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作者伶点金的小说-唯一爱沈孤凡白无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29 14:36

新的一天,新的推荐,小编近日都给人推荐伶点金作者的书,特别是他笔下的人物沈孤凡白无双,非常逼真,一起来欣赏这本唯一爱欣赏吧:“叫我无双就可以了,老师。”见她忽然这样客气,和先前对待皮皮的挑衅态度截然不同,无双倒有些不好意思,她急忙点头笑笑,“对不起,刚才我说的太投入了,这是您的课啊,一腔愚见,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教授您原谅。”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唯一爱》在线阅读全文

唯一爱第16章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应该叫白无双,无双小姐,对吗?”洛宁主动与无双打招呼。

“叫我无双就可以了,老师。”见她忽然这样客气,和先前对待皮皮的挑衅态度截然不同,无双倒有些不好意思,她急忙点头笑笑,“对不起,刚才我说的太投入了,这是您的课啊,一腔愚见,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教授您原谅。”

“怎么会呢?”洛宁忽然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刚才的分析很精彩,我真的很希望能有许多像无双小姐这样思维敏捷,洞悉透彻的学生加入到心理学这个行业,因为我们这行就缺这样素质的人。后天周六,我的洛氏会心小组有一堂讨论人性论的课,希望届时能见到你的身影。”离开的时候,她还轻轻拍了拍无双的手,可不知是无双敏感过度还是怎地,那最后两下轻拍,倒像是半拍半抚了。

等洛宁走后,无双都还愣在那里,呆呆看着自己的手背,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洛宁指尖微凉的温度。

“哇撒,你听到没有,她当真邀请你去加入她的小组了,你好厉害啊,无双,看我没说错吧?不过,无双,你注意到没有,洛宁教授刚才拍你的手有三下。”

皮皮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无双耳边轰炸,令无双又想起洛宁最后拍她手背的那种奇怪感觉。

“怎么?”无双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上课转她的中指指环也是三下耶。”

“嗯?”

“什么嗯?”皮皮似乎为她的发现很兴奋,陶醉其中,小脸泛起两坨酡红,裂开嘴大笑:“ocd啊,给我一点反应?”

无双不明就理,“什么ocd?”

“算了,看在你刚接触神奇心理学的份上,我来揭晓答案吧:ocd就是强迫症,归属于神经症,是焦虑障碍的一种类型,目前国内是把神经症定义为一组非精神病性功能性障碍。有强迫思维、强迫性穷思竭虑、强迫性怀疑、强迫性观念对立,以及强迫行为。洛宁教授这种应当是强迫性行为,适当引导控制,结合认知行为治疗,会收到极大的效果,应该不会影响社会功能。”皮皮像颗热锅上跳动的豆子一般激动着,整张面孔萌动着青春的气息。

“皮皮,其实你也学得很好。”无双由衷地赞美。

“嘿嘿,哪里,我不过班门弄斧,我都上她的课大半年了,她都记不得我名字。”

无双敏锐地注意到皮皮脸上闪过一丝小失落,微一沉吟,“想不想这周六和我一起参加洛宁的课?”

“真的?”皮皮瞪大了眼睛。

“我或许可以试试看。为你,我的朋友。”

“哇撒,你真是个goodfriend。走,我请你喝冰汽水。”无双决定举手之劳的真诚答案,让皮皮幸福指数迅速飙高,不待分说,她拉起无双就朝校园附近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跑去。

一人一瓶健力宝下肚,一阵挽风吹拂着发丝,无双感受到异国都市里来之不易的放松与清爽。

可皮皮这妮子,似乎除了举止朋克风,夸张,还最擅长制造紧张气氛。

“哇,糟了糟了——”

她这一声大叫,差点没让无双被汽水呛住,仔细一看她那翻遍口袋的尴尬动作,无双就知道,迷糊到不带钱就提出请人喝汽水的,在无双的朋友当中,恐怕只有皮皮一位而已。

“怎么办?”皮皮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对手指。

“我……我也没带。”无双突然紧张得连嘴里的汽水都不敢咽下去了,因为太口渴的缘故,两个人在未结账前就喝了几口。出来的时候也因为担心沈孤凡又临时反对,她几乎是溜出来的,所以也没有带钱。

这叫那啥,还真是应了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于是这家24小时便利店结账柜台前就出现了两个满脸尴尬的女孩子,冲着人家老板异口同声道:“老板~”

便利店老板一脸毫无商量余地的表情,看着二位,指了指旁边用英、德文写的“概不赊欠”的牌子。

“我来吧。”当那个柔和的声音在身后出现的时候,正是无双无地自容到想钻地缝的时候。

声音的主人穿着一袭姜黄色长风衣,脸型瘦削,轮廓分明得如同雕塑维纳斯女神刚毅理智与柔美兼备,一头齐肩黑发,与她的素颜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唯独嘴唇涂抹着正红色的唇膏,唇角微扬又不张扬的格调,让她整个人有种魅惑心神的神韵。

“这是一个何等知性的女子。”她脸上那种淡然从容的微笑,是一种只有由内而外自信的人才会拥有,只看了那女人一眼,无双就在心底如是说。

“呃,谢谢您,只是……”无双不明白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怎么会主动请她和皮皮喝汽水?

“不必放在心上,就当是你刚才精彩回答的小鼓励。”丽玆冲她眨眨眼,睫毛长长的,若蜻蜓的蝉翼,轻盈地颤动。

“咦?你怎么会……你也是洛宁教授的学生吗?”无双心中狐疑,可这么漂亮的女人在同一间教室上课,她不可能完全没注意到的,“你叫什么名字?要怎样才能把钱还给你?”

“我们或许还会见面的。”她并没有回答无双的问题,那抹身影便轻盈地消失在便利店的门外,倏忽间一阵微风将她姜黄色的风衣衣摆轻轻扬起,挺拔的身姿,干练中透出潇洒来去的意味。

这个女人魅惑神秘的气息,若一袭暗夜的清风拂动着纱幔流苏,淡定从容的举止言谈,仿若将世间一切都看通透读了然了一般,这些都重新刷新了无双对女性“知性宜人”这个词的定义。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