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封希瑞苏雨馨的小说by无争《屈辱的身体交易》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0:00

屈辱的身体交易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封希瑞苏雨馨,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下腹还是隐隐的疼,我上了厕所,然后发现衣服上竟然有血,我吓了一跳,立即回到了卧室里,看到时间才晚上九点。我路过大厅的时候,看着爸妈紧闭的房门,知道他们已经睡了,我不想打扰他们,就一个人出去了,然后出去在外面打了个车,去了医院。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屈辱的身体交易》在线阅读全文

屈辱的身体交易第26章 外面那个年轻人是谁啊

“我是高贵的?”我因为徐东骏的话笑了起来,“我这么落寞,哪里称得上是高贵。”

“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高贵的,永远都是。”徐东骏看着我,很是认真的

说。

我有些愣,就那么看着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休息之后,徐东骏重新开车,一路上我们之间没有再说什么话。

回到A城之后,我先去了我爸妈那里,也不知道我哥怎么和我爸妈说的,我妈一个劲的数落

我,后来看到徐东骏也在,也不敢在外人面前说什么,就没怎么说我。

我妈把我拉到卫生间里,对我郑重的说:“雨馨啊,这女人要是离了婚,身价就掉的很快

了。”

我妈其实挺好的,就是碎嘴,经常爱唠叨,我说:“妈,你别说了,我爸还病着,你就不能

少说两句。”

“外面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他在追你吗?”我妈好奇的问我。

“妈,你别乱说,他是我同学,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我怕我妈到时候又乱说,我已

经聚聚了徐东骏,到时候再闹出误会就不好了。

我妈根本就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出去后就和徐东骏聊得很愉快,大概是怕我一直嫁不出

去,担心我,我出去的时候就听到我妈拉着徐东骏的手,说:“雨馨刚才还说你们没关系,净瞎

说,喜欢也行啊。”

“妈!”我大声吼了一声,生气的看着她,“你别乱说了!”

我妈不承认,还笑着说:“我哪里乱说了?刚才是东骏自己说的,雨馨啊,是你乱说。”

“徐东骏,谢谢你送我回来,本来想请你在我家吃饭的,不过这种情况看来你也没办法留下

来吃饭了,我送你出去吧。”说完,我就推着徐东骏往外走。

我刚把他推出门外,徐东骏就拉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攥着,很开心很激动的对我说:“雨

馨,我很开心,刚才阿姨说很喜欢我,她对我的印象很好。”

我不由皱起眉冷声道:“是,我妈很喜欢你,他可能是因为我爸病了,所以有些寂寞了,如

果你愿你,我可以成全你们。”

徐东骏被我激怒了,他拧起眉,有些生气对我说:“雨馨,你一定要这么扭曲我喜欢你这个

事实吗?”

“徐东骏,我本来不想说太难听的话,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怀那个男人的孩子吗?”我怕

直直的看着徐东骏,认真的说:“因为我爱他,就算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会生下这个孩

子。”

“我知道了,”徐东骏很是失望的松开我,整个人都很低落,苦笑了一声,“雨馨,你还是像

以前一样绝情。”

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但我还是解释道:“徐东骏,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如果我以前做

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我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向来喜欢果断的处理,绝对不拖泥带水,快刀斩乱麻。

我看着徐东骏离开,然后才转身回去家里,一进门,我妈就对我骂了起来,说我不孝,说

我离婚也不和她商量,自己做决定。

我坐了很长时间的车,现在身上和脑子都很累,我不想和她多说,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很小,放着不少的杂乱的东西。

我躺下睡觉,很快闭上眼睛,浑身都难受,难以呼吸,感觉小腹有些隐隐的疼。

我脑子顿时间乱糟糟的,坐起来,头晕的让我觉得恶心,出了一身的汗,我还是忍着不舒

服下了床,去卫生间,但是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因为根本没吃什么东西。

下腹还是隐隐的疼,我上了厕所,然后发现衣服上竟然有血,我吓了一跳,立即回到了卧

室里,看到时间才晚上九点。

我路过大厅的时候,看着爸妈紧闭的房门,知道他们已经睡了,我不想打扰他们,就一个

人出去了,然后出去在外面打了个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我挂好,然后按照医说的做了检查,然后拿着结果去找医生,我问医生是什么

意思,医生说疑似停胎,我问是什么意思。

医生问了我的一些情况之后,下了一个结论:稽留流产。

我不是很明白,问医生:“医生,稽留流产是什么意思?”

“按照你的周期,现在孩子应该有元胎的胎心搏动和胚芽,你看你,什么都没有,有可能是

这一胎不是很好,所以停止生长了。”医生耐心的和我解释,我听的不是很明白。

“还能保住吗?”我心里慌了,我想保住这个孩子,这是我和封希瑞之间唯一的联系饿了,

如果连孩子都保不住,我会恨我自己。

“保胎已经没有意义了,苏女士,我们国家提倡优生优育,这个孩子是有问题的,或许你和

你老公好好的保养一下身体,下一胎会好些。”医生面无表情的对我说。

我痛苦不堪,坐在椅子上,眼泪忍不住留下来。

我只能怪我自己,怀孕后还一个劲的折腾自己,也没有一天是好心情的,怀孕的时候,孕

妇需要好的心情,而我却没有做到,也许是因为这样,这个孩子才没有保住。

医生将病历本交给我,“去交钱住院吧。”

我接过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出去,去交了钱,然后安排了床位,明天就会选择药物流

产,但是如果流不干净的话,会选择进一步的刮宫手术。

我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我还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就要失去她了,旁边床位上的女人也

是一样,孩子不小心掉了,她的老公正在照顾她,喂她喝粥。

我下了床,安静的走了出去,乘着电梯下楼,走到了停车场,位置很宽广,我抱住自己的

手臂,挡住了一些凉风,抬头看着一轮圆月,很远很大,是十五了吧。

良久,我收回视线,却忽然间看到封希瑞的身影,他竟然就在我的正前方。

我愕然的看了他两眼,连忙转身要离开他的视线。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