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叶瀚杨雪的小说by千钧四两《蛇人诡事》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8:30

蛇人诡事小说是一本男频小说,主角是叶瀚杨雪,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走了大概三小时后,我们在山林间找了个相对凉快点的地方坐下休息。我喝了口水,那股清凉的感觉瞬间游遍全身。正享受着呢,却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儿,杨雪那侄子小安,他开始像狗一样,仰着头,断断续续的吸着空气,就好像在闻什么味道一样。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圣农神医》在线阅读全文

圣农神医第16章 古村蛇殿(二)

我正专心用手掂量着刀的重量,猜测这究竟是什么金属打造的。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头发现是个年轻人,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相貌普普通通,个子也不高,大概一米七左右,但特别壮,乍一看好像一台活着的小坦克。

“刀放下。”年轻人走向我。

我也盯着他:“你什么人?怎么突然就进来了?”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也没继续问我什么。脸上没什么表情,然后突然就扑了上来!速度很快,一把抓住我握刀的手,另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力量很大,窒息感瞬间袭来!我挣扎着企图踢他一脚,但却觉得自己好像踢在了铁板上。

“喂……你……你放开……放……”我挣扎着,感觉脖子快被他掐断。

可这年轻人死活不松手。

我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眼前的画面变得不清晰,就好像那天的梦境。我痛恨这种感觉,因为它提醒我,我忘记了自己的过去。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本来模糊的一切再次清晰,大脑好像也比之前冷静了许多。我没有继续费力挣扎,而是瞥了一眼,掐在我右手的那把刀。接着,我右手手腕向下一甩,刀被我向着左侧甩了出去,而后左手自然垂下……啪!正好抓住了刀柄。

说实话,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不难,做起来是真的不简单。但我居然一气呵成?

那短暂的时间里,年轻人的眼中也有点惊讶。

而这时,杨雪的声音突然从年轻男人身后传来:“小安,放开他!”杨雪这句话,就好像机器的开关一样,几乎是声音传来的同时,年轻人立刻松开了两只手。然而他听话,我却不听话。我的右手已经掐着刀向上一挑!噗哧,年轻人左腹被我挑开一条长长的血道……如果不是他后退的快,也许伤口会更深。

而后彩天堂拉开距离,我扔掉那把刀,跪在地上咳嗽起来。年轻人捂住自己的肚子,后退一步,看样子是很疼,但还是先跟杨雪打了个招呼:“姑……他是?”看来这人是杨雪的同伴,具体身份我不知道,对杨雪的称呼倒是有点诡异。

杨雪把年轻人拉到床上坐下:“我看一眼伤口。”然后扯开了年轻人的黑背心,看了几秒:“没事,幸好伤口不深……自己处理一下。”

年轻人点头。

我这时也缓过气儿来,但特别不爽,抬头看着杨雪:“你不准备说一下吗?这谁啊?差点掐死我,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活书’对吗?”杨雪这时转身,看着我,扫了一眼我脖子,然后她居然笑了:“是吗?可我觉得叶老师好像没什么事。相反,差点被杀掉的,是我侄子吧。”

这段话让我懵逼的有两件事。

第一是差点被杀的不是我吗,大姐?

第二……侄子?

“姑姑,他没想杀我,刚刚那一刀如果是刺下去的,我想我才会死。”年轻人这时插了一句嘴。

“正常划一下是没关系,但问题是用了我的刀。”杨雪捡起那把格斗刀,擦了擦上面的血迹。开始我还不太明白杨雪这句话,但后来,我发现那个叫做小安的年轻人处理伤口的方式,居然是掏出一包烟点燃之后,对着伤口一点一点的烫烟花。后来杨雪告诉我,她那把刀的确材质特殊,被割伤之后,伤口极难愈合。虽然伤口不大,但放任不管还是会很危险。

