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彷徨在深夜雨巷慕远风温溪初小说第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6:06

这本已完结小说彷徨在深夜雨巷讲述了主人公慕远风温溪初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二污木的倾心巨作,彷徨在深夜雨巷精选篇章:温溪初的东西不多,回家后不久很快就拾掇完了,一个行李箱就将主要的东西都给搬走了,剩下一些零碎的就还放在原来的房子里没有动。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彷徨在深夜雨巷》在线阅读全文

彷徨在深夜雨巷第7章 来闪婚吧(1)

闻言,温溪初有些诧异,疑惑道:“这个时候去我家干什么?”

“搬东西。”

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慕远风薄唇微动,清浅地吞吐出几个字眼来。

“……啊?”

眉头微微蹙起,温溪初有些搞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怔怔地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慕太太,你丈夫身心健康,是个正常男人!可不希望新婚过后,就跟自己的妻子异地相隔,分房而睡。”

见此,慕远风这才兀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偏过头去郑重其事地对身边的女人如是说道。

那淡然神色里,满是对她的宠溺与无奈。

让温溪初见了,颇有些脸红心跳起来。

这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温溪初顿时就窘迫到不行,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方才堪堪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说道:“哦,好的……”

温溪初的东西不多,回家后不久很快就拾掇完了,一个行李箱就将主要的东西都给搬走了,剩下一些零碎的就还放在原来的房子里没有动。

一回家就看到温溪初在收拾行李的温家二老被吓了一跳,连忙过问温溪初是不是席家那边又要她搬过去当奴隶了。

见此,温溪初也就不再隐瞒自己的婚事,索性跟父母坦白,将慕远风正式介绍给了父母认识。

“你,你说什么?你已经结婚了?”

目光落在慕远风的身上,温家二老都惊诧了。

“不好意思,我与溪初领证的时候太过匆忙,还未来得及跟您二老细说,也没有通知二老是我的错。但溪初真的很好,作为她的丈夫我会用心去照顾她,呵护她,请您二老放心地将溪初交给我吧。”

虔诚地说着,慕远风朝着温家二老微微颔首。

但见慕远风如此一表人才,说话有彬彬有礼,自己女儿与之站在一起的时候又是满面的幸福与憧憬,温家二老见此倒也没有过问太多,算是允诺了两人的婚事。

毕竟,跟席文灏比起来,慕远风才是温溪初更好的选择。

当初她被席老爷子强行买进席家的时候,他们也挣扎过,但后来都拗不过席老爷子的实力,只能屈服,本以为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就要葬送了,却不想还能够有如此疼爱她的丈夫可以来照顾她,温家二老自然是欣慰而放心的。

与父母寒暄一番过后,温溪初便跟着慕远风走了。

临走前,慕远风允诺,会安排个时间让双方父母见面,再摆酒宴请双方好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将温溪初正式介绍给众人认识,承认她的身份。

有了的慕远风保证,温家二老算是彻底放心了。

回到慕家后,温溪初本以为慕远风会陪着她一起整理行李,但他好歹是一个娱乐公司的元首,不能离开岗位太久,便交代了佣人给她拾掇,自己回去上班了。

如此,温溪初遂让他下班后回家来吃饭,她会亲自下厨给他做饭。

慕远风没有拒绝。

踏步在慕远风的房间里,温溪初的心里满是新奇。

他的房间很是干净,简单的灰白格调,隐隐见有几抹鲜艳的颜色做点缀,特别有生活的氛围,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极会享受生活的人。

“太太,你去歇会儿吧,东西还是我来收可以了。”

忙活了半天,佣人看不下去温溪初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赶紧上前去帮手。

如此几个来回,温溪初推拖不得,温溪初在房间里待不下去了,索性就去厨房里开始忙活晚餐的事宜。

等慕远风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满桌的可口饭菜与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见此,慕远风的目光深了深,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与温溪初吃了晚餐。

本以为自己给慕远风做了碗饭,他回来应该会很高兴的,但见他如此兴致缺缺,温溪初也没有过问,心想着他许是累了,便亦是安静地吃完了饭。

晚饭过后,温溪初便先去浴室里洗澡,洗完才换了慕远风进去。

在慕远风洗澡的空档,温溪初便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看了会儿电视。

许是在厨房劳累了太久,没看多久她就有些昏昏欲睡,索性关了电视直接躺床上睡觉去了。

半梦半醒间,身体忽地一重,就被什么东西给压了下,猛地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眼前的慕远风,被对方的热情攻势给吓了一跳,温溪初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温溪初脑子一热,就下意识地想要去反抗。

眉头不自觉地蹙起,慕远风但见温溪初如此抗拒,并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翻身下了床,“我慕远风从不喜欢勉强人。”

淡淡落下一句后,便起身重新去了浴室。

闻言,温溪初拥了拥被子,有些怅然若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刚要去反抗。

他们是夫妻不是吗?

夫妻间的亲密本就是理所应当……

懊恼自己的反应,但慕远风已经去了浴室,她总不能去拍门,叫他回来继续吧?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直到慕远风在里头解决了,洗完澡出来,她方才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但慕远风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这两天我要出差,你帮我去医院多照看奶奶,老人家需要什么你就去操办什么,卡我会让助理给你。”

“啊?哦……”

脑子有些发懵,温溪初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些什么。

他要出差?

可是,她才刚搬过来住,而且他们刚刚的第一次也不欢而散了……

咬了咬牙,温溪初方才想鼓起勇气让他重来,但对方却是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后,便如是说道:“我是凌晨2点的航班,现在就走,你早点休息吧。”

语罢,便离开了房间。

听及此,温溪初就越发懊恼了。

他要出差,都记得回来跟她吃晚饭,但她却在关键的时候拒绝了与他的亲密接触……

心塞到无话可说,温溪初拥着被子在床上滚了许久都没能睡着,以至于让林心瑶看了,甚是心态,连声责备慕远风的不是,还放话说等他出差回来了,就要给他好看!

对此,温溪初甚是无奈。

“奶奶,你别这么说,远风他虽然一直在忙工作,但都很照顾我的,是我自己刚搬进家里,还有些不习惯,所以才会睡不好的……”

挠了挠头,温溪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颇有些为慕远风说话的意思。

让林心瑶听了,顿时就眉开眼笑起来,越发觉得慕远风的这个媳妇收得好。

拉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林心瑶微微眯了下眼睛,面上虽说布满了生活的沧桑,但保养得当的她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还是那么漂亮,“你们这才成婚几天呢,奶奶只说了他两句,你就这么急着袒护他啦?”

被林心瑶揶揄了一句,温溪初顿时面色有些发烫,嗔怪地嘤咛了一句,甚是无奈道:“奶奶……”

“哈哈,不用害羞的!告诉奶奶,昨晚……你们事成了嘛?”黑眸里闪烁着期待的光华,林心瑶颇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