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莫召昀宫晚儿的小说by伯藏主《拥你难言泪长流》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6:36

拥你难言泪长流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莫召昀宫晚儿,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对了,那天救走你的人是谁?晚儿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现在的年轻人你也知道,杜洋不就是个教训吗,你呀,还是嫁给陈总安稳一些才好。”宫智博这一次没有给宫晚儿反驳的机会,“你这两天现在宿舍住着,回去准备准备,至于你和陈总的婚事,就这么定了,嫁与不嫁,都由不得你。”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拥你难言泪长流》在线阅读全文

拥你难言泪长流第19章 父女一个样

刚刚从医院出来的陈俪彤看见宫晚儿走了进来,心中瞬时充满不爽,眼神中更多的是惊异之色。

和陈俪彤交好的一个势力女,白了一眼宫晚儿瘦弱的背影说道,“她呀,明明都已经被周主任处理掉了,谁知道半路从哪冒出来个男朋友,是个连校长都要恭让三分的大人物呢。还说自己不是被包养了,真够不要脸的!”

陈俪彤闻言已是不再惊奇,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刻薄嘲讽的笑,“呦,宫大小姐还真是有本事啊,这亲爹才入狱几天,你就对人投怀送抱,交了个那么厉害的男朋友了?哦不,应该说是——金主!”

语罢陈俪彤便放肆的笑了起来,更是引起教室里一片哗然。

“哪里,我依靠的金主再厉害,也不会花七十万要lynn为我设计一条大摆碎花礼服的。”宫晚儿抬眼看向陈俪彤的嘴脸,强忍住恶心。

陈俪彤被她这一句话说得心里发毛,后又想那天酒宴她出丑的事情在这教室里只有几个跟自己要好的人知道,她们是不会乱说的。于是淡然道,“你找金主被包养,和lynn的礼服有什么关系?”

“我记得周主任跟我说你脑震荡住院了,连礼服那件事都不记得了,不会是脑子摔坏了吧?”宫晚儿当然知道陈俪彤心中打的是什么鬼算盘,想趁此机会把从前受得耻辱全部都给还回去。

哪知道出乎意料的,陈俪彤听到这句话后反应过激,没有继续和宫晚儿斗嘴,反而抓起宫晚儿的头发就要动手打人。

“咳咳。”指导员走了进来,陈俪彤收手,其他同学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指导员只是眼神复杂的扫了一眼宫晚儿,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这些看在陈俪彤眼里更是让她极为不满,平日里但凡有争吵,指导员看见了都是要狠狠训斥宫晚儿一顿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陈俪彤踹了一下桌子,声音很大。

傍晚,x大校门口。

陈俪彤因为有急事要走便没有再找宫晚儿的茬,只是临走时还不忘给她一记大大的白眼。

宫晚儿和刘贝贝分开,刚要拦辆出租车,近旁出现一人。

宫晚儿回头一愣,“舅舅……”

“晚儿啊,跟舅舅走一趟,舅舅有事要跟你说。”宫智博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西服,又上了些年纪,此时校园里进进出出的人有很多,几乎都听说过宫晚儿被包养了的传闻,于是纷纷向这里投来鄙夷的目光,有的甚至还在和身边的人低声交谈着什么。

如果在这个地方起了冲突还是争执,甚至就算有过多的交谈,明天都一定会被传的满城风雨的。

宫晚儿没有理睬他们的话,看了一眼停在的对面的豪车,不由分说的扔下宫智博一个人,走向豪车,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哎!你们看见没有啊,就那个宫晚儿,被包养了还那么趾高气昂,真不知道是给谁使脸色看呢!”身后的x大某学生议论纷纷。

不一会,宫智博也坐了进来,宫晚儿吸了一口气,往旁边挪了挪,想要离这个人远一些。

“晚儿啊,你还是要听舅舅的话,陈总中意你那是你的福气。”宫智博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你看,刚才你走后你的那些校友们都是怎么议论你的,什么包养啊,不要脸啊,怎么说的都有。这种学校你怎么能呆的下去呢?”

“你要是嫁给陈总,他那腰缠万贯的,你有了他,也就不用在这里受这个气了不是?”

宫晚儿闻言怒气横生,直直的瞪着宫智博。

“你听到他们是怎么议论我的了?宫智博,你是我亲舅舅,你在经济上无法帮助我们家渡过难关就算了,你就忍心这么眼看着你的亲外甥女受委屈,而不愿意出面做一句解释吗?”宫晚儿说着抬高了声音,略带些哭腔,但还是强忍住了涌上心头的酸楚。

“晚儿,话不能这么说,”宫智博点燃了一支雪茄,缓缓道,“那天你是被人救走了,陈总却受了伤。不过陈总大人有大量,他说只要你愿意回去嫁给他,他就不追究了,日后还会好好待你,但是你要是还这么死性不改,那他追究你的责任不说,对咱们家的生意也是极为不利啊。”

宫晚儿懒得再与他做过多计较,闷声不语。

“对了,那天救走你的人是谁?晚儿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现在的年轻人你也知道,杜洋不就是个教训吗,你呀,还是嫁给陈总安稳一些才好。”宫智博这一次没有给宫晚儿反驳的机会,“你这两天现在宿舍住着,回去准备准备,至于你和陈总的婚事,就这么定了,嫁与不嫁,都由不得你。”

宫智博语罢碰了碰宫晚儿,指着前面的豪华黑色轿跑说,“晚儿你看,那就是陈总的车,她的女儿也是跟你同校,也算是缘分吧。”

宫晚儿循声望去,豪车什么的她倒是没在意,不过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竟然看到陈俪彤笑着登上了那辆车,真是冤家路窄。

难道陈俪彤就是那个要强奸她的老头子的女儿?怪不得是父女呢,两个人都一副德行。宫晚儿冷笑一声。

“救我的人是谁我自然不会告诉你,不过舅舅你放心,我宫晚儿是不会随意听你的安排嫁人的。我妈妈要是泉下有知,知道了你做的这些事,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宫晚儿推开车门就要走,不过站在街旁稍微犹豫的一下。

走?她能去哪呢?

回头看了一眼车上得意的宫智博,宫晚儿甩甩头发,回了学校。

直到离开了宫智博的视线范围,此时校园里也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宫晚儿这才找了个长椅坐下慢慢咀嚼着刚才所听到和看到的一切。

愣了一会,宫晚儿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起身向外走去。

外面还是斜阳晚照,酒吧里便早已是热闹非凡,狂野的灯光与打碟声交织着,不断的冲击着人的视网膜与耳鼓。

舞池里的人疯狂的摆动着腰枝。

从前家教颇好的宫晚儿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宫家没落后,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这里了,就当是千杯烈酒求一醉吧。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