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穆皎贺言恺是男女主的小说-爱我就要说出口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6:39

爱我就要说出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钱十八,主要讲述了穆皎、贺言恺两人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构思巧妙,情节跌宕起伏,下面给大家带来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六十二章 谁?:岑云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穆皎收紧自己的手,低沉着嗓音道:“很抱歉,造成这样这样的结果,幸好母女平安,医药费我会出,该有的补偿我会做,明天我再过来看她。”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我就要说出口》在线阅读全文

爱我就要说出口第二百六十二章 谁?

贺言恺快步走到穆皎的身边,拽着她的手看着她:“怎么了?”

穆皎张了张口刚要解释,岑云就气愤异常的呵斥:“她,她将叶汐推倒了,多歹毒的女人啊,你快松开她!”

岑云伸手想要打掉贺言恺的手,贺言恺却将穆皎拽到身后,护着她:“妈,穆皎不会故意推倒叶汐,您能不能别这样妄下定论,行了,先别说了,进去看看情况吧。”

岑云脸色冷冰冰的,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里面。

穆皎则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看着他:“我没有看到叶汐就在我前面,我要是看到了,绝对不会推她。”

贺言恺按住她的肩膀,像是给她力量一样:“我知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可是穆皎的心里很不安,那是个孩子,要是简单的摔倒也就算了,可是孩子怎么办,几乎瞬间,她就想到了自己曾经那个孩子。

手就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紧紧攥着拳头,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们,我们去看看吧。”

贺言恺并未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回身对许邵平道:“你赶紧去处理伤口。”

之后,他们三个人便进了里面,许邵平去处理伤口,贺言恺则带着穆皎去了手术室。

因为突然摔倒,动了胎气,叶汐的孩子已经等不到预产期出生了,而且孕妇摔倒,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大事,更何况是已经怀胎这么多个月的孕妇了。

穆皎体会过失去孩子的滋味,也明白那种痛苦。

到了手术室门口,就见谭秋一直在哭泣,岑云和贺子淮站在门口,脸上也都带着焦急担忧的神色。

贺言恺和穆皎一到,岑云眼神便凌厉的看过去,不悦的道:“还有脸过来?这孩子要是有什么三场两短,你死一百回都不能补偿。”

穆皎低垂下眼眸,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是徒劳无功,她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还是据理力争解释什么。

只是内心期待有好的消息传来。

贺子淮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四目相对,那眼神却格外的复杂,叫穆皎读不懂他的意思。

只是觉得冷。

一直等在这里,等在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才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几个人都走上前去,医生则沉稳道:“母女平安,只是孩子还太小,身体各项指标都不正常,要接受观察,母亲身体十分虚弱,需要住院修养。”

听到这样的结果,穆皎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庆幸,孩子和大人都没事,这明明就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医生也说了,孩子和大人都身体虚弱,其实,几乎就是从鬼门关回来的吧。

“你说什么,母女?生了个女孩吗?”谭秋没有询问病情,只是问这个问题,一开始就听到这个话,她心里就一紧。

怎么能是个女孩。

医生点了点头:“是个女孩。”

岑云瞥了她一眼,唇角有隐隐的笑意,但转瞬,便消失了,安抚着谭秋道:“女孩也好,大人和孩子都没事就是最好的,我这就打电话给老爷子报喜。”

谭秋面色有些僵硬,硬是挤出一抹笑意:“好。”

然后看向穆皎,到底也是不满的,要不是她,也许这个消息她不会知道的这么早,是个女孩就罢了,还是个早产儿。

“穆皎,你也别在这里傻站着了,我们看着也心烦。”

岑云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穆皎收紧自己的手,低沉着嗓音道:“很抱歉,造成这样这样的结果,幸好母女平安,医药费我会出,该有的补偿我会做,明天我再过来看她。”

说罢,穆皎转身,停顿了下,才又离开。

贺言恺看着她离开,深深凝眸,偏头看向岑云和谭秋道:“孩子和叶汐重要,这个时候就不要刺激叶汐了,去看她吧。”

可是,岑云怎么可能不刺激叶汐呢,多好的机会啊,孩子是个女孩,又从出生就已经确定是个体弱多病的主,这么好的机会,她不会就这么放过,穆皎是自己送上门的啊。

贺言恺追出去,穆皎已经离开了医院,许邵平已经处理好伤口,看到贺言恺便走上前去,一本正经的说:“总裁,我刚刚问了一下目睹事情发生的群众。”

“怎么说?”

