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厉诤言秦希月是男女主的小说-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旧梦已隔两江南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爱情小说,诗酒年华是该小说的作者,主要讲述了厉诤言、秦希月两人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精彩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八章 车祸突然来临:厉诤言现在满脑子都是秦希月对他撒谎的事情,他并没有回答秦希月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真的是你自己买的吗?”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八章 车祸突然来临

“哈哈,这再难的事情,都不可能没有我查不到的,也不看看我是谁。”文峰的语气充满了自豪感。

“别废话,快说,你到底查到了什么?”厉诤言现在一点都不想和文峰废话,直接吼道。

“行行行,我说还不行嘛,你那个新婚妻子啊,在陆家二少爷陆谦回国的第二天,就和人家见了面,听说她以前可是和陆谦在一起过,时间还不长,只是不知道最后因为什么原因而分手了。”

“好,很好……”

“喂,你就这几个字回我啊?诤言,我跟你说啊,这可是……”在文峰正准备抱怨的时候。

下一秒,厉诤言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他可不想被文峰给一直聒噪下去。

不过秦希月和陆谦的之间的事情,虽然他以前跟着顾初彤也有所耳闻。

但是现在听自己的好朋友再度提起,心底为什么会这么不是滋味呢?

尤其是在知道陆谦在那晚的商业聚会上,是为了秦希月才会来接近自己,他心底就隐隐有些害怕,害怕那个女人最后会跑掉。

他这是怎么了?

“秦希月,你现在最好祈祷你跟陆谦之间没有什么。”

车子再次被发动……

……

咖啡厅。

自从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陆谦而僵硬了之后,这还是秦希月和陆宁第一次如此的坦诚相待。

两人的谈话气氛有些沉默,彼此脸上都有着刚刚哭过的痕迹,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

陆宁从包里拿出纸巾,将脸上的泪痕给擦拭干净之后,才说道:“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先这样吧,我走了。”

“等等!”就在陆宁起身正要离开的时候,秦希月忽然叫住了她。

“这是阿谦上次落在我这里的外套,你拿去还给他吧!”秦希月把刚才带过来的袋子递到了陆宁手中。

陆宁犹豫了一会,才接过,只觉得手中的袋子似乎有千斤重。

没想到即使是秦希月现在已经结婚了,陆谦也还是忘不了她。

那自己呢?又要何时才能走进他心里?

秦希月在陆宁走后,还在位置上坐了大概十几分钟,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这熟悉的一切,尽管心里再怎么不舍,也该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就在她刚刚走出咖啡厅,就看见门口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如果不是车牌号一样,再加上车上坐着的那个人是厉诤言,她简直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厉诤言忽然来找她,大概也是发觉自己逃走了,现在来兴师问罪了吧?

她现在有些心虚,却也还是要面对这一切。

随后,她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厉诤言一直在看着她这个方向,脸上的表情死气沉沉的,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厉诤言,你怎么在这里?”秦希月故作不知道他来找她的目的,小声的询问道。

“上车。”厉诤言表情严肃,让秦希月莫名的有些害怕。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坐上了车。

因为厉诤言绝不允许别人忤逆他的意思,尤其是她!

“厉诤言……其实,我不是故意要溜走的,只是,我有点事情要解决罢了!”秦希月的声音很低,就像是蚊子的声音一样。

厉诤言现在满脑子都是秦希月对他撒谎的事情,他并没有回答秦希月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真的是你自己买的吗?”

“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闻言,秦希月的心猛的跳了一下,生怕被厉诤言发现了什么。

他为什么非要揪着那戒指的事情不放?

“我问你,那枚戒指,到底是不是你自己买的?”厉诤言用力的握住了方向盘,手指的关节处有些略微的发白。

“我……”秦希月被厉诤言阴狠的表情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

“怎么,心虚了,说不出话来了吧。”厉诤言的声音很冷漠,“秦希月,就凭你,也敢骗我?”

“你知道什么?”秦希月的吃惊大于心虚,“难道,你一直都派人跟踪我?难怪你上次会那么大方的放我一天的休息时间,原来你早就安排好了人来监视我。”

想到之前薛薇竟然派人监视她和厉诤言同房的事情,秦希月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厉诤言也会派人跟踪她。

不然,他为什么会一直揪着戒指的事情不放。

她忽然觉得,这家人是不是都有病,怎么总是喜欢派人跟踪或者监视自己呢?

但同时她也很气愤,感觉自己所拥有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而成为了厉家的一件工具而已。

“秦希月!是你欺骗我在先,而且,我需要找人来监视你么?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值得我去关系?”厉诤言怒吼道。

“厉诤言,你是知道陆谦的吧?那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你,我和陆谦之间只是过去了,我现在已经嫁给了你,就不会再和他有所牵扯,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那天我们只是在街上偶然遇见,我并不知道他回国了,我之所以没告诉你的原因,是觉得我的过去,你根本不会想听!”

厉诤言冷笑道:“对,我根本就不想听,我才不会在乎你跟谁有着怎样的过去,只希望你适可而止,别被别人抓住了把柄,丢了我厉家的脸面!”

“对,我就只能被充当成你们厉家的棋子,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秦希月大吼道。

“停车!”她此刻也不想再和厉诤言多做交流,只觉得两人之间已经没什么可以交谈的了。

可厉诤言却丝毫没有想要停车的意思。

秦希月直接把手放在了方向盘上,和厉诤言争抢了起来。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