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窃心护卫钟铭李芸烟小说在哪看-《窃心护卫》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0:34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窃心护卫,窃心护卫小说是作者老烟杆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钟铭李芸烟,钟铭李芸烟小说精彩片段:这个叫王山海的男人,留着长发,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站得歪歪斜斜,脖子上还有不伦不类的纹身,手指上带着个黄金戒指。就这打扮,能是军人?大概有五六分假吧。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窃心护卫》在线阅读全文

窃心护卫第5章 喝啊

说完,他盯向钟铭,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是李芸烟对象吧?我是她发小,很高兴认识你啊。”

这个叫王山海的男人,留着长发,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站得歪歪斜斜,脖子上还有不伦不类的纹身,手指上带着个黄金戒指。就这打扮,能是军人?大概有五六分假吧。

钟铭眉头轻轻一挑,这个王山海说来有点嚣张,让他不是很舒服。

“彼此彼此。”钟铭微微一笑,高兴地伸手与其握手。不过,他马上就感觉到手掌间传来的一道强烈的暗劲。

情况突变,他的力道不小,要是其他人恐怕要当场出丑。毕竟这个王山海是军人出身,底子还是有的,他突然发力,其他人肯定要吃亏。

只是,他今天碰到的是钟铭。

王山海猛地感觉到对方反转而来的强大力道,他咬紧牙关,想反抗,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脸色憋得涨红,终于,扑通一声,左脚弯了下去,猛地跪倒在地!

旁边的人大惊,李芸烟望向钟铭的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深意。

她的发小王山海,她是了解的,这家伙从小就力气很大,在部队呆了三年,力气更有增长。可是,他今天却在钟铭的手上吃了亏。

王山海额头汗珠滴落,他用手擦了擦汗水,掩饰道:“不好意思,去年出任务我的腿受伤了。让大家见笑了。”

“嘿嘿,腿自然是很重要,但是男人的脑袋更加重要,做事前若不想好后果,以后栽得跟头会更大!”

王山海的脸色一阵发紫,他跟钟铭握手的手,此刻已经连拳头都握不紧,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当然,李芸烟之前的追求者可不止一个,马上就有人冲上来。

钟铭对着李芸烟笑笑:“李经理,你的魅力可真大,就跟你的臀一样大。”

李芸烟满脸怒色,在背后狠狠地扭了钟铭的屁股一下,只是对于钟铭来说,就像被蚂蚁叮了下,根本不觉得疼。

“芸烟,你让我们白白等了一个小时,我们得罚你喝酒。”突然一个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梳着油光背头,白面俏书生模样的人走了上来笑呵呵说道。他说的话,合情合情,让人无法辩驳。

他说话时的注意力全在李芸烟身上,完全没将钟铭放在眼里。

照理说,你要敬人家女朋友的酒,起码得我问一下旁边的男朋友吧?可这人居然将钟铭当成了空气。

这就让钟铭有点不满了,他笑着道:“我作为芸烟的男朋友,自然是要帮忙挡酒了,来,让我喝。”

钟铭当然清楚这白面书生的目标是自己。

白面书生似笑非笑道:“呵呵,你是男人,喝一杯那是不够的,最少要喝三杯。”

李芸烟刚想帮忙说话,谁知钟铭直接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量,我再给你满上!”白面书生从桌子上拿过一个更大的酒杯,将酒倒得都快溢出来了。

钟铭眉宇一挑。

李芸烟觉得对方有些过分,顿时开口道:“周宇,你干什么,别得寸进尺。”

身旁的钟铭嘴角一勾,这小娘们找我过来不正是想看我出丑吗?现在居然替我说话,还真是有意思。

钟铭毫不客气地将满满的两杯烈酒倒入嘴中,再一次一口而干。

周成看得目瞪口呆,李芸烟也有些惊讶于钟铭的酒量。这家伙到底属什么的,这可是53度的烈酒,他怎么像在喝白开水一样,轻松加简单。

钟铭舔了舔嘴唇下的一滴白酒,淡淡道:“酒不赖,再给我倒几杯。”

说着,他将剩下的高档白酒拿了过来,对着瓶嘴,咕噜噜地灌了起来。

李芸烟看得有些发呆,砸吧了下嘴,喃喃道:“牲口!”

“酒还不错,你也来一瓶?”说着,钟铭将桌子上另外一瓶白酒给开了,递给了周成,同时咧嘴笑道:“是个爷们,就把它干了。”

周成望着整整一斤装的高度数白酒瓶,嘴角微微颤抖,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就他这小体格,喝一瓶烈酒,岂不是要吐血?

望着周围热烈的眼神,周成憋了口气,红着脸,捂着腮帮子勉强道:“我最近牙疼,医生嘱咐我说别喝酒。”

周围顿时嘘声四起。

人家直接干一整瓶烈酒,到你了,一杯都喝不了,装牙疼,真不是男人!