“说是有一个男人从她们中间穿过,挡住了穆小姐的视线,随即男人离开,穆小姐手就已经伸出去了。”

贺言恺视线看向远处,有些意味不明,什么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还那么恰好的在她们中间,就好像计算好了时间一样。

“去找这个男人。”

许邵平点了点头:“是的,总裁,我这就去……”说到这里,许邵平捂了下脑袋,贺言恺瞥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休息,我给陆南沂打电话。”

穆皎回了家,薛茗予打电话过来询问她为什么没有去公司,她怔了片刻,说:“我不去了,明天也会晚到,叶汐今天生了,我把她推倒了。”

薛茗予在那头停顿了下,才说:“知道了,你慢慢来。”

“恩。”穆皎要挂电话,他则又在那边缓缓道:“有什么想要帮助的,尽管跟我讲。”

挂断电话,穆皎给自己倒了杯水,那过程太快了,她到现在还会浮现在脑袋里,怎么就出现这种事情。

正想着,门铃响了,她放下杯子去开门,门一推开,就见贺言恺提着外卖站在门口:“我的备用钥匙已经用完了。”

穆皎侧身,他走进来:“买了点外卖,你喜欢吃的,也不早了,吃点吧。”

穆皎走过去,坐在餐桌这边,他摆好,她也乖巧的吃,吃了几口以后,她突然放下筷子看着他说:“贺言恺,我真的没有故意做那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加害叶汐,更何况是她的孩子。”

贺言恺伸出手揉了揉穆皎的头发,就好像在哄着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不会加害她们。”

“那男人突然跑出来,我完全没有看到叶汐他们,我要是看到了,我一定不会伸手的。”

穆皎有些懊恼,她一向谨慎行事,今天真是……

贺言恺倒是很好脾气的睨着她,他站在她的对面,微微弯身,正好与她对视,手噙着她的下颚,让她抬头,轻声道:“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出车祸担心我,才会关心则乱,出了这样的差错,我能够理解,也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穆皎扯了扯嘴角,有些不自在的拍掉他的手:“你能不能认真点。”

好吧,不可否认,她就是因为关心则乱,不过等等……她诧异的看向贺言恺:“说到这个,我是接到了一个电话,告知我你出车祸的,而且说车身损坏严重,人已经去送医院抢救。”

贺言恺也狐疑了下:“我的车只是被后面的车追尾了而已,没有造成什么重大损失,而且,只是司机和许邵平受了轻声,我什么事情都没有,谁给你打的电话?”

“这个,我明天会回公司调查,说是我公司的员工。”

贺言恺点了点头,又沉吟了下,说:“那今天挡在你和叶汐中间那个男人,你见到长什么样子没有?”

“忘记了。”穆皎揉了揉眉心:“我当时一门心思的要进去找你,哪里想别的事情了。”

说完话,穆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向贺言恺:“你别多想,我就是,看看你死没死。”

贺言恺故作气愤的板着脸,冷冷盯着她说:“我没死,你不高兴啊?”

“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了,那男人你能找到吗,他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已经叫陆南沂去找了,放心吧,你啊,别往心里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听到没有?”

穆皎闷声恩了一声,但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或多或少跟自己都有直接的关系,毕竟是她推倒的,她不能怨别人。

吃过饭,贺言恺还要陪着她,穆皎就推着他出门:“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你处处都看着,我会按时休息。”

关上门,她轻呼了口气,挽起袖子,收拾了厨房。

第二天,穆皎起的很早,跟李妈打了个电话,请教了下如何炖鸡汤,之后就炖了鸡汤,自己简单吃了口早饭,就去了医院。

她去的很早,以为这个时间,贺家的人来的也不是很多,可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当她走到病房门口的时间,正准备敲门,里面就传来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我就知道这个穆皎没有什么好心眼,祸害了言恺还不够,还要来祸害我的重孙女!真是放肆的紧了!”

