟他们动气,言恺不是那种胡闹的人,还不是穆皎那个狐媚子,将他的魂都勾走了。”

“穆皎这个女人,必须给我处理了,一个向兰就够了,母女两个都来祸害我们贺家人,想干什么!”

老爷子气的青筋暴起,手中拿着的佛珠都好像快要捏碎了。

岑云则点了点头,讳莫如深的眯了下眼眸,穆皎一而再再而三,不知悔改,就不要怪岑云做的过分些了。

谭秋进来的时候,察觉到气氛不对,便走到老爷子的面前,说:“爸,您别生气了,言恺也是一时糊涂,没有事情的,他都是大人了,您啊,还是想想高兴地事情,咱们家叶汐明天就进医院待产了,马上您就要见到小重孙了。”

说起这个,老爷子面色才缓和了些:“都准备好了?”

“差不多了,这不向您交代一声,您也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谭秋淡淡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最近这几年,谭秋风光无限,相比之下,岑云逊色许多。

岑云面色上倒是不会显露出来,而是淡声道:“魏叔,把我准备的东西拿下来。”

过了会儿,魏叔将一个袋子拿过来,岑云则开口道:“这是我为叶汐准备的,派人到国外准备的,她生了孩子以后用得着。”

是一些小孩子的被褥,床单之类的,确实是岑云吩咐人准备的,都是最好的,最上乘的。

谭秋自然高兴:“真是让您破费了,这小孩子就是金贵些,还需要大老远的准备这些。”

岑云淡淡笑着,她则继续道:“我们叶汐怀孕也实在是辛苦,这生了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是高兴的,这被褥是天蓝色,男孩女孩都能用。”

反正处处都离不开孩子,处处都不忘夸赞她的儿媳妇。

岑云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一个好儿媳妇,没生出一个孩子来。

听了这话,还能高兴?只是面色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真高兴的样子。

“真替妹妹高兴,这就快要当奶奶了,真是我们贺家一大喜事。”

即便是说着这样的话,但她的眼底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辣。

归根结底,她也不得不去怪罪穆皎了,穆皎也好,向兰也罢,甚至是穆启高,她们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惹得她的人生越来越不完美。

而穆皎,完全不知道就是叶汐怀孕生哈子,岑云都能找理由怪罪到她的身上。

晚上没有再与贺言恺见面,下班以后就和夏澜去吃饭了,磨了薛茗予很久,最终答应采访,但是,很遗憾,只跟你聊工作,私人话题就是不回答。

夏澜气的要命,但也无可奈何。

吃过晚饭以后,穆皎回家,这一天混乱又充实,她也早早就睡了,第二天上午要去摄影棚,她将工作交给judy,抽了时间准备去见温芊芊。

怎么也要见最后一面的,就当给自己过去的几年经历,画上一个残缺的句话。

她去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谁也不知道她去见温芊芊了,看守所不算很远,没多久就到了。

见到温芊芊不算难的,她没有等待多久,就看到了她。

他们相对而坐,中间是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温芊芊戴着手铐,穿着看守所的衣服,头发扎着一个辫子,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看起来狼狈极了。

穆皎起初没有开口,温芊芊就那么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儿,她笑了。

冷冷的眼眸里,蕴着泪珠,说:“我是不是很丑?”

穆皎抿了下唇角,她又道:“我知道我现在一定丑死了,本来就没有你漂亮,现在更是被你比下去了,你高兴吗?”

“温芊芊。”

“我知道,你不愿意来,可是啊,我非要见你一面,你知不知道故意杀人和绑架要判刑多久?”

温芊芊说这话的时候,眼底忽然闪过一片恨意,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

穆皎却异常冷静的说:“犯故意杀人罪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加上绑架案,你属于情节很严重的,死刑应该不会,但无期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是可以的。”

“啊!穆皎,你竟然知道!你毁了我这一辈子!”

她激动的起身,朝穆皎扑过来,穆皎则朝后靠了一下,并未受到她的影响,而她则被警察按住:“冷静点,干什么呢!“

温芊芊全身发抖,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她,愤怒又恨啊。

“你毁了我!你毁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穆皎抬了抬下颚,冷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还用我说一遍你都做了什么吗?温芊芊,我唯一觉得抱歉的地方就是,那天我不应该去参加那个聚会,我也就不会被岑云嫁祸成杀害你孩子的凶手,不过,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那个将一切矛盾引发在她们身上的女人,还做着高高在上的贺夫人,还是贺家的家母,没有人会怨恨她,也不会有人指责她。

所有的过错,痛苦,只有温芊芊和穆皎来承受,这才是最为悲哀的地方吧。

可人就是这样的,岑云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就好像温芊芊不觉得自己错了,哪怕她将穆辰害死,毁了厉行的前途,杀了穆皎肚子里的孩子,绑架穆皎派人要对穆皎图谋不轨。

这一切,在温芊芊的眼里,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绝对不是什么做错了的事情。

所以,穆皎看着她崩溃,看着她激动,也不会觉得有半点愧疚,哪怕温芊芊知道忏悔,也许,她也会心软。

只是,没有,绝不会有。

就在穆皎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叶汐也坐上去往医院的车了。

她没有问警察具体的审判日期,因为她不会再关注温芊芊的一切了,她今后如何,都跟穆皎没有关系了。

曾经的闺蜜,走到这一步,就是这样苍白又无力的,谁都是这样的,叶汐也只沉浸在要生孩子的喜悦当中,忘记了还有一个叫闺蜜的温芊芊,正在看守所里受苦。

这就是人性,也是穆皎觉得,温芊芊最为悲哀的地方。

出来后,她开车去公司,路上接到贺言恺的电话,有些意外,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开会才对。

“穆皎。”

“你怎么有空打电话来?”穆皎问他。

他则轻声道:“我出来去工地一趟,听说你去了看守所,怎么样,没事吧?”

