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致夏与羁绊慕亦辰夏淼小说阅读-致夏与羁绊月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6:09

致夏与羁绊小说是著名作家月落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慕亦辰夏淼的故事,小说致夏与羁绊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慕亦辰眼神阴鸷:“真不知道凌铭轩为什么会看上你,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给自己的男人扣绿帽子,以前不是烈得跟白莲花似的吗?怎么,几天没碰过男人就想要了?想要你就说啊,我慕亦辰还能满足不了你?”看到夏淼红了的眼眶慕亦辰的火气更大:“夏淼你可真有意思,自己不知廉耻还不让别人开口,你还真想当了婊子还得立牌坊!”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致夏与羁绊》在线阅读全文

致夏与羁绊第16章 赴宴

第二天下午,小桃和其他三个仆人每人手捧着精致的衣裙、首饰、鞋子,走进了夏淼的卧室,“少奶奶,这是少爷为您准备的今晚赴宴要穿的衣服。”

“出去。”夏淼冷冷地开口。

“少夫人……”

“我说让你们出去!”她根本没有答应慕亦辰要参加,因此把东西连同仆人一同推了出去。

慕亦辰听到这边的动静便出来查看,只见夏淼正气急败坏地把仆人们往楼下赶,他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往下看,只见小桃被推得一个趔趄,她看到慕亦辰便为难地叫了一句“少爷”。

夏淼一听慕亦辰出来了,她顺着仆人们的目光往楼上看去,只见慕亦辰不辨喜怒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不怒而威。

“我说我不去慈善晚宴。”夏淼重申:“你昨天根本没有问我的意见,现在我告诉你告诉你,我不想去。”

慕亦辰挑眉看她,“我说过要问你的意见了吗?你是要我帮你换还是要仆人帮你换?”

夏淼气急,“慕亦辰,我说了我不想去!”

“是要我帮你还是让仆人帮你?”

夏淼怒视着慕亦辰:“你简直不可理喻!”

慕亦辰沉下了脸,“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要我帮你换还是要仆人帮你换?”

夏淼的小手紧紧的捏了起来,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与其被他占便宜,还不如乖乖任由小桃她们摆布。

想到这里,夏淼冲着慕亦辰冷哼了一声,气恼的将女仆重新拽进了房间,‘呯……’的一声,将门重重的带上,顺便上了锁。

在夏淼进门之前,慕亦辰好心出声提醒,“好好听话。”

夏淼闻言身体一顿,紧接着回头瞪了他一眼。

小桃率先把盒子里的晚礼服拿出来,其余三个人亦都过来帮忙。

夏淼面如死灰地任由她们四人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再把那件做工精良的晚礼服套上。小桃小心翼翼地帮夏淼拉拉链,其余几个人则细心地把晚礼服上所有细碎的褶皱抚平,把薄纱缕好。

而后,她们又让夏淼坐在化妆台前。

一个年老些的仆人站在夏淼跟前为她化妆,年纪最小的那个站在年老些的仆人身边帮她拿着化妆盒。

夏淼轻轻地闭上眼,任由那个仆人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她尽力放空自己,不断告诉自己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仿佛只有这样那份屈辱感才来得没有那么强烈。

好容易熬过了化妆,小桃又走到她身后为她盘头发,夏淼看着化妆台上那些种类繁多的卡子不由得皱眉,“随便挽个最简单的髻吧。”

“可是,少爷说……”

一听到慕亦辰的称呼,夏淼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这是我的头发,我说要挽最简单的髻难道都不行吗?”

小桃忙不迭地点头。

然后将夏淼的头发随便挽了挽,用卡子固定了一下。

最后,那个一直端着木制盒子的仆人走了过来,她在夏淼前面单膝着地,打开鞋盒,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双未开封的白手套,把白手套从袋子里取出来戴在手上,然后才小心地把那双镶有碎钻的鞋捧了出来,又帮夏淼穿在了脚上。

夏淼净身高就一米六三,穿上高跟鞋后身高直逼一米七,有了高跟鞋的衬托,更显得她的双腿修长,自然而然地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感。

这件冰蓝色的晚礼服分内外两层,内层的内裙刚刚盖过膝盖,勾勒出她笔直修长的小腿。内裙外面还拢着一层浅蓝色的薄纱,一直长及脚踝,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使得她的两条腿更显诱惑。

薄纱也不是简单的薄纱,上面还用银线绣出了朵朵白云,且绣白云的丝线的颜色还随着薄纱颜色的变化而变化。越往腰间云朵越密集,银线的颜色也越深。在腰间,亮度达到饱和。

银灰色的流苏腰带系在她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上,自有一股别样的风味。腰带的带尾随着夏淼的行动来回摆动,给她平添了一种可爱之风。

这件晚礼服采用了上紧下松的A字型轮廓的设计,松紧相结合得恰到好处,大开的一字领露出她纤细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一字领边上通过刺绣绣上的波浪形状的装饰不断向下延伸更使得人浮想联翩。