会让伤口难以愈合的材质吗?这就是杨雪用它对付自愈能力强大的蛇人亚种的理由吧。

……

这算是一个误会,很快说清楚了。原来杨雪准备今天触发,而这个叫小安的,则是负责我们载我们离开的司机。计划是这样的,杨雪安排了一辆货车,货车集装箱里都是些水果,在集装箱里侧,有一个一人宽的隔层,路上我就藏在那里。而小安的身份就是运输水果的司机。

隔层很小,本来我以为旅程会很闷。好在杨雪有良心,隔层能够容纳两个人,开始一段时间,她一直跟我一起待在里面。闲来无聊,我就问了问她,这个小安是什么人。杨雪的解释正常人是很难相信,当时她是这么说的:“多年前,我收养了一个小男孩。”

“所以小安是那个小男孩?”

“不,他是男孩的儿子。”

“儿……儿子?不是,杨雪你究竟多大岁数?蛇人肉不仅能让人自愈能力变强,还能永驻青春吗?”我好奇的看着杨雪。

那张脸,真的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反正是比你大很多。”她笑笑,继续看她的日记本。

……

最开始我是藏在隔层里,等过了一些重要的检查路段,我就到集装箱里坐着吃水果等时间。大概四天的尸检,车开始开山路。山路开了大概小半天的时间吧,突然停了。没一会儿,杨雪就打开集装箱的大门。当时是中午,光线有点刺眼。

“下去吧,叶老师。”

“到了?”我好奇。

“接下来的路,车没办法走,我们准备步行。大概会有七八个小时的路程。”

我下车,看看头顶的大太阳,汗水直流。毕竟是四川,和老家的天气比,热太多。就在我热的想扒自己一层皮的时候,进入集装箱几分钟的杨雪走了出来。她在里面换了身衣服,迷彩短裤,特别短那种,黑色T恤,带着一定迷彩帽,还有一副暗金色蛤蟆镜。

这种时候,我就不想说她身材好之类的废话,我只想提一句:“杨雪你……装备挺全啊?”

“还行。怎么了,叶老师?看着很痛苦呢,不舒服?”杨雪蛤蟆镜下对我露出笑眯眯的表情。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腿上厚重的长腿裤,衣服也是长袖的……三十七八度的天儿,正常人穿这个会舒服??

我想我最后一定不是因为找不回自己记忆郁闷死的。

在那之前,我可能会热死。

“不是,我虽然对你来说就是一本儿书……但起码长个人样吧?姑娘,大家暂时是一个团队的,你给我准备个半截袖不行么?”

“提前又不是没告诉你目的地在四川。”杨雪摘下帽子随手扇扇风。

“我是逃犯,你告诉我,我就能出去买吗?”

砰!小安关车门下车,看着我俩说道:“其实我有个办法……”

都说话不多的人,突然说出句话,都是好话。

后来我发现,这话本身就不能信……小安的办法就是,用刀把我的袖子切了,裤腿儿切了。在山路上走了一个小时后,我用杨雪的蛤蟆镜反光看了一眼自己,“你俩说我现在这样……是不是更像逃犯了?”

……

走了大概三小时后,我们在山林间找了个相对凉快点的地方坐下休息。我喝了口水,那股清凉的感觉瞬间游遍全身。正享受着呢,却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儿,杨雪那侄子小安,他开始像狗一样,仰着头,断断续续的吸着空气,就好像在闻什么味道一样。

杨雪这时候正好坐在我身边,我撞了一下她肩膀:“你侄子干嘛呢?”

“闻味儿。”

还真是闻味儿?

我好奇的盯了一会儿:“这除了树皮、土味儿之外,还有别的味道吗?”

杨雪靠在树上,看了眼四周:“小安不一样,他的鼻子特别灵,比狗都灵。我让他闻闻,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特殊气味儿。”

开始我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杨雪刚说完,小安那边就喊道:“姑姑,有味道……血的味道,而且好像是人的血。”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