穆皎心脏不可遏制的颤抖,收紧自己的手,看来自己还是来晚了,这个时候,似乎也不适合进去,进去的话,就是往枪口上撞。

她抿了下唇角,转身要走,门却突然开了,岑云看到她也怔了一下,但很快,就轻哼了一声,将她拽住。

穆皎拧了下眉头:“贺夫人,您这是……”

“爸,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岑云直接将穆皎拽进去,穆皎挣脱了下,抬眼就见老爷子怒目瞪着她,而一旁谭秋和贺子淮都冷漠的看着她,病床上,叶汐苍白着脸色,愤恨的瞪着她,那种感觉,叫穆皎心头微颤。

“你来干什么!”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呵斥,穆皎镇定的开口道:“我炖了鸡汤,生完孩子的人,要补补元气。”

“呵……”床上,叶汐冷漠的笑了一下,看着她说:“别假惺惺了,你差点要了我和我孩子的命!”

“叶汐,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推到你,幸好孩子没事,我……”

“住口!”叶汐有些激动的怒斥:“你给我住口!我和孩子差点都死了,就因为你,你还来干什么!我看到你,就想打你,就想骂你,畜生,畜生啊!“

穆皎闪了闪眸光,畜生……她真的是畜生吗?

“穆皎,你赶紧给我滚出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真是叫我寒心!“老爷子扶着拐杖,重重敲了下地面,穆皎紧闭着双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确实做错了,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她也知道,会面临这样的情况,当下便沉稳的说:“那我就先走了,鸡汤我放在这里……”

“滚,拿走,滚,我不要喝你的东西!滚啊!”叶汐激动的要下床打她,挥手要打她,穆皎后退了两步,点了点头,回身要走,岑云却抬手将她手中的保温盒打掉:“不安好心的东西,赶紧出去!”

穆皎提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这个时候不能做什么,她只需要离开,只需要离开就是了。

她推开门,出去,走出医院,贺言恺刚到,远远就看到她走出来,下车后,他站在她不远的地方,她却没有看到,贺言恺便担心的走上去,站到她的面前,按住她的肩膀:“穆皎,你怎么了?你怎么过来了,他们对你说什么了?有没有打你?”

穆皎摇了摇头,抬起头看向贺言恺:“他们没有打我,也没有对我说什么,我来送鸡汤,送完了,要准备去公司了。”

“穆皎,下次别来了。”贺言恺心疼的握住她的手:“他们一定没说什么好话,你下次别过来了,家里头准备的都很充分,叶汐不会有事,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了。”穆皎淡淡笑了下,有些无奈:“医药费我给你吗?我去缴费,他们已经预付了。”

“不需要,我会处理,你不要再管这件事情,也不用有愧疚的心里,因为不管你怎么做,他们都不会原谅你。”

贺言恺说的没错,不管穆皎怎么做,他们都不会原谅她,这才是事情的根本。

穆皎沉了口气,看着他笑了:“不得不说,你说的很正确,我确实在做徒劳无功的事情,不过,我也想要图一个良心安稳。”

贺言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穆皎下意识的拿开,低声道:“这都是人,我去上班了。”

贺言恺点了点头,目送她上了车,然后才接起响起的电话。

“恩。”

“言恺,人找到了,在夜色。”

“我这就过去。”

夜色的白天,不比晚上那么辉煌光鲜,显得十分肃静,推开包厢的门,就听到一个男声在求饶。

贺言恺慢慢走过来,陆南沂就勾了下唇角邪魅的说:“喏,人给你找到了。”

贺言恺冷冷睨着蹲在地上的男人,冷声道:“你昨天撞到贺家二少奶奶了,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求你们了,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男人显然害怕极了,瑟瑟缩缩的。

