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欧阳双杰邢娜小说名字-主角是欧阳双杰邢娜的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2

男主欧阳双杰和女主邢娜之间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让人唏嘘不已,由墨绿青苔著写的小说《电台亡魂》主要讲述了欧阳双杰邢娜的爱情故事,你能否被他们感动到。电台亡魂第25章 爱是付出。秦红梅也不知道为什么徐荣会对闽南、武夷山那么忌讳,她说从认识徐荣的第一天起徐荣就是这样,而且有时候她和徐荣一起出门听到身边有说闽南语的人他都不会自在。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电台亡魂》在线阅读全文

电台亡魂第25章 爱是付出

秦红梅问过他好几次,可是每次他都是敷衍了事,问得多了他还要发上几文钱的脾气,因此秦红梅就再也没有问过了。

“是徐欣那丫头和你们说的吧?”秦红梅问道。

欧阳双杰没有回答,而是告辞离开了。

“要不要问一下徐荣的秘书?秘书和他很亲近,或许知道些什么。”邢娜问欧阳双杰,欧阳双杰摇了摇头:“徐荣的秘书总是在换,你也看过他的资料,他几乎三年不到就换一次秘书,我敢保证没有一个秘书和他真正的亲近。”

邢娜冷笑道:“看来他确实有很多秘密,所以他很是小心谨慎。”欧阳双杰却不以为然:“他换秘书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谨慎,相反,徐荣并不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否则在别人提及闽南的时候他不会那么大反应,他大可以当做没那么回事,那样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好奇与猜疑。”

邢娜不解地问道:“那他为什么换秘书换得那么勤快?”

欧阳双杰笑了:“这个问题我想有一个人应该可以给我们正确答案。”邢娜楞了一下:“谁?”

欧阳双杰说道:“叶凝霜!”邢娜问为什么,欧阳双杰说一个成功的男人,秘书是他随身携带的花瓶,可是这花瓶临时摆一段时间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一直摆在那儿就会有事了,为什么,日久生情。

那么最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人是谁?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不过从徐荣和秦红梅的关系来看,他们已经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的状况了,那个不希望徐荣总是用同一个女秘书的人自然不会是她,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叶凝霜。

当然,除非徐荣自己也有这样的爱好,喜欢随时换秘书,但这样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秘书用习惯了乍一换个新的总是不顺手的。

之前欧阳双杰他们和叶凝霜有过一次接触,叶凝霜是有问必答,只是她回答的那些问题根本就对欧阳双杰他们没有任何的帮助。

她倒是没有否认与徐荣之间的感情,可是她一直说她之所以和徐荣在一起并不是因为贪图徐荣的财产,再说这些年徐荣也给了她一笔钱,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荣华富贵谈不上,但是衣食无忧完全没有问题。

她和徐欣之间的关系很好,徐欣对她比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要好得多。她说徐欣总会抽时间来陪她坐坐,说说话。特别是徐荣出事以后,徐欣最多一两天就会来一趟。

“叶女士,今天来我们想问你两个问题。”欧阳双杰很直接,象叶凝霜这样的女人没必要绕弯子,她是个聪明人,你绕圈子也没用。

叶凝霜淡淡地说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徐荣的秘书三年一换应该和你有关系吧?”欧阳双杰问道。

叶凝霜笑了:“可以说有点关系,当时只是因为一个说笑,没想到他就当了真。记得那是十年前吧,他当时还在追我,那时候他和秦红梅之间刚刚出现裂缝,他对我的攻势很猛,最后我还是答应了他。有一天他说他会永远都对我好,我就说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当时正好有个传言说他和自己的秘书关系有些暧昧,我就说了这事儿,没想到他第二天就把秘书换了,并且还说呐,以后秘书最多用三年,三年就换掉,那样就没有人能够动摇我们的感情了。”

叶凝霜说到这儿的时候眼里充满了甜蜜,但也有淡淡的悲伤。

邢娜看了欧阳一眼,又记他给懵对了。

欧阳双杰又问道:“你和徐荣在一起也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你听他提起过闽南和武夷山么?”

叶凝霜的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可是我提过,他好象很不希望我提及那个地方,其实我也不是有意的,是因为一次徐欣想和同学一起去那边写真,可是他却不同意,徐欣就想让我替她说说情,谁知道我才一开口,他说码着脸,让我以后不许再提了。”

邢娜轻声问道:“那你就没有想过要知道原委么?”

叶凝霜叹了口气:“知道为什么老徐和我能够相处这么久么?因为我不是一个多事的女人,他不喜欢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他不喜欢听的话我也不会去说,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当然,这件事情也一直压在我的心上,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你就不觉得这样的委屈自己很累吗?”邢娜有些不解地问道。

叶凝霜望着邢娜:“你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邢娜红着脸,低下了头,叶凝霜说道:“你若是真正爱过一个人你就知道了,爱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开心,快乐,你会跟着他去抗拒那些他不喜欢的人或事,而不是想方设法地去挖他的旧伤疤。爱一个人,是一种付出,而不是整日里算计着自己该从他那儿得到什么。”

邢娜点了点头,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确实不错,难怪徐欣会对她那么好。

“徐荣死了,他死得突然,没能够为你留下点什么,你会不会觉得遗憾?”欧阳双杰这话有些伤人,但说的却是实情,他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住了叶凝霜。

叶凝霜很是淡然地说:“我刚才说过,我在乎的是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钱,如果真要说他的死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他不能履行自己的诺言,陪我一起慢慢变老!”

从叶凝霜家离开,邢娜的情绪有些低落,欧阳双杰感觉得出她是对叶凝霜有同情。不过说实话,叶凝霜确实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女人,欧阳双杰也看得出来,叶凝霜是一个重感情的女人,她对徐荣的感情是真的,而徐荣死后她甚至又把这份感情转移到了徐欣的身上。

她对徐欣好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徐荣的女儿。

“欧阳,我有一种感觉,只要把闽南和武夷山的问题搞明白了,或许我们就真的找到了案子的突破口。”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