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是苏倾年顾希的小说-男女主是苏倾年顾希小说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6:04

男女主苏倾年顾希的故事仍然在继续,而作者iPhone酱仍在为他们铺着路,这本叫《爱你欲说还休》的小说讲述了苏倾年顾希的故事,来了解一下他们的故事吧。爱你,欲说还休13.李欣乔造谣生事。车子追尾。苏倾年这辆黑色的车屁股后面被人撞了一大半下来,就跟脱了裤子一样,乱七八糟的划痕难看的要死。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你,欲说还休》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欲说还休13.李欣乔造谣生事

后面追尾的车主下来,查看了情况,然后特别公平说:“是你突然停车,这样吧,我看你这车也贵,我们各自出钱维修自己的车,私了算了。”

本来是苏倾年的责任,他承担责任要多一点,但是因为他的车贵一点,后面的人赔起来,也是不轻松的。

虽然我看不出这辆车贵在哪里,但是事情解决的特别快。

苏倾年开着这辆车到了一家4S店,店员说:“苏先生,你这车刚提了三天,怎么成这样了?”

原来他是在这里买的车。

苏倾年解释了几句,然后进去登记了一下,就和我坐出租车去了银行。

他坐在黑色的沙发上等着我冻结银行卡,然后补办新卡。

今天周一,人特别多。

苏倾年等了一个小时,期间我一直往他的方向看过去。

他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坐在沙发上,视线没有焦虑的落在某一处,我顺着他视线望过去。

是银行的招牌。

工作人员说:“里面还有四千存款,都要转到新卡里面去吗?”

四千?!

是我这个月的工资。

每次发了工资,她都会拿两千块出来给我和赵郅当这个月的生活费。

赵郅的妈妈太聪明了,一直以来都是将钱取出去,转到另一张卡里的。

我心底失落的不行。

我以为能拿回来一些钱。

“取一千块出来,转三千进去。”

我身上没有钱,需要备一点现金在身上,不能总用苏倾年的。

我拿着新卡装在包里,过去对苏倾年说:“走吧,我们回去。”

他看我神情有些失落,起身站在我面前问:“里面的钱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失望的说:“里面只有四千,是前几天刚发的工资。”

苏倾年沉默,随后走在前面,外面吹着寒风下着大雪,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跟在他身后。

在雪花堆积的路边,我们两人等着出租车,苏倾年将手插在衣兜里,忽而语气特别认真的对我说:“那钱我们不要了,就当是烧给他们的冥币。”

他望着我的视线很专注,这句开玩笑的话让我心里好受了许多。

雪花落在他肩膀上,我伸手替他拂开,他嗓音特别冷漠说:“顾希,这次的教训你好好的吃着,随时拿出来回忆一遍,想想自己为何这么蠢?”

上出租车之前,雪花散落在他黑色浓密的发丝上,我听见他语气特别残酷的说:“就几天时间,他们拿走你的东西都会小心翼翼的求着还给你。”

我不知这话的真假,但是苏倾年说过要惩罚那对狗男女的。

但是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惩罚。

苏倾年提前下的出租车,他的公司就离公寓不远,他下午会上班。

我一个人回了公寓,在楼下我看着垃圾桶里面的那些杂物有些心酸。

全都是我的衣服还有鞋子。

我跑过去翻开,里面还有我的私人物品,都已经摔坏了。

赵郅送我的礼物,也都摔坏了。

他们全都给丢出来了。

但是我并不觉得难过,我和他的婚戒,也早就在被赶出去的那一日,被关小雨拔了下来戴在自己手上。

她这个女人怎么就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而且我现在可以平静的面对这些事,还有我不堪入目的婚姻。

我转身离开,这场婚姻我什么都没有带走,除了我自己。

我将离婚证放在抽屉里,这间房恐怕短时间内都是属于我的了。

下午的时候,我爸终于记起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打电话过来对我说:“希希,你雪姨让你晚上回来吃饭,她做了你最爱吃的鲫鱼汤。”

我敷衍着答应:“嗯。”

其实我最爱吃的不是鲫鱼汤,而是红烧排骨,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桌上只有鲫鱼汤,所以就吃的多了点。

我那个小钢琴家后妈就认为我喜欢鲫鱼汤,每次回去都会给我做这个,惹的李欣乔不满。

让我挨了无数个白眼。

我那个小钢琴家后妈,其实是最会做人的,她明明不喜欢我,却明面对我表现得特别好。

而且我发现她这个作的秘密,是被李欣乔当着我的面故意戳破的。

那时候我才二十一岁,李欣乔打电话给我,非要验证她妈不喜欢我。

李欣乔质问她是不是喜欢我,而不喜欢她,我那个小钢琴家后妈说:“我心里当然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但是顾希是你顾爸的女儿,我明面上还是要对她好,免得你顾爸心寒。再说了她又没有你漂亮,怎么能和你比?”

