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赫连旭楚言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2

小说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是花生小编在平治文学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誓不,其讲述了赫连旭楚言卿的爱恋故事,目前连载中,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精彩节选:“言卿不愧是晓晓的女儿,不仅模样随了晓晓,就连这通身的气派与才艺,竟也与晓晓当年相差无几。”万贵妃面上笑着,眼底却是骇人的光。当真是岂有此理,没有让她出丑不说,还教她出了风头!“言卿虽没见过家母当年的风姿,但也知是比不上家母,只是可惜家母命薄去得早。”提及苏晓晓,楚言卿眼底涌上泪花,她急忙拿出帕子去擦,众人看起来只是她思念母亲了。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第10章 知羞草

行宫久久都为有人发出声响,众人皆沉醉在楚言卿的舞姿之中,说实话,她的舞艺并非上乘,但胜在节奏把握的好,美中带利,刚柔并济,而且更惊人的是她在舞蹈之时还改了身上的衣服。

楚言卿迈着小步重新回到座位上坐好,期间身上的衣裙一层一层的迭起,刚落座,就听见掌声雷动,入耳的还有一些人的赞美声。

她假装羞涩,低头的瞬间瞥了一眼高位上的万贵妃,果然是一副阴翳的表情。

乡下是不如皇城繁荣,但不代表没有能人,比如教她医术的师傅,教她六艺的姑姑。

“言卿不愧是晓晓的女儿,不仅模样随了晓晓,就连这通身的气派与才艺,竟也与晓晓当年相差无几。”

万贵妃面上笑着,眼底却是骇人的光。当真是岂有此理,没有让她出丑不说,还教她出了风头!

“言卿虽没见过家母当年的风姿,但也知是比不上家母,只是可惜家母命薄去得早。”提及苏晓晓,楚言卿眼底涌上泪花,她急忙拿出帕子去擦,众人看起来只是她思念母亲了。

顿了顿,楚言卿接着道,“想来娘娘与家母的感情是好的,家母走后,还交与言卿当年您与她二人来往的书信,言卿想,那大抵是您二人友情的见证,便一直珍藏着。”

万贵妃笑容一僵,抓着扶手的手微微用力,几个喘息,才说道,“那是自然。”

苏晓晓与万贵妃幼时是邻家,一起长大,后来万贵妃进宫为妃,与苏晓晓也一直保持书信来往。

楚言卿与四王爷的婚事也是在那时定下的,但这事,只有楚家人和贵妃知道,至于当今皇上是否知道,楚言卿还真不清楚。

众人并未感受到这看似平静下的波澜,与顾洛离得近的几位夫人皆在向她夸奖着楚言卿,奉承着顾洛不仅教出了楚汀芷这样一位才绝皇城的女儿,现如今竟又出了一位楚言卿。

“言卿长在乡下,刚来不久还未学得规矩,夫人也是操忙家里事,辛苦的很。”

楚言卿适时低声说了一句,若是有人深思一下她说的话,便是我所习得的东西与顾洛无关。

能出入皇宫的人又痴傻到哪里去,几个转眼的功夫便明白了楚言卿的意思,但瞧着她的模样也不像是会耍心思的人,便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索性最后也悻悻的回了自己的座位。

就在此时,几个宫人抬着一个花盆进了行宫,将它放置在行宫正中间的位置,花盆上盖了一块红布,近半人高,同时也挡住了众人想看的视线。

“娘娘,这就是皇上赠与您的那稀罕的花吗?听说只有这么一株啊。”

一位穿着浅粉色的姑娘扬声问着,眼睛则一眨不眨的盯着红布下的东西,她大抵十一二岁,眸子里还是不染世俗的纯净。

这女娃的模样想必是满足了贵妃的虚荣心,她摆摆手,身边的丫鬟扶着她站起来,她脸上挂着淡笑,一步一步由丫鬟搀着走下高台。

“这是外使进奉的,皇上觉得有趣才将此送与我,也确有这么一株,”贵妃的话无不彰显着皇上对她的宠爱,她走到那花盆面前,揪着红布的一角,“本宫也不卖关子了,这就揭晓给你们瞧瞧。”

素手一扬,红布落下,花盆里是赤裸裸的绿。

叶酷似芙蓉枝,点点对称,宛如鸟羽,主茎带刺,叶茎却很细,状柔弱。

“这怎么会是花?”

