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阴婚鬼话》(郑仁马潇潇)小说阅读by泼泼

发布时间:2018-11-30 14:31

已完结小说阴婚鬼话是著名作家泼泼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郑仁马潇潇,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灵异小说阴婚鬼话精选篇章:我对着张倩倩好一阵劝说,动之以理,威之以胁,她现在是可以害怕不来,但是要是时间过了,今晚我不能将许萍它们的事情解决了,等到它们缓过劲来,到时候她可就危险了。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阴婚鬼话》在线阅读全文

阴婚鬼话第19章 导灵通阴

让张倩倩,将那只小黑狗给带过来,用它的嗅觉,来找那跟浸染过黑狗血的绳子,那就应该会容易上许多。

一在电话里头听到我出的这么个注意,张倩倩登时气的直接拒绝,说是她害怕,这大晚上的,她可不敢一个人来学校。

对于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没办法,我现在时间浪费不起,越晚,到时候想要找到许萍它们的阴灵的可能性就越小。

我对着张倩倩好一阵劝说,动之以理,威之以胁,她现在是可以害怕不来,但是要是时间过了,今晚我不能将许萍它们的事情解决了,等到它们缓过劲来,到时候她可就危险了。

这话,我当时真不是随便的开玩笑的,只看许萍现在变成阴灵的那浓重恨意,等它回复了过来,张倩倩绝对好不了,那门神一时有用,但是不能一直的保着她的安全。

手机那边,犹豫一阵,张倩倩可能是在心里思考着安全问题,最后,还是在电话那端答应了下来,说她会带小黑过来,不过,作为担保,她让我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

对于这点,我自然是点头答应,毕竟,在我这会想来,两个阴灵都是已经被黑绳给绑住,威胁性大大的减少,这会,只要是能够趁早的将他们给找到,应该问题不大。

应该,这个词,成了我之后,最为讨厌的一个词语,很多事情,就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大概,应该,越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越有可能会出现问题。

跟着张倩倩约定好之后,我继续的顺着下一层的教室继续的寻找,仍然没有什么发现,那两个家伙,似乎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变得狡猾了,藏起来怎么也找不到。

就这样的又磨蹭了二十分钟快半小时,我又接到了张倩倩的电话,说是她已经到了,让我去学校后门等一下,她翻墙进来。

我当时就去后门等着,没过一会,就听到了院墙外面的张倩倩的声音,她先将小黑从铁门缝里塞了进来,然后自己才从上面爬了下来,而这一会,我才注意到,除了张倩倩之外,还有着两人。

是李亨和许瑶,见到他们也纷纷的从外面进来,我还惊讶了好一会,然后李亨红着脸在旁边解释,说是许瑶在医院照顾他,有点晚了,他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回来,所以送她回学校来的。

照顾会照顾到这么晚,我信了才是有问题了,下午的时候,许瑶还在着学校呢,再说,李亨这就是一时的有点虚而已,哪里需要她天天的去照顾了。

在我八卦好奇心十足的询问下,李亨不好意思的在旁边表示,说是他今天约着许瑶出去看了电影,所以回来的有点的晚了。

我听的心里暗笑,李亨对着许瑶有意思这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暗地里追求了那么多年,暗示了不知道多少次,虽然是都没有被同意。

许瑶见着我跟李亨在旁边窃窃私语的,反问着我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逛着,张倩倩她不住校的,怎么又会在学校里。

对于许瑶这个问题,我一时还真回答不出来,不好解释,我推了李亨两下,让着他来帮我找个理由,可是李亨对着许瑶就没了脾气,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越想越乱,我也是懒的去想理由解释,就随口的扯了一句,说着你们是干嘛,我们就是干嘛了,时间紧迫,我抱起地上的小黑,就拿着那曾经装着那染血黑绳的袋子,让它来闻着气味。

小黑狗也确实很有灵性,鼻子对着袋子嗅了几下,眼睛大大的睁着看了我两眼,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意思,摇晃了两下尾巴,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路边跑边嗅。

我连忙的在后面的跟了上去,张倩倩一下跟了上来,李亨跟着许瑶看我们这样子,一时不清楚怎么回事,也跟了上来。

四人跟着一只小黑狗,就这么的跑到了教学楼内,巧了,小黑步子跑跑停停的,还就是正好的往着我们的那栋楼跑去,我心里有点嘀咕,刚才一层下来我都看过了,也没有发现啊。

就这么跑到楼道口,我想了下,觉得这么上去有点危险,就让张倩倩他们三个在楼下等着,这样计划,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张倩倩跟许瑶两个都是女的,本来阴气就是相对较弱一些,而李亨酒更不用说了,上次刚被上身过,现在阳气也是微弱的狠,要是这么的找上去的话,还不定谁先遭殃呢。

