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作者三笑的小说-混世农民王大柱翠花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09:09

王大柱翠花的小说是混世农民,是三笑作者的都市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混世农民小说精彩阅读:“死大柱,你轻点啊,真的好痛。”翠花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指甲都快掐到王大柱的肌肤里面,一阵阵的疼痛更是让得她不停的扭动着娇躯。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混世农民》在线阅读全文

混世农民 第1章 给翠花看病

“啊,死大柱,你轻点,痛死人了,轻点...”

“别乱动,再乱动我不给你弄了。”

锦江村卫生所里面,翠花趴在床上嗷嗷直叫。

床边,王大柱低头弯腰,右手拿着一个镊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眼前那雪白的高高鼓起的地方。

二十年岁的他虽然是个医生,经常给人打针,但也是第一次这样完整的看到女人的这里。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王大柱忍不住的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小心脏呯呯直跳。

只不过,那原本应该是光溜溜的皮肤上面,右边却长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火钉子疮,伤口处还冒着脓血。

王大柱刚刚用镊子把火钉子疮里面的脓头给夹住,就被翠花伸手把他的左边大腿死死的抓住不放。

“啊,嫂子,你抓我干嘛啊,赶紧放手。”

或许是太过用力,王大柱都忍不住的大声叫了出来。

不过,翠花的手抓在他的大腿上面,让他心神一阵荡漾,那平坦的裤裆都被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死大柱,你轻点啊,真的好痛。”翠花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指甲都快掐到王大柱的肌肤里面,一阵阵的疼痛更是让得她不停的扭动着娇躯。

王大柱好不容易再次夹住的脓头又从镊子上溜走。

“我说翠花嫂子,这都是第六次了,你再这样,天黑了也拔不出来啊,到时候德祐哥要是找到我这里看到这样对你治病,还不的把我这卫生所给拆了。”

“行,我,我不动,不动了,你赶紧的。”翠花咬着牙齿忍受着,眼泪都已经疼的落下好几滴。

王大柱咬着牙齿强压心中的那股火焰,再次把镊子靠近火钉子疮。

只不过,这次已经看不到脓头。

“完了,看不到浓头了。”

“啊,那,那咋整啊?王大柱,你可是医生,我那里都被你看光光了,你要不把里面的脓血给老娘清理赶紧,看老娘不把你的卫生所给拆了。”翠花先是一怔,转而愤愤的怒骂了起来。

“行,那你忍着点啊,我给你挤压出来。”

话音刚落,王大柱把左手放在火钉子疮的旁边挤压。

“啊,你混蛋,死大柱,你敢摸老娘,你不要命了。”

翠花不过才二十五六,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摸,不由的咬着牙齿破口大骂。

王大柱更是一阵激动,第一次摸这那光滑柔嫩的肌肤,差点就拎出水来。

哦不,已经拎出了水,不过是血水,还有脓血,还有那一点脓头。

“看到,终于看到了。”王大柱一阵兴奋,赶紧用镊子。

可王大柱的挤压更让翠花疼的嗷嗷直叫,不停的扭动着娇躯,镊子根本就无法下手。

不停的扭动,让裤子也不停的向下滑落,那底部下面隐隐看到一团黑色。

王大柱真想把手换在这个位置好好的摸上几把,可惜他现在根本就不能放手,一放手,那好不容易挤压出来的脓头又要找半天。

于是赶紧用左手的手臂压在翠花的左边,尽量不让翠花移动。

“啊...”

翠花忍不住再次叫了一声,不过这次她并没有怒骂,因为疼痛当中,王大柱的手和手臂压在她的身体上面,让她一阵纯心荡漾,满脸通红。

王大柱趁机用镊子把里面的脓头牢牢的夹出来,接着快速清理伤口之后把药上好。

“呼!”