又是那个女娃,她的语气中是满满的失望,她身边的女人急忙抬手捂住她的嘴,朝贵妃歉声道,“小女愚钝,还望娘娘不要与她计较。”

“小孩子罢了,”万贵妃仍是一副笑脸,“然本宫第一次见时也觉得这只是一盆草罢了,后来使臣才说,只是花期未到。”

“既是外使进奉的,也应当是好东西,娘娘平日里就喜爱花草,又常常躬身打料,想必也能很快瞧见这开花的模样。”

太尉夫人还当真是不放过一次恭维万贵妃的机会,这一番话落,万贵妃眼底都带了笑。

楚言卿不耻,眼睛却盯着那株植物露出几分欣喜,这个她好像在师傅给她的一本《奇物》上见过,好像是叫什么,知羞草?

“开花是什么样子自是以后再说,今日我邀你们前来,是因为这小东西还有另外一稀奇的地方。”

“这明明只是一盆模样怪异的草罢了。”

“我瞧着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皇上赏赐的,必定不是一般的。”

“能入了万贵妃的眼的,自然是好的。”

……

一时间口说纷纭,万贵妃也不恼,颇带威严的抬手示意几下,“这另一稀奇的地方,是这植物的叶子,会自己动。”

贵妃话落,众人讨论的声音更大了,直到贵妃伸手触碰了那植物的一角,令人诧异的画面出现了,植物像是活了一般,竟在片刻之间所为一团。贵妃对这仿若见怪不怪,又招呼着宫人取了另一块红布过来盖上。

“天啊,好神奇。”

“我就说皇上赏赐的,一定是不凡的。”

“那植物是活了吗?竟然自己缩了起来。”

“皇上对娘娘真好,这等稀罕物儿都赏给了娘娘。”

……

万贵妃很满意众人的表现,身边的丫鬟又将她搀着上了高台,在铺了软裘的椅子上坐下。

“娘娘,这果真是稀罕物儿,落在娘娘手中也是它的幸运,只是不知这唤何名啊。”

“说来惭愧,本宫也不知名字是什么,还想着在座的诸位有没有知道的?”

“娘娘都不知,我们这些连见都没见过的人哪里能知道。”

太尉夫人阿谀奉承的模样着实教人看了讨厌,但此时人们也都在嫉妒,若是自己也生了这么一张好嘴,没准也能与贵妃攀上点关系,得她的庇护。

“本宫当真想了解它更多,”贵妃脸上闪过一抹得意,“汀芷是皇城第一才女,不知有没有听过呢?”

楚汀芷一听万贵妃叫了自己的名字,可谓是诚惶诚恐,她整整衣裙站起来,朝万贵妃委委身,“汀芷才疏学浅,这皇城第一才女自是不敢当,辜负了娘娘的信任。”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楚汀芷鼻尖上竟出了汗。

她暗暗想着,这可是贵妃娘娘啊,原来她记住了自己,还知道自己是第一才女,那是不是就是说,娘娘对她的印象很好?那四王爷…

“汀芷的话严重了,”贵妃教她坐下,素手抵上额头,语气颇为懊恼,“本宫也只是想知道个名字。”

“娘娘,我二姐姐自小生长在乡下,许是知道呢。”

楚未离当即也想表现一番,但自己也不知这是何物,瞥到一旁的楚言卿,她不知道,但别人也许知道啊,到时候自己也是引荐人,算是在贵妃娘娘面前立了功。

顾洛握着茶杯的手一紧,杯中的茶水洒出几滴。

这楚未离真是没有长脑子,眼下这种情形,就是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这面前可是贵妃啊,在她面前侃侃而谈彰显自己学识,不是在暗指贵妃,包括皇上肤见谫识吗?

可是楚未离的话又好像是在说我二姐姐必然知道,到时候楚言卿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又是丢了相府的脸,日后指不定旁人在背后怎么议论,再甚者若是惹恼了贵妃…

顾洛死死的盯着楚言卿,她是针对楚言卿不假,但不证明她要为此拉着整个相府下水。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众人巴巴的盯着楚言卿,观察着她模样。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