可是张倩倩对这个提议却是并不同意,看着我跑上去,也是跟着跑了上来,这大晚上,她也是不敢就这么的呆着,却是觉得跟我一起上去要安全一点。

李亨看着我那样子,估计也是有点回过味来,我这大晚上的还往教学楼里跑,肯定是为了那档子的事情,心里暗暗发虚,刚被上身,这次却是不敢随便掺和了。

听到我说让他在外面等着,他心里也是觉得这样靠谱点,就劝着有点怀疑的许瑶先在外面的等着,说我们就是上去拿点东西,很快就下来。

小黑顺着味道,一直找到了四楼,然后,中间停了两次,好像是判断气味,然后,又一直的往前,方向,正是我们的教室方向。

心里有点打鼓,我在想这靠不靠谱啊,许萍它们的阴灵不会这么聪明,竟然还知道着来玩这一趟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吧。

虽然不确定,但是这会我也是只能跟着小黑往前找着,在走过我们班教室的时候,张倩倩虽然害怕,却是仍然的将心里好奇的探头一看,然后,就是一声惊叫,说教室里面有鬼。

我忙转头一看,果然,一个淡淡的阴影,正在讲台上晃悠,我当时一个没注意,差点漏过去,定神一看,这阴灵的身体很虚弱,却正是侯老师。

嘴里发苦,一晚上的事情太乱,我将侯老师的这事情都差点给忘了,学校里,可是不只是死了两个人,而是三个人啊。

安慰了张倩倩两句,我告诉她不用害怕,侯老师现在只是普通的阴灵,它才死不久,连着神智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不会伤人的。

侯老师的阴灵在讲台上绕了几步,似乎还以为是身前给同学们上课一样,然后,又是往教室下面飘了几下,身体前探,做出一个闻的味道,好像是在嗅着教室里那残留的檀香味道。

我明白了,侯老师是被我那香味引出来的,此时它正是属于刚成阴灵不久,神智不醒,还没有意识到着自己已经死了,浑浑噩噩,也即是是我们正常时候所说的那种幽魂。

现在,城市里已经慢慢的实行起了火葬,这种事情,也是在慢慢的减少,在乡下,有时候亲人在停灵之后,会祭拜几天,而有时候,当时辰变阴时,一些老人小孩或者阴气较为薄弱之人,就会看到死者。

它们跟着平时一样,出现在生前常出没的地方,散步,聊天,这场景说起来吓人,但是并没有什么危险,它们还没有习惯自身已死的身份,还保留人类时残留的本能。

看着侯老师那阴灵的样子,我也是有点不忍,说起来,这事情,侯老师完全就是不走运,如果他当晚不来巡楼的话,也是不会出现这事情。

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当晚到底是谁害死的侯老师,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想要我想要导阴的心思,侯老师已经死的够冤了,这一会,能帮着他一把,就帮一下吧。

我走进教室,再次的点起白烛,嘴里念起侯老师的名字,以及一段的祭奠话语,然后点起檀香,分成三前一后的方式摆放,对着侯老师进行祭拜。

三香拜神四拜鬼,一直以来大家平时上香的话,对于神佛的上香都是三根,这其中又是有要求的,祭鬼香又有要求,需要三前一后的特定位置。

而在这上鬼香之时,则是需要祷念祭拜者的名讳,不然,就是拜的野香,祭奠的野鬼,即是没有名头,很有可能被其他的孤魂野鬼所抢夺,而同时,这个祭拜,也是有着一个点醒的作用在其中。

初变的阴灵,意识都是在浑噩之中,对于这些祭拜的檀香,会有本能上的需要,侯老师阴灵本能的漂了上来,一脸享受的吸着檀香的香味。

一直等到四香烧尽,我又是再次的点燃了四根,而这次,我却是不再的唤阴灵的名字,而是跟着他说起,他已经身死了的现实,这过程,为之醒灵。

‘香火供奉去其怨,点穿身死化尘缘,三烛四香冥钱引,前尘看穿导阴间。’

四局白话,这也是黑婆婆所说的,阴媒的入行口诀,一定要时刻谨记,不能遗忘,人敬阴三分,阴让人七分,许多事情,能够和平了事,那都自然最好,许萍那样的怨灵,总是少数的。

我将一段醒灵的话语来回说了数遍,侯老师迷茫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清澈起来,它似乎是回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身上微微的怨气也是散去,醒灵的步骤,算是顺利完成。

侯老师严格算来,也是属于横死之类,好在,这次我算是将其阴灵发现的早,在其横生怨气之前就对其祭拜醒灵,不然,时间久了,又是一场麻烦。

我从原先准备的包里,拿出了用镶金边纸坐成的纸船,念着侯老师的名字,放在火里面烧了,船渡阴司,然后,是给他烧上通关买路财,用以通阴司关节。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