贺言恺摸了摸鼻尖,似乎在强忍自己的耐心:“我再问你一遍,你撞到二少奶奶了,是不是有人指使的,什么人指使的,说。”

男人明显的抖了下身体,眼神闪烁的看着他,过了两秒钟,才说:“我,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二少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没有人指使我,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们了,不要……不要杀我……”

贺言恺闭了下眼眸,再睁开时,已经染上狠辣,伸出手将陆南沂递过来的手枪拿在手中,直接抵住男人的太阳穴。

“我没有耐心了,再问你最后一遍,谁指使的。”

他扣动扳机。

男人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即就跪到了地上,恐惧的看着他说:“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的老婆刚刚生产,大出血,要用钱的,我,我……”

这话说的,看来是真的有人指使了?

贺言恺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低低沉沉的道:“谁。”

男人颤抖着身体,恐惧了说了一个名字。

陆南沂听到名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他妈给我好好说话!”

男人缩着身体说:“我,我,我说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求你们放了我吧……”

陆南沂看向贺言恺:“言恺,怎么处理?”

贺言恺将枪扔掉,单手插在口袋里,对那男人沉声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说,特别是这个人。”

男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他便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放了他吧。”

去医院的路上,贺言恺面无表情,周身散发着寒意,到医院后,他来到叶汐的病房,叩叩叩,敲门以后听到声音,他推门进去。

岑云见是他来了,便起身道:“难为你有工作在身,还来看叶汐。”

贺言恺走进去,环顾了一圈,问:“老爷子走了?”

“你爷爷刚回去不久,我也正准备回去了。”

“昨天出事的时候,挡在叶汐和穆皎中间的那男人我找到了,要不是因他挡住了穆皎的视线,穆皎也不会看不到叶汐,而造成这样的情况。”

话说到这里,岑云暗了暗神色,问道:“怎么会这样,我们倒是没有注意,还有个男的……”

“这就是个意外,以后不要再提起和追究了,到此为止。”贺言恺冷漠的扫向岑云,随即又看向贺子淮道:“我会找最好的妇产科医生,来为叶汐和孩子治疗,确保万无一失,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贺子淮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原本我也没有打算要对穆皎怎么样,毕竟穆皎是你喜欢的女人,有你护着,我定然不能对她怎么样,现在又出来一个男人,想必你也是护着了,不然也不会……”

“你有异议?”

贺子淮闻言挑了下眉头,淡淡瞥了眼岑云,笑了:“我没有异议。”

贺言恺恩了一声,又看着叶汐说了句:“好好修养。”

之后他就离开了,而这件事好像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岑云随后也离开了医院,叶汐也休息了,谭秋和贺子淮坐在外头的客厅里,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他怎么找到那男人以后,就叫我们不要追究了,是不是其中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是言恺指使穆皎这么做的,随后用那男人做障眼法?”

贺子淮没有出声,谭秋又继续道:“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老爷子来了是来了,脾气也发了是发了,可是,他没去看那孩子一眼,也没有关心叶汐一句,到底是不喜欢女孩子的。”

贺子淮闭上了眼睛,他也对这个孩子满怀期待,如果是男孩,就可以被当成集团下一任继承人来培养,一出生就身价过亿,可是,却只是个女孩,在重男轻女的贺家,显得真是微不足道。

“子淮,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从她出生到现在,老爷子嘴上说是宠爱,可实际上,管教过几回,妤沫自己跑去霏市这么久,老爷子过问一句了吗?叶汐这下好了,生个女孩,咱们家本来就……现在更不行了。”

原本就处处低人一等,如今更是……

“行了妈,我这好歹还生了个女儿,他贺言恺还什么都没有,您就放心吧,这件事又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

“怎么回转?”谭秋询问,贺子淮扬了下眉头,笑了下,凑到谭秋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此后一个月,叶汐和孩子都在医院里,叶汐身体一点一点的恢复,但孩子却依旧住在保温箱里,因为早产,叶汐也是每天都担心她出问题。

