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最美就是我爱你席云寒苏樱漫小说第1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8:01

这本连载中小说最美就是我爱你讲述了主人公席云寒苏樱漫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雪涩的倾心巨作,最美就是我爱你精选篇章:席云寒白白的眼皮无力地耷了耷,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不想让那条疤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曾对她做过什么。不行,一定还有办法!胸中的烈火快要把他给焚烧了!“我不管,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你把那条疤痕去掉!”他英宇的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最美就是我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最美就是我爱你10 认定她是凶手

席云寒是从医生那里知道她醒了,步履匆匆的赶来,看她苍白瘦削的样子,他薄薄的唇张了好几次,却是一句问候、一句关切、一句道歉的话都说不出。

他来看她,这让她的心底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就洋溢起一抹欢喜,可是一想到监狱里那人说的话,一切都是席先生的意思,荡漾在心底的那点欢喜瞬间就碎如粉齑。

他的狠和恨,耗掉了她最后一丝不求回报、想要继续爱他的心力。

她逼迫自己不看他,不理他,假装他不存在。

他也不勉强,每天就只是站在病房门口看上几眼就走。

为了治好苏樱漫的脸,席云寒动用了所有的力量,遗憾的是,她的额头上还是留了一条疤。

那条像蚯蚓一样的疤痕盘横在她的额头,丑陋的很刺眼,刺的席云寒的心生生地疼。

每每看到那天丑陋的疤,她的心都隐隐地疼着,因为它让她想起他为了顾长乐而折磨她时的绝情样子。

他绝情的样子,很帅,也很寒。

“不是说不会留疤的么?”席云寒拽着医生的领口,凶神恶煞地质问着。

医生额头冒汗,惶惶不安道:“少奶奶额头上的伤口实在是太深了,又被毒蜂蜇到了,能把疤痕消成现在这样,我们真的是尽力了……”

真的尽力了……

席云寒白白的眼皮无力地耷了耷,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不想让那条疤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曾对她做过什么。

不行,一定还有办法!胸中的烈火快要把他给焚烧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你把那条疤痕去掉!”他英宇的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

其实,他怒医生,但怒的更多的是他自己。

“少爷,你就是把我这条命拿去我也消除不了那条疤啊,除非少奶奶愿意去做医美。”医生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医美?你确定?”席云寒暗沉的眸子里猛地燃起一抹星芒。

看着席云寒逼问医生的样子,顾长乐的心,狠狠地撕裂着,席云寒,你终究还是在乎了苏樱漫。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眼眶里的雾气凝结成珠,踩着限量版的高跟鞋,一身决绝地走开了。

席云寒来到病房的时候苏樱漫正要往外走。

“跟我走!”他拽着她手腕的瞬间,心头骤然一惊,她的手腕怎么这么细,细的好像只要他稍稍用力就能折断。

“你放开。”她面目寡然,语息漠然。

他明显感到了她对他的疏离。

他深深地凝了她一眼,“苏樱漫,我会帮你把额头上的疤痕给消掉的,你相信我。”

“那又怎样?你能把所有的疤痕都消掉么?”苏樱漫挣开他的手,撩起身上的衣服。

直到这一刻,他才看见,她的胸口,她的腹部,她的腿上,她的胳膊上,尽是斑斑点点的疤痕。

“……”他菲薄的唇微微一动,却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席云寒,就算你能把这所有的疤痕都消掉,你能把我心里的疤痕给消掉么?你能么?”她直直地凝着他的脸,乌黑的眸子如琉璃一样清冷,再无往日的温情。

他愣在那里,无言以对。

她冷幽幽地扫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苏樱漫将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然后从别墅搬了出来。

席云寒看着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的签字,星子一样的眸,暗了又暗,直接将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垃圾桶。

苏樱漫想开一家甜品店,遇到诸多困难,他暗中出手,让她顺利开业。

客人稀少,他就自掏腰包让陆明轩每天安排不同的人去买甜点,看着生意一点一点好起来,苏樱漫阴寒许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见她笑了,他也跟着笑了,只是他的这个笑,狠狠地灼伤了顾长乐。

顾长乐故意将席云寒跟苏樱漫离婚的事情告诉席老爷子,席老爷子气的血压直飙。

席老爷子将苏樱漫和席云寒都叫到老宅。

“爷爷,我想好了,我要跟席云寒离婚,对不起,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疼爱。”一向低眉垂眼的苏樱漫很是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

她的直接和坦荡,让席云寒心生慌张。

“我不同意!”席老爷子气的直拍桌子。

“爷爷,对不起,我真的下定决心了,如果您不同意,我就离开这里,去一个谁都找不到我的地方。”总是心有万般不舍,可是必须得了结了。

“爷爷……”

“你给我滚出去!”席云寒刚一开口,席老爷子就骂开了。

为了劝苏樱漫,席老爷子让苏樱漫扶着他去院子里走一走,席云寒在后面跟着,深秋的风一直吹,席老爷子不停地咳,席云寒就回了屋,想要给爷爷拿个外套。

席云寒刚一走,顾长乐就进来了,笑意盈盈道,“爷爷,我听说你身子这两天有点不适,我特意给你买了点补品!”

“长乐,我现在有事情跟樱漫说,你先回去吧!”席老爷子看都不看顾长乐,直接下了逐客令。

顾长乐眉眼一寒,在转身的时候故意抬手推了一下席老爷子。

席老爷子直直地朝前栽去。

“爷爷……”苏樱漫伸手就要去拽席老爷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爷爷!”席云寒扔掉手中的外套风一样跑来,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栽倒在地上,头,重重地摔在水池边上的石头上。

“爷爷,爷爷!”顾长乐假心假意地叫着,见席云寒过来,直接一头撞在席云寒的怀里,故作害怕地哭诉道:“云寒,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爷爷不舒服,就过来给爷爷送点补品,可是我刚一进来,就听到爷爷跟苏樱漫在争执着什么,我还来不及问一句,苏樱漫就伸手推了一下爷爷。”

席云寒推开顾长乐,蹲在地上,却不敢乱动席老爷子,只能一边打急救电话一边凤眸猩红地怒视着苏樱漫僵在半空中的手。

苏樱漫心魂一震,她知道,哪怕她什么都没有做,他都已经认定她是凶手了。

“少爷,我们已经尽力了,老爷能不能醒来,只能看天意了!”

席云寒握到关节泛白的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他只是回屋给爷爷拿个外套而已,就让爷爷陷入了危险之中。

他带恨离开,全然不顾手上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