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与你同白首谭以琛郁可可小说第2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30 15:06

这本已完结小说与你同白首讲述了主人公谭以琛郁可可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白团子的倾心巨作,与你同白首精选篇章:“郁可可,你跟我说实话,你和谭以琛到底怎么了?”电话刚接通,经纪人便没头没尾的抛出这么一句话,语气凝重。我的心一沉:他莫不是察觉出什么了?经纪人现在肯顶着压力为我处理头条的事儿全是看在谭以琛的面子上,若是被他知道我跟谭以琛闹掰了,我敢肯定,他绝对会丢下我不管,让我自生自灭。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与你同白首》在线阅读全文

与你同白首第二十章 原来这是他的意思

“啪”的一声,木制的椅子砸到墙上,散了架,支离破碎的落了下来。

郁达天抱着脑袋,瑟缩在墙角,很没出息的大喊道:“我说!我说!我全说!别杀我!别杀我!”

被娆姐吓唬了这么一通后,郁达天终于老实了,哼哼唧唧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们。

郁达天说,那天他被我拒之门外后,心里很是不服气,便去找他的狐朋狗友们诉苦,狐朋狗友中有个比较鸡贼的给他出主意,说什么我现在是大明星,最怕上新闻,只要郁达天到报社去曝光我,我肯定会出面花钱消灾。

郁达天一听,立马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兴冲冲的跑到了报社,说要曝光我。

可报社的人也不傻啊,曝光我这么个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不仅引不来观众,还浪费版面,得不偿失。

记者跟郁达天说,想要曝光我可以,付五千块钱的版面费,只要钱给到位了,让他们怎么写都可以。

郁达天本来就是过来骗钱的,如今要他掏腰包,他肯定不肯干啊!所以他就跟记者吵起来了。

“我正跟那个记者理论呢,一个女的就过来了。”郁达天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干哑着嗓子继续往下讲道:“她把我拉到了一边儿,问我是不是你亲爹,还问我是不是想曝光你殴打虐待我。”

“那女的是谁?叫什么名字?”娆姐打断了他,神色紧张的质问他道。

“我……我不知道啊!”郁达天眉头拧成一团,十分无辜的表示:“她没告诉我!她就跟我说只要我按她说的去做,她不仅可以帮我买下头条,还可以给我一大笔钱!”

闻言,我和娆姐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目光,都异常凝重。

“那她张什么样子?”片刻后,我扭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郁达天,冷声问道。

“她……她……”郁达天的眼神有点儿飘,很显然,他又想耍滑头了。

“快说!”不待他使坏心眼儿,强哥“嘭”的一拳砸到了桌子上,虎视眈眈的瞪向郁达天。

郁达天浑身一颤,慌忙回答道:“她……她挺漂亮的!个子挺高的,眼特大,身材也特别好!”

“捡重点说!”娆姐听不下去了,上前狠狠的踹了郁达天一脚。

“她……她……对了!她好像姓杜!我听别人叫她杜小姐什么的……”郁达天也是欠收拾,非要挨了打,才愿意说实话。

杜?听到这里,我不由的蹙起了眉:姓杜的美女……跟我有仇的姓杜的美女……

顷刻间,一双含水的眸子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那泛红的美目里,满含怨恨。

杜芝芝!我的眼睛猛然睁大了。

我怎么把她给忘了呢!想当初,我可是把她挤走了,才拿到女一号的位子的。

现在我因为演好了女一号的角色在网上广受好评,电视剧刚上映就接下了崔导的电影,杜芝芝她不记恨我才怪呢!

“行了,放了他吧,我知道是谁在背地里搞鬼了。”我站起身来,语气清冷的开口。

娆姐抬眸凝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后她转过身去,慢步走到郁达天跟前,厉声威胁他道:“姓郁的你给老娘听清楚了!以后离我家可可远一点儿!少给她找麻烦,否则的话,我迟早把你扔到黄浦江里去!”

郁达天早被娆姐吓怕了,点头哈腰的说着好,可我知道,他也不过是说说罢了,等他把手里的钱霍霍完了,他还得来找我麻烦。

而我,也不能一直让娆姐给我挡着。

指挥着强哥把郁达天拖出去以后,娆姐回过头来,抓着我的手满目急切的问我道:“你猜出背后搞鬼的人是谁了?”

我点点头,却没有把杜芝芝的名字说出来。

对付郁达天这样的老***娆姐在行,对付杜芝芝这种蛇蝎心肠的绿茶婊,还是我自己来的比较好。

“是一个女艺人,之前演戏的时候跟我闹过一些矛盾……放心,我能解决。”我轻描淡写的回答着。

见我不想多说,娆姐也没多问,她拍拍我的手,低声嘱咐我道:“你自己能解决那最好,解决不了的话,有什么需要姐帮忙的,尽管开口,姐能帮的,一定帮你!”

我心口一暖,终于在这庞大而又陌生的城市寻到了些许温情。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打车回去有些不方便,于是便在娆姐家住了一晚。

说是住一晚,其实也就呆了不到三个小时,和郁达天“斗”完以后,已经凌晨四点了,刚躺下没多久,经纪人又给我打来了连环夺命Call。

我本以为他打电话过来又是说撤头条的事儿,可我猜错了,他要跟我说的,是另一件事儿。

“郁可可,你跟我说实话,你和谭以琛到底怎么了?”电话刚接通,经纪人便没头没尾的抛出这么一句话,语气凝重。

我的心一沉:他莫不是察觉出什么了?

经纪人现在肯顶着压力为我处理头条的事儿全是看在谭以琛的面子上,若是被他知道我跟谭以琛闹掰了,我敢肯定,他绝对会丢下我不管,让我自生自灭。

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起码现在不能!

“我们没事儿啊……张哥,你为什么这么问?”我试探性的打听着。

“我为什么这么问?”经纪人冷哼一声,语气不善道:“郁可可,你还想骗我是不是?”

我愣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过,他也没想听我回答,短暂的停顿后,他气急败坏的补充道:“刚刚崔导已经给我打来电话了,说你虐待父母的事儿影响极其的恶劣,在这件事儿解决之前,他不能用你!”

我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短短不过两天,我还没来得及回神,竟已经摔得这么惨了。

“崔导和谭先生是什么关系?”失魂落魄中,经纪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再次传来,将我的思绪又重新拉回了现实:“崔导的这部片子,谭先生可是有投资的!要是谭先生不点头,崔导他敢把你换了?”

我明白了,原来,这是谭以琛的意思啊……

可怜我连夜给他发了那么多的求救讯号,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可悲,可怜,又可笑。

我无声的挂断了电话,我知道,失去了谭以琛这座大山,就算我跪倒在经纪人面前把头磕破,经纪人也不会再理我了。

我握着手机,盯着通讯录上谭以琛的名字发了好久的呆,最后,我给他发了第五十二条短信。

“主人抛弃宠物狗的时候,还会亲自把宠物狗牵到马路边,然后再把它遗弃掉,可你连句再见都不给,就单方面把我甩了……你们文化人做事,果然够快够狠够利索,可可佩服。”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