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吕弘山韦茜彤是男女主的小说-春色满园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1-29 17:03

小说春色满园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乡村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鱼跃,主要讲述了吕弘山、韦茜彤两人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十分的精彩,人物描写细腻,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春色满园第十四章 滚出去:看着在舞池里晃动着的苇茜彤和罗筱渝,我发现罗筱渝除了胸不是很大之外,其他的地方都不逊色苇茜彤,同样是蜂腰长腿,甚至罗筱渝的面孔还要精致一些。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春色满园》在线阅读全文

春色满园第十四章 滚出去

至此,我才算是彻底征服了何满君,初步让这个女人对我言听计从。

为了征服她,我把苇茜彤和罗筱渝丢在了脑后,一直和何满君干到11点多才罢休。

等我终于射出子弹后,何满君已经彻底在瘫死在了床上,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大张的两腿之间黑草凌乱,原来两只深色的花瓣充血红肿,中间一道乳白略带混浊的体&液慢慢流出。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怎么样了?你还好吧?”

何满君艰难的睁开眼:“好,好的不能再好了,你快把我的骨头都拆散了。”

我奸笑道:“那你舒不舒服?”

何满君小声道:“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我问道:“原来什么时候这么舒服过?”

何满君想了想:“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我哈哈大笑:“你休息着吧,我得赶紧去看看苇茜彤她俩了。”

何满君想了想:“你明天再过来吧,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工作。”

我心里大喜,但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你身体受得了吗?”

何满君微微的动了下屁股,皱着眉头道:“没事,反正也就是动脑子的事,又用不着到处跑。”

下楼开上车回到苇茜彤和罗筱渝玩的那家酒吧,见这两个女人正在舞池里晃的开心,丝毫没注意到我这么晚才回来。

和何满君干了这么久我也是非常累,要了杯啤酒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看着在舞池里晃动着的苇茜彤和罗筱渝,我发现罗筱渝除了胸不是很大之外,其他的地方都不逊色苇茜彤,同样是蜂腰长腿,甚至罗筱渝的面孔还要精致一些。

当然说她的胸不大是相对于苇茜彤和何满君这两头奶牛而言的。

要是把这个女人也搞定,会不会对我更有帮助呢?也不知道这个小妞下面的草地是什么样的,毛多不多。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苇茜彤和罗筱渝两个人终于晃累了,跑过来一人拿起一杯鸡尾酒仰头干掉。

我笑道:“酒可是越喝越渴,要不给你们要瓶矿泉水吧?”

苇茜彤呼了口气:“你怎么才回来?我们都快等急了。”

我随口道:“刚才在路上遇到两个同学,说了会话,所以回来晚了。”

“我的包呢?”苇茜彤问道。

我忙把包给她递过去:“在这里呢,你看看东西有没有少?”

罗筱渝在旁边听我们说话,忽然鼻子拱了拱,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却没说话。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把罗筱渝送回酒店后,我和苇茜彤准备离开。

没想到罗筱渝拉着苇茜彤不让她走,非要苇茜彤留下和她一起睡。

我笑道:“既然你们这么一见如故,那你就留下吧,我自己回去。”

苇茜彤不放心的嘱咐:“你自己回去注意安全,别找那些黑出租。”

我挥了挥手:“行了,你放心吧。”

出了酒店,我看了看表,都过12点了,这个时候公交车是别想了,坐出租回去最少也得六七十块。

我可不像苇茜彤那样有以前“工作”的老本儿,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掏出手机给猩猩打了电话,响了几声后电话里传来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

我笑骂道:“我,大山,你孙子今天怎么睡的这么早?”

猩猩名字叫金刚,自从那部美国大片上映后,金刚就非常“荣幸”的获得了这个外号。

金刚听到是我,开口骂道:“说谁呢?你孙子半夜给我打电话,不会是刚结婚就被老婆赶出来了吧?”

我苦笑:“真让你这乌鸦嘴猜中了,我现在在洪田大酒店这边呢,去你那里凑合凑合,有地方不?”

没想到金刚一听我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什么?真的啊?哈哈哈哈哈,看你这么倒霉的份上,我原谅你半夜把我叫醒了。”

我说道:“少特么的废话,你那里有没有地方?”

金刚:“有、有、有,你来了怎么可能没地方,大不了让我家毛毛把床给你腾出来,你在洪田大酒店门口等着吧,我过去接你。”

“滚!”我骂道。

毛毛是金刚家养的一条狗,毛绒绒的很是可爱。

金刚开车过来带上我后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他的门市。

他从他爸手上接手了一家门店,专门经营沙石料,这几年基础建设还不错,再加上这小子善于钻营,所以生意做的很红火。

不过等我一上车,金刚忽然一提鼻子,然后冲我喝道:“别动。”

我愣道:“怎么了?”

“不对。”

金刚说着在我身上上上下下的闻了一通,最后说道:“不对,你小子刚刚干完那事。”

说完提鼻子闻到我的嘴上,吓得我一捂嘴。

“嗯,你没给对方舔盘子,那应该不是你老婆,再加上你刚才说被老婆赶出家,你小子是不是偷吃被老婆发现了吧?”

我哭笑不得,金刚这小子长了只狗鼻子吗?他是怎么闻出来的?

不过这小子的推理能力实在不怎么样,说的天差地远。

我推了他一把:“滚蛋,我才结婚两天啊,去哪里打野食?”

金刚摸了摸头:“也是啊,你小子刚结婚就去打野食也确实说不过去。”

我催道:“你特么快开车吧,老子都快困死了。”

金刚鄙视道:“累的吧?和你说,哥们儿这鼻子从来没闻错过,你刚才肯定是和哪个女人鬼混了,错不了。”

我倚在坐椅靠背上,无力的说道:“去你的吧,你鼻子有你家毛毛灵?”

时间不长来到金刚的门面,下车进了店。

他这店在县城边上,方便车辆进出。

我一头躺在他的行军床上:“我先睡会,你有事去忙吧。”

金刚一把把我拉起来:“大半夜的,忙个机巴啊?你起来给老子老实招供,刚才去哪里鬼混了?”

我双手合十冲他说道:“你就饶了我吧,我真没去哪里鬼混,今天晚上是请一个投资商吃饭了。”

“投资商?”金刚一转眼珠,“什么投资商?”

我眯着眼睛道:“就是准备在卅里铺乡建药厂的西河制药。”

金刚听到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卅里铺那边你负责这个事?”

“不算负责,我就是个跑腿的。”我脑袋有点迷糊了,今天晚上和何满君干的确实有点过火,杀敌一万自损七千啊。

“你小子别给老子装,你一个跑腿的会去请人家吃饭?你要是不说实话马上给老子滚出去,老子这里不招你。”金刚冲我瞪眼。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