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海星的心的小说-完美计划赵海张卿雪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09:37

赵海张卿雪的小说是完美计划,是海星的心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完美计划小说精彩阅读:说实话,我并不是很萌接受她这个称呼。可能在她看来,这是表达亲昵关系的方式。因为我知道,那个她曾经很爱的男人,她以前叫他大风。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完美计划》在线阅读全文

完美计划第11章 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

挑料子、裁剪。这件旗袍依旧是做给那个住在别墅女主人的。我离开两天后,她那里再次打来电话,对我的称呼,从你最开始的赵大哥、赵先生、赵裁缝,一直到那天的…大海。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萌接受她这个称呼。可能在她看来,这是表达亲昵关系的方式。因为我知道,那个她曾经很爱的男人,她以前叫他大风。

她应该是,在男人身上对大情有独钟。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电话中,她说已经和丈夫说好,每周让我做一件旗袍过去。因为她丈夫很喜欢。

这些对于我真的不是惊喜,我对一个女人下了心力的作品,那可是我的心血,怎能让那种喜欢上庸俗货色的男人不动心呢。

迟暮之后,很快夜幕降临,我点燃油灯。虽然我这里通电,不过爷爷临走前,对我嘱咐,在做完衣服后,夜晚续上一盏油灯,就是在给自己续魂。

有点迷信,之于我却是在疲累之后,躺在藤椅发呆的一点慰藉。

说这些的时候,我正就在藤椅上晃悠,看着月色,从很高的地方落在墙上,屋顶上,地面上,我的脚上。

万籁俱寂,只有老藤椅在吱呀吱呀发出苍老的响声。

做了这一行,孤独寂寞都要承受,不断寻欢才能让我支撑下去,要是不去和形形**的女人打交道,对于旗袍而言,做出来可能也就沉默了它原本属于女人独有的味道。

所以有的时候,我很恍惚,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女人,还是不过在为了帮我的旗袍续魂。

“先有爱霓裳,再有旗袍匠!”爱你所做的衣裳,才有养就一颗专属于你的匠心,是所谓匠心独具。不只是衣服,一切脱离了爱的东西,都会变得枯燥无味。

不过我现在觉得这句话挺傻的,这是我当时为了推销自己给编的话,我想过段时间要改掉了。

在院子里大睡一觉,一直睡到了天亮。

岛上的空气很潮湿,我醒来得时候,脸上像是做了一张面膜,一层雾水凝结在上面,眨眨眼,都是落下水珠来。

一般人这么睡肯定着凉,不过我却没事。

经常练功,我身体底子够硬,健身的都不一定比我状态好。

这座岛城是以国际旅游城市主题打造的,吸引了很多外国人。嗯,说到外国人,妞的味道我还没有尝过。不过这并非我没有那个能力,而是我始终坚持,唯有穿上我旗袍的女人才能让我心跳加速,而我也觉得外国妞穿旗袍,那是中西合璧很不成功的表现方式。

所以外国妞,对于我吸引力远远不够。

我走出裁缝铺子的时候,已经是清晨过去一会,看到很多人在跑步健身。

我嘴里咬着一个大馒头,走在一条经常走的道上。

……

红壁沙滩。

我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正好路过这里。”

“恩?”电话那头传来惊讶语气,又低声叹了口气。

“你现在是脱不开身,身边有男人?”叶莲那边没有说话,声音慵懒,我怀疑这小妮子,昨天是跟别的男人共度良宵。

看她那样,肯定也不能闲着。

“等着!”叶莲那里,却是马上挂断电话。

大约过去五分钟左右,那个时候,我正一个人漫步在红壁沙滩,这沙滩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我身后那一面跟海岸线一样绵长的红色石崖。不过这里,我很少过来,尽管比基尼什么的,沙滩美女什么的很多,不过都是不能吸引我过来。

海浪涌过来,拍打在我脚丫子上,很清凉凉的,这时候日出已经结束,海天尽头处,有着阳光留下的一条明晃晃的金线,帆船从那里经过。最近那里,举行了很多帆船大赛,据说是很多集团联合举办的。

正当我独自一人散步在沙滩上,有些孤寂,侧目一看,左边不远处,一女孩穿着白色衬衫,透过光线,可以看到她内衣,下身则是穿着……似乎是打底裤,脚踩着一双人字拖,头发散乱在风中凌乱,脸上挂着墨镜。

我是通过那张嘴,认出来者是叶莲的。她的嘴唇很厚实,那天我吻了很多遍,现在虽然没有涂抹什么口红,然而这样的女人嘴唇,诱惑力依然难挡。

“来的挺快的。”没想到,这小妮子,为了证明身边没男人,一点不捯饬就奔过来了,这样真诚,深得我心。

叶莲顶着墨镜,看向一片金光的海面:“谁叫你这么严格的。”

我笑了笑,然后绕到她身后,没有触碰,只是从她的视角,看向远海。

“为什么还会来?”叶莲还为着昨天的事,存有怨气。

我错过她的身体,走向一边去,“当时我真的没硬啊。”

听到如此流氓的话,叶莲那里竟是沉默,但紧接着,传来她人字拖哒哒哒的奔逐之声,我意识到有危险,一个错身,躲了过去。

“哎哟……”叶莲还真的是要袭击,小粉拳对着我就砸了过去,可惜扑了个空,人字拖又是弄得站不住,一下子栽了一个狗吃屎。

那画面,真是太美。

“你这女人,不打扮出来见客也就算了,居然还在我面前表演,这么不顾及形象的戏码。”我蹲在叶莲面前,伸出手,给她鼻子上沾上的沙子,刮了一鼻子。

那一刻,叶莲眼睛发红,张嘴就过来,咬住了我的手指。

疼痛来到的时候,我顺势手勾住她的细腰,然后力量带动,两人一时间翻滚在沙滩上,一直滚了好几圈。

“松口!”我瞪着她。

“哼!”叶莲还在死咬着。

不去理会她,我把脑袋下移,亲吻她的脖子,开始解她衬衣纽扣,吻她的酥软处……这些动作,逐渐让我感受到,咬住手指的力道,正在被化解。

唰!

抓住时机,我抽出手指,一个翻身,叶莲还在那里沉浸,恍惚间一切结束,让她赶紧起来整理衣服,独坐在沙滩上,捂着胸口。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叶莲问道。

我双手撑在沙滩上后仰,看着被阳光渲染成一片庹红的海面,“你不会是找我来玩玩那么简单吧,说吧,到底还有什么事?”

被我识破了,叶莲那里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根本不相信,她会主动邀约我,只是来这破沙滩玩一玩,八成还有别的目的。

“既然你看出来了,那么我直说好了,”叶莲整理好衣服,起身拍打**上的沙土,看向我这个方向,“你给我定制的旗袍,被我的一位朋友发现了。”

叶莲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有点不解,我做旗袍那可是光明正大,怎么到了她这小妮子嘴里,好像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发现了之后,她说,很喜欢,还说什么,用手去触摸布料,会有重逢什么旧友的感受。”

哎,说真的,我不用猜,也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会喜欢我的旗袍的女人,这些年来,已经不少。

不过这个女人,做出如此评价,除了识货之外,还蛮有特别见地。

之前爷爷就常在闲暇跟我说,每一件旗袍,其实就是一段故事,不同的人,能看到不一样的风采之处。

“所以呢?”我歪歪嘴,“她可是也跟你一样,需要免费款的?”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