终于,处理好之后,王大柱朝着留海长长的吐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或许是刚才太过激动,额头的汗水都掉落好几颗在翠花那光滑的肌肤上面,晶莹剔透他,显得更加有光泽。

于是赶紧从一边拿起纸巾给她擦拭那上面的汗水。

纸巾触摸在上面,让得两人都呼吸急促,小心脏呯呯直跳。

尤其是翠花,心中那早已经被点燃的火焰越烧越大。

扭头,翠花朝着王大柱妩媚的笑着问道:“大柱,你说嫂子这里好看吗?”

“好看!”

王大柱随口说道。

翠花是村里的一朵村花,没结婚之前不知道有多少村民围着她屁股后面转,尤其这两个东西,又圆又翘。就算是结婚之后依旧没有半点下垂,多少男人看了都会掉口水,翠花也因此成了男人们经常八卦的对象。

“好了!”

王大柱清理完之后把腰挺直,看到翠花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裤裆,赶紧用手捂着自己的裤裆,尴尬的把身体转过去。

翠花诡异的笑了笑,收回目光,伸手想要把裤子给穿上。

可她穿的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屁股上面上着药膏,穿了几次都没有能够穿上,不得不朝着王大柱娇声说道:“大柱,你别愣着啊,我裤子都穿不上去,你赶紧过来帮忙。”

“哦!”

王大柱这才转身帮着她穿裤子。

再次看到这白花花的东西,让王大柱口水直咽,尤其是在穿裤子的时候,手指触摸在肌肤上面,更是让的王大柱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帮着她把裤子穿上,王大柱说道:“翠花嫂子,回家之后换一条宽敞的,这个太紧了。”

“太紧了,不好吗?”翠花缓缓的爬起。

王大柱再次把手拦在裤裆上面尴尬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裤子太紧了对你那火钉子疮不好,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咯咯!”

翠花忍不住莺莺笑了出来,说道:“看把你紧张的,你不会告诉我说你还是雏吧?”

王大柱一阵心酸,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他,跟着爷爷长大,后来爷爷也走了,就留下的这个卫生所也就成了他的窝。

只不过卫生所的生意并不咋样,收入都不够他糊口,还的经常到山上去弄一些山货来补贴生活,二十岁的他更是光混一条。

王大柱苦涩的笑道:“嫂子你就别取笑我了,就我这穷得叮当响的货,谁会看上我啊。”

“那你觉得嫂子怎么样。”

翠花走到他身边,左手低垂在下面朝着前面抓了过去。

王大柱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虽然没有让翠花抓着那个地方,却让翠花的手抓在了大腿上面。

“啊,好痛。”王大柱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大柱,不就是抓了下大腿吗,怎么会痛成这样?你装的吧。”翠花说着就把手向上移动。

“真的好痛,赶紧放手。”王大柱额头的汗水再次冒了出来,似乎并不是装的。

翠花赶紧松手,望着王大柱的大腿,问道:“大柱,你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刚才给你弄火钉子疮,你的手一直抓着我的大腿,裤子都快被你抓烂掉了,肯定被你抓青了。”王大柱疼的直咬牙齿。

“啊,不会吧,我,我好像没用多大力啊。”翠花尴尬的说道:“要不,你把裤子脱了,我帮你瞧瞧。”

“去去去,你又不是医生,再说了,万一你老公回来了咋办,看到我脱了裤子站在你面前,还不的把我给剁了,我可不想成为村里第一个太监。”

王大柱一阵心虚,虽然,他也很想把裤子脱了,可上次有人偷看翠花洗澡被翠花老公发现,一直追了山里多路,硬是把人家的腿打断了一只,想想他就后背直冒冷汗。

翠花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大腿旁边,想要把王大柱的裤子脱了,看看里面的威武雄姿,随即说道:“我老公去城里了,就他那德行,不到晚上肯定不会回来,你就放心吧。”

说完,翠花伸手抓住王大柱的皮带,把皮带解开。

“翠花,翠花...”

门外远处远远传来一阵阵吆喝的声音,让得两人猛然一怔。

尤其是王大柱,赶紧推开翠花。

那想到,一双手不偏不正,刚刚好推在翠花胸前那两个柔软的地方。

“嗯!”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