哪怕是个女儿,也是她的心头肉。

而穆皎,抽空的时候会送点补品过来,以别人的名义,这一个月好不容易熬过去,叶汐和孩子都出院了。

在医院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回到家以后,就真的看得出这贺家对待叶汐和孩子的态度了。

他们当晚没有在主楼跟老爷子一起吃饭,老爷子只是去了他们那看了眼孩子,小小瘦瘦的,一点福气都没有,看了两眼就走了。

叶汐见老爷子离开,有些忍不住的问了谭秋:“妈妈,爷爷是不是不喜欢依依。”

这女孩子叫贺依依,是老爷子起的,不知道是不是随便起的,听起来有些随意和普通。

但叶汐很喜欢,毕竟是她的女儿。

谭秋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说:“你这孩子,生了孩子以后反应也迟钝了?老爷子摆明了不喜欢依依,一个小女孩,将来对贺家也是个联姻的工具罢了。”

说完话,谭秋离开,叶汐则红起了眼眶,女孩就那么不受待见吗?要是不是女孩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早知道……早知道……叶汐想到穆皎,当日要不是她,也许自己可以掉包,不就是个孩子吗?只要是个男孩不就可以了吗?

穆皎!一切都怪你!

害了温芊芊还不够,现在又来害她。

而穆皎是不知道这些的,她这一个月都没有跟叶汐有过正面的交流,也是出于对叶汐的尊重,希望她可以稳定自己的情绪。

可是,她不招惹叶汐,不代表叶汐就可以放过她。

特别是贺子淮最近也对她不怎么关心了,好像她生了个女儿以后,全世界都在与她为敌,就连新闻都说,二少奶奶生了女儿,贺家喜获千金,贺老爷子脸上却没有笑容,就连谭秋出席活动,都虚伪的说女儿好,女儿是小棉袄。

真是!

“要是我当初将孩子掉包……”她对贺子淮直言不讳,贺子淮也没有保留:“要是当初你可以让孩子变成男孩,这一切都会不同。”

很好,那这一切都是穆皎的错了,她真的有了理由,去教训穆皎了呢。

于是,这个周末的下午,穆皎和夏澜在逛街的时候,偶遇了叶汐。

她看起来没有怎么胖,身材还是很标志,而且人也很精神,大概是太精神,总觉得她在瞪着穆皎。

“穆皎,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你出来逛街吗?”

穆皎敛了敛神色,说:“你身体好多了吗?”

“托你的福,好多了,就是我那女儿,落下了体弱多病的毛病,才刚从医院出来,就有些咳嗽了。”

穆皎心下一紧,低声道:“那要上医院看看吧,才一个多月还是要多加小心才行。”

叶汐冷冷笑了下,话锋一转,道:“我女儿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也帮不上忙,哦,对了,你听说了吗,芊芊的判决书下来了。”

穆皎抿了下唇角,她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去关注罢了,因为已经认定是过去的事情,就打算真的让她过去了。

可是,叶汐却提起来:“判了十五年,还不算多的是不是,总归是比无期徒刑好呢。”

“穆皎,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叶汐笑着,可那笑意看起来十分的渗人,穆皎敛着神色,低声道:“是吗?”

“是吗?”叶汐嗤笑了一声,讽刺道:“你倒是很无所谓,你知不知道你害了多少人,你还觉得可以沾沾自喜吗?”

“温芊芊罪有应得。”

“你呢?”叶汐冷冷眯了下眼眸,愤怒的道:“你呢?你害我到手的鸭子飞了,你怎么罪有应得啊?啊?”

穆皎拧了下眉头,强压着心中的情绪,低声道:“叶汐,我希望你冷静,你生女儿不是我能决定的。”

“你还有理了是吧?穆皎,你还有理了是吧?”

她伸手推穆皎的肩膀,穆皎踉跄的后退,夏澜扶住她,抬手就推了下叶汐:“你神经病啊,大庭广众一点贺家二少奶奶的样子都没有。”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