她细长白皙的脖子上只戴了一条配有宝蓝色宝石的锁骨链,耳垂上佩戴的也是镶了宝蓝色碎钻的同款耳钉,右手腕则是扣上了一条简单的白金手链。

没有繁重的首饰,没有大范围的修饰,只是简单地配了几件最普通的饰品,却起到了让人意犹未尽印象深刻的作用,竟让人惊艳得挪不开眼。

她的头发只是简单地挽了个结,有一小缕头发从她右颊散落下来,刚好垂及锁骨,透出一种慵懒的美感。

她皮肤本来就好,白皙是从肌底透出来的,还微微带点粉红。画过妆后她的五官更加深邃立体,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少夫人,您穿这件晚礼服实在太漂亮了,不信您到全身镜前看看。”然后几个仆人不由分说将她推置全身镜前。

不得不说,这是夏淼见过的最漂亮的晚礼服,简洁大方、灵动又不失儒雅,若是夏雪看到她穿着这件晚礼服,估计得嫉妒坏了。

想到这里夏淼不由得自嘲,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想着夏雪,再想想夏雪对自己做的一切,真是有够讽刺。

“很好看吧,少夫人?”身边的女仆开口。

夏淼看着全身镜里那个美丽又陌生的女人不由得叹了口气,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美则美矣,只是缺少了自由。

慕亦辰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他看到站在全身镜前的夏淼也不由得愣了一瞬,没想到这个女人打扮一下也是耐看的,怪不得凌铭轩会对她用情至深,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确实……很惊艳。

慕亦辰自诩见过不少美女,有身材比她好的,有五官比她精致的,有声音比她动听的,还有性格比她温顺的,却没有一个是如她一般坚毅的。

只是可惜,慕亦辰眼里流露出悲悯的神色,只是可惜夏淼遇人不淑,爹不疼娘不爱,还偏偏对一个无力保护她的男人死心塌地,否则她也不会落到他的手里。

夏淼也通过镜子打量站在她身后的慕亦辰,只见他穿了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脚上穿了一双意大利纯手工皮鞋。

他系了一条墨绿色的领带,整个人透露出来一股禁欲气息,他嘴唇微抿,目光漠然,夏淼甚至还看到了他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活动而微微颤动。

夏淼冷笑,越是禽兽的男人生怕暴露了自己禽兽的身份越衣冠楚楚,而慕亦辰就将这种本领练就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妖孽,只是这么妖孽的一副皮囊要长在慕亦辰身上,实在太过浪费。

夏淼生怕再与他再做些无谓的口舌之争,于是她拿上了包包,示意慕亦辰可以走了。

慕亦辰盯着夏淼露在外面的肩膀只觉得怪怪的。当初自己选这套晚礼服的时候的确是相中了这个大开的一字领,因为他相信这样可以帮助夏淼吸引更多的男人,而这些男人里当然也包括他最在意的凌铭轩。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果然不差,夏淼穿上这套晚礼服的效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好,可是他就是无端觉得不爽,就好像自己好容易种好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慕亦辰皱了皱眉,吩咐小桃,“去给少夫人拿件披肩过来。”

夏淼淡淡地开口,“我不要披肩。”

可是慕亦辰丝毫不理会她的叫嚣,只是语气平和地对小桃说:“去拿。”

待到小桃把披肩拿过来,慕亦辰直接把披肩搭在了夏淼裸露的肩膀上。

夏淼面色不善地把披肩拿下来:“我又不冷,为什么要穿披风?”这大热天的,也不怕热出绯子来。

一听这话,慕亦辰嘲讽地看着夏淼,“果然是个下贱女人,每天就只想着怎么勾引男人。前几天还装得好好的,怎么着,现在就装不下去了?”

慕亦辰一步又一步地靠近夏淼,逼得夏淼一步步后退,直到退到了墙上,再也无路可退。

慕亦辰眼神阴鸷:“真不知道凌铭轩为什么会看上你,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给自己的男人扣绿帽子,以前不是烈得跟白莲花似的吗?怎么,几天没碰过男人就想要了?想要你就说啊,我慕亦辰还能满足不了你?”看到夏淼红了的眼眶慕亦辰的火气更大:“夏淼你可真有意思,自己不知廉耻还不让别人开口,你还真想当了婊子还得立牌坊!”

夏淼被气得身体都在颤抖,她怒视着慕亦辰:“是,我不知廉耻,这世上只有你慕亦辰知道廉耻是怎么一回事!你连自己的奶奶都不放过,和方倩在一块滚床单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想想‘廉耻’这个词怎么写?你满嘴的道德廉耻,怎么,到了你自己身上这一切都不做数了?你凭什么……”

夏淼还未说完,就被慕亦辰的一个巴掌打懵了,右脸颊火辣辣地疼。

慕亦辰冷哼,“看来是我之前对你太好了,好到你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你不过是我买来的逗弄凌铭轩的宠物,我要你生你便生,我要你死你连说个‘不’的资格都没有,我劝你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容忍极限。”

慕亦辰那巴掌虽然只用了五成力,却还是打得夏淼眼冒金星,她右手捂住右脸,明明痛得想失声痛哭却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落下来。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