期间电话是接通的。

那时候,李欣乔才十六岁,占有欲特别强烈,就策划了这么一出戏,让我认清现实,不要抢她的妈妈。

小钢琴家后妈也被自己的女儿出卖,让我看了这么多年的戏。

所以她在我爸面前,对我特别好。

她心底明明就不承认有我这么个女儿,但在邻里邻居之间也喊我喊的特别亲热,快赶上李欣乔了。

即使我觉得她特别作,但是她明面上是真的对我好,所以我也不计较她的内心想法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也知道他们让我回去,是想问我离婚的事,还有财产的处理情况。

财产目前来说,赵郅完胜。

我还等着苏倾年帮我拿回我的房子,也好给我爸和那个小钢琴家后妈一个交差,特别是爱闹腾的李欣乔。

首付是小钢琴家后妈,我和赵郅结婚半年,房子也才养了半年,所以我和赵郅对这房子确实没有什么贡献。

人家拿回去也是应该的。

但是房产证目前好像已经被改写成赵郅的名字,拿回来的几率不大。

是个让人烦躁的事。

不过苏倾年让我相信他,左右也不过这几日,我就等等。

反正也不吃亏。

挂了电话以后,我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左右,过去差不多四点过。

我坐公交车回到了小区,邻里邻居和我打了招呼,表情有些怪异。

在楼道的时候我碰上抱花斑狗的大妈,她热情说:“顾希回来了啊,你雪姨就说今天你要回来,刚刚和我去菜市场买了鲫鱼,说你爱吃呢。你看你雪姨多疼你,欣欣该吃醋了。”

李欣乔哪次没有吃过醋?

我敷衍了她几句,就想离开,哪知她突然又莫名的安慰我说:“顾希啊,离婚没什么啊,大不了我们再找。我是过来人,相信我,会有更好的。”

闻言我心里气的慌慌的,果然李欣乔这个女人又到处多嘴。

但我还是要笑着回答这个八卦的老女人说:“我知道,谢谢大妈。”

“不过你说这事还是你的不对,在婚姻期间忠诚是必须的!”

她还有完没完?!

我随意说了一句,便匆匆的回楼,有些狼狈和不堪。

李欣乔!

我敲门,我爸来开门的,他见我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有些微愣。

他连忙热情说:“希希回来了。”

我的小钢琴后妈听见我爸的声音,拿着锅铲出来,看着我也热情的打招呼笑着说:“希希,回来的正好,等会就吃饭了。”

我理都没有理会他们,推开我爸直接打开李欣乔的房门。

她正躺在床上埋在被子里玩手机,门被打开她突然吓了一跳,一看是我连忙恢复盛气凌人的模样。

“你这个出轨……”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一巴掌打上去,打的她的脸偏了一个方向。

她震惊的看着我,怒道:“顾希你这个没人要的丑女人竟然敢打我?”

她可能没受过气,被我这么一打,哭的稀里哗啦的,眼泪毁了妆容。

“为什么不敢打你?你造谣生事,败坏我的名声,你想过我没有?”

门外的两个中年人也震惊了,我爸连忙过来拉着我。

小钢琴后妈连忙跑过去安慰自己的女儿说:“欣欣不哭。”

我爸也觉得我莫名其妙,他带了点怒意质问我说:“顾希你怎么打妹妹?”

我气的眼圈发红,我一向软脾气的爸,竟然帮着李欣乔。

“我为什么?我和赵郅离婚是因为赵郅那个渣男人出轨,李欣乔你那天见着的关小雨就是小三儿。你们说她是我妹妹,可是她做了什么?她不帮我就算了,还到处造谣,刚刚我回来,隔壁邻居大妈遛她的花斑狗,她说我对婚姻不忠诚,她说我不对!”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出来,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雪姨肯定也了解李欣乔是个什么性格的人,所以也沉默了。

这事,李欣乔肯定也给她讲过。

唯独我爸问:“怎么就认为是你妹妹说的,而且……”

他这样问,我心底颓废和难过不行,我麻木的解释说:“因为知道的只有李欣乔,那天她和我在一起闹到了警察局,是我给她背的黑锅,在警察局被关了三天。”

我看着还在一个劲哄李欣乔的小钢琴后妈,还有一直质问我的爸,心寒的不行。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