“你怎么知道?”穆皎诧异了下,他倒是很坦然:“看守所有认识的朋友说的,你们谈过了,她有没有伤害你?”

“在看守所,能有谁来伤害我。”

“那就行。”还不是担心穆皎吗?温芊芊那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控制得住的,他还真怕出点什么问题。

索性什么问题都没有。

听到穆皎没有事情了,他们就没有再说什么,贺言恺那边似乎也很忙,一直都人在说话。

挂断电话后,穆皎继续开车,而贺言恺也没有再在工地逗留,很快离开了。

虽然今天是叶汐进医院的日子,但是这跟他也没有关系,照常是去公司,最近老爷子很生气,对他很不满意,几个大的项目,都有意要给贺子淮,但是,毕竟叶汐要生了,贺子淮没有什么闲暇时间,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他还真是不敢轻易怠慢啊。

“许邵平,我叫你办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吗?”

“总裁,你放心吧,之前的那个天南项目,我已经详细的调查过了,目前项目正在关键时期,小贺总为了让工期缩减,一直在用次级建材,问题已经凸显。”

“屡教不改。”

贺言恺眯了下眼眸,闭着眼睛嘱咐道:“派个人盯着就是了,唐墨那边呢?”

“唐先生已经飞去美国,事情正在有条不紊的进心中。”

贺言恺恩了一声,抬起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他说过,要为了穆皎,穿上铠甲,变成一个真正强大的人,那个时候,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他们会在一起。

正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一阵惊呼,紧接着,就是嘭的一声,贺言恺身体因为惯性而前倾,撞到前面的座椅上,许邵平更是直接头磕到车窗上。

司机猛地踩下急刹车,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

与此同时,穆皎接到电话,是个陌生号码,打过来以后,她犹豫了下才接起来。

“你好,哪位?”

“穆总,我是广告部的小李啊,我出来谈合同,在崇武路看到了贺先生,好像是出了车祸,正送医院呢,您要不要来看一看啊?”

穆皎拧了下眉头,小李?她还真的不记得广告部有一个叫小李的同事,更是对这个消息不敢相信。

“你是小李,你的员工编号是多少?”

“嘟嘟嘟……”

那人将电话挂了,那穆皎就可以确定,这也许是个恶作剧,或者是诈骗电话,但是,她越想越不对劲儿。

就算是诈骗电话,也不能连她和谁有关系都知道吧,和父母的那没说的,但是和贺言恺的关系怎么也知道?

穆皎马上就打电话去查,是不是有车祸发生。

几分钟后,传来消息:“确实在崇武路,有一辆黑色宾利发生了车祸,车身损坏严重,人员伤亡暂时未可知。”

说起宾利车啊,贺言恺确实有一个,也是黑色的,而且经常开,这个时间,他从工地离开,要是回公司的话……

穆皎心下一紧,必须经过崇武路,难道真的是贺言恺?

当即,穆皎整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车开向医院。

车身损坏严重,人员伤亡不可知。

这话说的看起来很严重,而那个人也说了,正送往医院,也就是有人受伤了,会不会是贺言恺受伤了。

她去的路上,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反正整个人都很懵,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是贺家很高兴的一天,叶汐挺着大肚子下车,由贺子淮搀扶着,走向医院内部,旁边是谭秋和佣人,岑云为表示自己对他们的重视,也是亲自来了,走在最后面。

还小心提醒他们,路滑走慢些。

穆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岑云,因为快到医院门口,人很多,她满心满眼都是贺言恺。

终于来到院子内,人也少了些,她几乎是用跑的,突然,从侧面也跑出来一个男人,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莽莽撞撞的跑了过来。

穆皎没有看到,因为那男人冲着叶汐出去,而且在碰到叶汐的时候,正好挡住了穆皎的视线,穆皎看不到情况,在男人跑开的时候,自己也闪过不及,伸出手做了一个推开的动作。

而这动作,正好用在了叶汐的身上,随着一声惊呼,叶汐摔倒在地,整个过程很快,没人反应会那么快就把她扶住。

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眼泪很快就掉了下来。

穆皎见到这个情景,也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身体不自觉的后退,岑云就在后面,目睹了一切的发生,当即上前拽住了穆皎的手:“你疯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不是故意要害我们贺家的孩子!”

贺子淮则快速将叶汐抱起来,跑向里面,谭秋哭着被佣人搀扶进去,穆皎则甩开岑云的手,沉声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我都看到了,你冲着叶汐来的,你怎么这么歹毒,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叶汐招你惹你了!”

岑云怒不可遏,看起来要将穆皎吃了,而这个时候,贺言恺和许邵平出现,许邵平头部受了轻伤,贺言恺则完好无损,看到他们出现,穆皎闪了闪眸光,心中的石头,不知道是落了地,还是摔碎了。

“怎么了?”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