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你欲说还休苏倾年顾希免费阅读章节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6:04

这本叫做《爱你欲说还休》的小说,是由iPhone酱著写的爱情小说,主要是围绕苏倾年顾希之间的经历,而他们的故事又有着怎样的吸引人的地方呢,来本站阅读这本小说解开你的疑惑吧。爱你,欲说还休19.苏倾年让人很心塞。天色黑沉沉的,风雪依旧,城市的霓虹彩灯依次的亮着,这个城市渐渐的进入了夜生活,歌舞升平。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你,欲说还休》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欲说还休19.苏倾年让人很心塞

我看着外面的繁荣景象,还有鼻尖来自身边浓烈的男人气息,这几日来竟第一次感到心安,那种涌入心间的踏实感……还有愉悦感。

苏倾年利用导航找了一家中档的饭店,我和他随意吃了一些打发了晚饭,就开车回公寓了。

在大门的时候,苏倾年刷着卡,我微微低着头不想被认出来。

老大爷眼神一直都不好,也没有看见我,伸手对苏倾年递了一个盒子说:“苏先生,有你的快递。”

苏倾年嗯了一声道谢,将盒子扔到我身上,然后将车开进停车库。

他将所有的东西都扔到我身上,也没有说帮我拿一下。

我拿着大包小包艰难的进了电梯,视线看见他手上拿着一个盒子。

我偷偷瞄了一眼,地址是北京。

发件人是苏锦云。

苏……应该是家人。

苏倾年走在前面,伸出手按了指纹,门立马被打开。

难怪他把钥匙给我了,他根本就用不上钥匙,就是废铁一个。

苏倾年几步就进了自己的卧室,招呼都不打一个!

我将这些东西搬到自己的房间,也是累的不行。

看来还是要好好的锻炼身体。

我将这些衣服全部取了出来,看时间还早,就去外面的洗衣间,将衣服扔在洗衣机里,搅了起来。

又回房间将内衣里裤全部手洗了一遍,想晾到阳台上去……

但也只是想想就挂在了洗手间里。

忽而和一个不是很熟悉的陌生男人住在一块,我多少会觉得不方便。

我背上的淤青好了许多,额头上的伤也已经落疤了,只有一个淡淡的印子,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会消失。

我在洗手间泡热水澡,忽而卧室外面的门被打开,苏倾年淡淡的声音传来问:“顾希,你在做什么?”

我一惊,连忙阻止他说:“你别进来,我在洗澡。”

“又不是没看过你身体,就那点货。”他略带打趣说:“恐怕你不是在洗澡,而是要洗房了。”

他说话真不让我爱听,我这点货这么了?我觉得很合适啊!

我匆匆的穿好衣服,用毛巾包住头发,出去问他:“怎么了?”

苏倾年视线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眸光里有着好看的色彩,随即轻轻的收回目光说:“你自己出去看一看。”

他不说就不说,我自己出去看就是,我出去这才发现自己闯了祸。

刚刚洗衣服忘了关水管,流了整间屋子都是,我连忙跑到洗衣机房去,水管已经被关上了。

我转过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苏倾年说:“是我不小心了。”

“嗯。”他轻笑,看好戏说:“我倒没什么,流了这么久,等会楼下的邻居会来找你的麻烦。”

听闻这个,我脸色苍白的连忙拿过拖把拖地,这事的确是麻烦。

以前赵郅也做过这样的事,那时候还没有结婚是在外面租的房子。

赵郅洗衣服忘了关水管,底下的邻居找上门,语气一点都不好,凶神恶煞的。

我和赵郅赔了很多笑脸,他们见我们气势弱,又骂骂咧咧半天才离去。

那时候我和赵郅一无所有,活的的确有些小心翼翼,畏头畏尾。

等我将房间里的水拖干之后,有些疲惫的倒在沙发上休息。

额头上全是汗水,身上也有些热热的感觉,刚洗过澡的白费了。

苏倾年嘴里叼着一瓶牛奶,全程都是观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时不时的甩我两个眼神,监督我。

刚坐在沙发上没有十分钟,外面的门就被敲响了,声音还不算小。

我猛的抬头看着苏倾年,眼睛焦急的看着他,无声的问他,该怎么办?

他不为所动,吩咐我去开门。

我起身有些紧张问他道:“万一是底下的邻居怎么办?”

苏倾年镇定说:“嗯,我在这座城市没有认识的人,不会是朋友。”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我有些慌乱的去开门,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儒雅妇人和一个光头的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

一看只有他们两个人,我心就放松了许多,客气问:“有什么事吗?”

光头男孩脾气有些暴躁,他瞪着我说:“你说什么事?我在房间里弹琴,天花板上突然蹦出水花来,刚好啪的一声滴在我脑门上,你说有什么事?”

洗衣房下是他的房间,也刚好啪的一声滴在他脑门上,那他运气真不好。

他说话声音很大,我也很抱歉的真诚说:“对不起,这事是我的不对,下次我会注意的。”

本来这事就是我的不对,道歉并没有什么的。

光头男孩不依不饶说:“你个女人说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他一个二十岁的小子喊我一个女人,一点都不尊重人,没有礼貌。

我脸色瞬间不好,听出点门道,问:“那你想怎么解决?”

一旁的妇人一直没有说话,我回头看了眼苏倾年,他正从沙发上起身,步伐平稳的往这边来。

“赔钱!”

苏倾年淡漠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问:“多少钱?”

“五百块!”

光头男孩看了眼突然显身的苏倾年,有些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住,但还是开口要价。

“哦?”苏倾年语气不轻不重的说道:“顾希,你去将水管打开,开个一个月,看他们一共需要我们赔多少钱。”

开个一个月,那楼下的邻居还需要住人吗?

他又腹黑的加了一句:“明天我去找人打个洞,流多少水你告诉我,钱我都照给,你看这样可以吗?”

苏倾年说话,总是很绝。

没有一点段位的,都招架不住。

光头男孩语塞,我想他现在应该也觉得心塞,一旁的妇人也终于开口说话:“你是刚搬来的业主?我儿子说话没个把门,这事是你们的不对,你们道歉就行了,还有下次的话我们就投诉你们。”

“刚刚顾希不是已经道歉了吗?既然你儿子说话没个普,那你站了半天看热闹,这事算什么?”

苏倾年说话让人很心塞。

戳破的很厉害。

这种话邻里邻居都是话里交锋,但是都不戳破的,我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觉得解气也觉得好笑。

妇人被这么一堵,脸色气的发白说:“你说话注意一点,等会我们就投诉,小飞我们先走。”

小飞应该就是那个光头男孩。

等他们离开后,我关上门问苏倾年说:“等会他们投诉怎么办?”

苏倾年坐回沙发上,无所谓说道:“不怎么办。”

“物管会不会教育我们?”

“顾希以后你遇到这事,第一次可以好生道歉,但第二次就没必要放下自己的自尊贴着脸去求原谅。”苏倾年拿起桌上的报纸,抿了抿唇说:“这事让他们去闹,物管找来这事就好解决了,没有必要去受他们的气。”

苏倾年说这话很认真,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么久以来——

苏倾年都是在教我怎么去处事,怎么才能不受别人的欺负。

用他自己的思维。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