在嘘声中,周成灰溜溜地跑开。

“钟铭,你小子还真行啊。快告诉我,你以前干嘛的?”李芸烟的眼睛中大放异彩,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等本事。

“你觉得呢?”钟铭浅浅一笑,道:“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要是在以前,对于钟铭这种狂放不羁的男人,她绝对会打压之,更会鄙视加唾弃,可是今天,她却对眼前的男人越来越有兴趣,并且在心底燃起浅浅的敬佩之意。

钟铭在大厅中,穿梭自如,一会儿就跟不少上流人士热情交流,彬彬有礼,文雅有度,这不禁让李芸烟有些茫然。

这家伙到底是干啥的?

时间到了十一点左右,宴会厅的人开始慢慢离开。

李芸烟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了不少,眼神迷离,身形摇晃,慢慢地就靠在了钟铭的身上。

“钟铭,你今天表现不错,我给你再加两万工资。”李芸烟香气微喘,那细腻白皙的肌肤上飘起一朵小红云,让人迷醉。

钟铭摇头轻叹:“好了,我们回家吧,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真是够折腾人。”

搀扶着李芸烟从宴会厅离开,出了门,一件麻烦事,让钟铭有些头疼。

“喝成这样,这大晚上的,我该送她去哪里呢?”

就在钟铭为难的时候,一阵凉风吹过,李芸烟突然清醒了许多,将搂着自己的钟铭推开,激动道:“你……你想干嘛?放开我,我要回家。”

说完,狠狠地瞪了钟铭一眼,随后拦了一辆的士,扬尘而去。

“我靠,这是闹得哪一出?”钟铭发呆道。

其实,他不知道李芸烟其实是故意装醉的,本小姐醉得那么迷人,那么妖媚,你怎么就不摸一下?你还是不是男人?本小姐还等着扇你呢!

钟铭哪里知道她是想耍这么一出。他甩了甩头,准备着迎接更深的套路,因为家里还有一只更凶的母老虎,正等着扒他皮,吃他肉。

房间里静悄悄,没任何动静,她不会出去疯了吧?

钟铭轻轻呼了口气,嗯,出去就好,这一天算过去了,让我舒坦地睡个囫囵觉吧,每天提防着过日子还真是累。

林晓雯这小娘们比李芸烟的心计可强了,只要是一个疏忽,肯定要被她给吃了。

钟铭将鞋子一扔,脱了衣裳,躺床上,可这后背才刚贴到被子,他就感觉到脑袋一阵发晕。

嗯?酒的后劲来了?不可能啊,就那点酒能醉我?想想以前喝那伏特加和威士忌就跟喝水一样,一天喝二十斤也就跟玩似的啊。

“嘿嘿,中招了吧。”就在钟铭疑惑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响起。

性感红唇,秋剪水瞳,盈盈腰肢,身上披着薄薄的小白纱裙,曼妙曲线身姿凸显,看得人心口砰砰直跳。

“喂,你这小娘们,到底对我做什么了?”钟铭有些吃力地指着妖媚女人问道。

“我没做什么,只是在你房间里撒了点药粉,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性命的。”林晓雯踏着小细步,望着钟铭的眼神中既是兴奋,却又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狠决!

在林晓雯眼里,钟铭身上的龙阳之气是最为珍贵的,也是她最为需要的。

钟铭体内的龙阳之气,在他的锤炼下,已然非常精纯,可作阴阳修养之用。

“晓雯,你别这样,有话我们好好说。”钟铭望着趴在自己胸口的美人林晓雯,不由得变得有些惊恐,这小娘们看来是要来真的。

“噢,别……啊,我的裤子……”钟铭大喊大叫:“你个妖孽,你敢强上我!”

“啪!”

林晓雯一巴掌扇在钟铭的脑袋上,发出脆亮的响声,钟铭侧头不敢再说话。

“啊!”

一声娇颤,两人最终成就好事。房间内充满旖旎之味,之后的画面,美妙绝伦,妙不可言。

……

钟铭有些郁闷,自己防备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被那小娘们得手了,他想躲起来,居然在家里被一个女人给上了,说出去得多丢人?

气归气,这班还得上。

早上,他从床上起来,雪白的床单上印着一朵鲜红小花,而它的主人林晓雯却已经不见人影。

强上了我,还把我给抛弃了?尼玛的,老子好气啊!

气呼呼地咬着大肉包上了公司,门口却热闹哄哄。

“好狗不挡道,别耽误我上班。”钟铭本来心情不好,推搡着公司门口的人群,大声叫嚷着道。

“吴大壮,带着这些混混来公司闹事,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一声熟悉的娇喝声在耳边响起。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