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陈小武方菲菲的小说by善文君子《替身强少》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29 18:01

作者善文君子对于很多人可能还不太熟悉,他的作品替身强少可是最近非常火爆的男频小说,不看你肯定后悔,其主角是陈小武方菲菲,替身强少小说欣赏:“妈的,豹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我是叫你们来看场子的,不是叫你们来砸场子的,这下倒好,晚上没生意啦。要是被警察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关门整顿多久,每次都是我给你们擦屁股。”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替身强少》在线阅读全文

替身强少第12章 想不到的人

陈小武遁着这声音侧过头,昏暗的灯光忽闪忽暗的,看不清脸面,只是看到个矮胖的轮廓,不是很清楚。

那人一边叫嚷着,一边怒气冲冲的急走过来,身后还带着三三两两的人。

“妈的,豹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我是叫你们来看场子的,不是叫你们来砸场子的,这下倒好,晚上没生意啦。要是被警察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关门整顿多久,每次都是我给你们擦屁股。”

听这声音倒是有点耳熟,只是突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陈小武看着这胖影子慢慢隐现,心中有些狐疑。

“经理,不是我们惹事,是这吃霸王餐的家伙闹的。他喝酒吃东西不给钱就想跑,你说火不火大?”挨打的招待小弟依然捂着脸,这时候见经理出来了,像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更加的卖力演好可怜角色,带着哭腔诉苦。

而一旁的黄毛见管事的来了,赶紧帮腔道:“是啊大哥,这人吃霸王餐不给钱就算了,居然还敢打人,而且还把咱们西区的‘鬼爷’陈小武给搬出来吓唬咱,我们几个本想把他抓了大卸八块,没想到把您给惊动了。没关系大哥,您在一旁欣赏,我马上让这小子过来钻裤裆子玩。”

“我能不出来么?正和俩个妞儿玩的开心,外头的动静我在里头都听得见,牛的比音箱都大声。”

痛骂了手下一阵,胖子这才回过头朝陈小武扫了两眼,哼道:“听说你把‘鬼爷’陈小武搬出来吓唬人了?呵呵,小子,谁不知道在西区陈小武是什么人?你想拉点关系然后白吃白喝啊!这招用在咱这你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知道为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这矮胖子仰起头,双手叉腰显得很是得意。

身旁的黄毛见势赶紧上前腆着笑脸,在胖子胸前竖起大拇指,面朝陈小武笑道:“咱大哥当年可是陈小武最得力的属下,堪称心腹,识相的就赶紧过来给大哥磕几个响头,顺便给我钻个裤裆,说不定爷今天心情好就放了你。”

陈小武冷笑了声,心道这些人到底哪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该不会是打着我的名号出来败坏我名声的吧。

“我说你小子哪来的?是跟哪个做事的?也不打听打听我这是谁的地盘,敢来这里白吃白喝,当我是红十字会啊?”

越听越耳熟,但霓虹的灯光依然让他看的不是很清楚,只好先应声道:“我没跟哪个,一直替自己做事。”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呢?”胖子自言自语的轻声嘟囔。随即又大声说道:“没跟大哥?那就是个野草咯,哈哈哈……一根野草也敢来我这吃白食,好,有胆色。不过,你这是茅房里打灯笼——找死!”

“呵呵,找不找死的先别说,不过,咱们要把事情讲清楚了,免得等下动起手来说我没理。我是点了些零食和酒,但没动过,今天兜里没现金不方便,所以就退了。可你这这店员小弟居然硬是要我付钱,还找人弄我,我想问问,这酒吧啥时候改了规矩?我可是常客,从来就没听说过没喝的酒要钱,你可别唬我!”

那胖子听完“咦”了一声,随即顿了顿,低头思量了片刻,轻声道:“这声音真的很像……但不可能啊?他不是在牢里么?”言毕朝身后远处扬了扬手,高声道:“给我把灯打开,全都打开。”

“啪嗒”几声,顶上刺眼的灯光俯照下来,整个酒吧顿时一片亮堂堂的。陈小武眯了眯眼,用手遮了下额头,定睛一看对方的脸,吃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在陈小武惊愕的同时,那胖子也是吃惊不已,瞪圆了眼珠子结巴道:“小……小……小武哥!?你怎么会在这?”

这胖子不是别人,正是跟着陈小武混的小弟——阿宝!!!

想当初,这家伙是个好手,办事利索,脑子灵活,在菜市场做生意的时候没少帮陈小武拉客。他本名叫周祥宝,熟息的人都叫他阿宝,叫着叫着反倒把他的真名给忘了。

“阿宝?你……你是这里的经理?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变得这么胖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啊!!”

“小武哥……你真的是小武哥?”周祥宝喜极而泣,用袖子拭了下泪颊,上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激动道:“小武哥,我们可被人害惨啦,呜呜呜……”

陈小武见他这样,心见尤怜,鼻子一酸差点也滚下泪珠儿。这可是跟着他一起闯荡江湖的兄弟,铁打的男儿,他哭成这样一定有极深的缘由。

“阿宝,别哭,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呀。”

见陈小武急成这样,周祥宝赶紧收了眼泪,抹了一把,朝左右望了望,拉住他的手低声道:“小武哥,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去里头讲。”

“嗯。”

陈小武点点头,正要跟着他进去,无意中瞥了一眼杵在四周的黄毛几人,顿时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面对他们笑眯眯的说道:“阿宝,你现在真是好本事啊,小弟们一个个都这么能搞,生意想不火都难啊。”

他这话就像根鞭子一样,狠狠地抽打在本就战战兢兢的几人脸上。

方才,黄毛见周祥宝出来,愈加的不把陈小武放在眼里,没想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居然叫对方小武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眼前这人极有可能就是陈小武本人。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呃……小武哥,这都是误会哈。”周祥宝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赶紧赔笑道:“这家伙叫豹子,跟我混了段时间,手脚算勤快,平时挺识相的一个人,你就当他是个屁,放了吧。”

“是啊是啊小武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认识您。而且不知道您打听的阿宝就是大哥啊,不然打死我也不敢干这种事。”

黄毛慌张的连连点头,眼睛直往地上看,不敢正眼瞧着陈小武。

“不敢?我看你是很敢啊。刚才不是要我交出四万块钱么?还要我钻裤裆子,我看我还是先把裤裆子钻完再说吧,不然今晚出不了这个酒店啊。”

说着,陈小武就弯下腰,装作要钻的样子。

这可让黄毛他们吓的不轻,要真钻下来那还得了,自己这小命还要不要了?他赶紧向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拱手哭道:“小武哥,您大人有大量,我真的是……都……都是这小子惹的祸。”

黄毛一怒,用力将招待小弟往身旁一扯,一巴掌摔了过去,直把他另外一边的脸也打了个红肿。

招待小弟本来脸就疼,现在另外一边也肿了,活像个西红柿。但能有什么办法,本来就是自己不对,而现在又面对着经理的老大,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小武哥,说起来也怪我,因为最近事儿太多了,平日里又疏于管教,这些人为了赚钱便无法无天起来,你放心,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周祥宝苦笑了下,一转脸,朝黄毛他们喝道:“还不快过来跟小武哥道歉,瞧瞧你们做的事,我都觉得脸红。”

几人面面相视了下,赶紧走过来,弓着背,战战兢兢的低头道:“小……小武哥,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怪我们鬼迷心窍,我们该死,我们该死。”

说着,黄毛连连甩了自己几巴掌,嘴角下咧着像似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杵在那瑟瑟发抖。

见他们确实有悔过之意,陈小武叹了口气,道:“你们跟着阿宝做事就应当明白,我陈小武打小就练摊,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呃……当然……”

他挠了挠头发,呵呵一笑,“有时候是会用些手段,但只针对那些恶意抢我生意的人。所以,你们要想继续跟着我们做事,就绝对不能再做这样卑鄙无耻的事了,知道了没?”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小武哥。”

几人赶紧将头点的跟啄木鸟一般,连连称是。

“行了,你们下去吧。”陈小武大手一挥,几人狼狈地爬起来连声道谢,并拍着胸膛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干活好好做人等等。

“点点头,陈小武这才跟着周祥宝朝内部员工室走去。

黄毛几个见他们走了,顿时松了口气,像是压在头上的巨石落下,连小腿都泄了气,晃晃悠悠的踉跄两下,差点栽倒在地。

“豹子,你们几个跟下面的人说一声,今晚的事绝对不能传出去,谁传了我开除谁。”

刚站稳,就听见周祥宝在门缝那探出头大声喊起来。黄毛以为又是找他麻烦的,差点没尿裤子。等听清楚了便赶紧转身大声应和着:“放心吧大哥,我会安排妥当的。”随即用手臂拭了下额间的冷汗。

几个小弟见他这幅摸样,不禁浑身一抖,打了个冷颤,心说这老大的老大的老大来了,以后恐怕得收敛点,不能太随心所欲,不然可吃不了兜着走。

内部员工室内,周祥宝关上门,然后拉着陈小武的手坐在沙发上,神情激动又疑惑的说道:“小武哥,你不是被判了十年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这个……一言难尽,总之是走了狗?屎运,有贵人相助,但到现在我自己还没怎么弄明白呢,等以后再跟你说。”

“无所谓啦,反正你现在出来了,以后我们兄弟又可以大干一场啦,哈哈哈……”

陈小武的神色有些凝重,他深深吁了口气,侧过头,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阿宝,虽然我出来了,但就目前的情况看,还不太方便抛头露面,我出来是有代价的,暂时不能跟你一起拼,所以这段期间要辛苦你了。”

“嗨,跟我还客气啥,你放心,我等你。”

这话让陈小武很是感动,不愧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在明知道十年的期限里依然可以坚守,绝不辜负当初那份誓言。

陈小武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充满了感激。但这时,笑呵呵的周祥宝忽然沉了下来,他顿了一会儿,微蹙眉头的朝陈小武抿了抿嘴,说:“小武哥,是我对不起你,当初在菜市场找麻烦的那人本是我错手将他重伤的,可你……你为什么要顶替我坐牢呀?小武哥,我……我……”

回想往事,周祥宝止不住眼眶中泛出点点泪光,吞下了已经升到喉头上的哽咽。

陈小武呵呵一笑,抓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诶,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这哪像我陈小武的兄弟。快别说了,事情都过去了,我这不毫发无伤的出来了么?”

他云淡风轻的说了一通,就像压根就没这回事一般,这让周祥宝心里更加的不好受。“幸好你出来了,不然我这心里非愧疚一辈子不可啊。”

“别说这些了,对了,你快说说你是怎么当上这的经理的?还有,你说我们被人害苦了是什么意思?”

周祥宝抽泣了一会儿,拭了拭眼角,红着眼睛道:“小武哥,你不觉的菜市场这事有蹊跷么?”

“蹊跷?”陈小武愣愣的看着周祥宝,预感到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