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隐龙奇少陈鱼跃叶雪芙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09:30

小说隐龙奇少是花生小编在掌中云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笔仙在梦游,其讲述了陈鱼跃叶雪芙的爱恋故事,目前连载中,隐龙奇少精彩节选:“信不信老子崩了你。”陈鱼跃把话还给他,金项链不发一眼,眼睛里全是恐惧。转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泰然自若的五哥也忍不住露出惊叹的表情。“挺狠啊。”五哥微微一笑:“自从夜宴出事儿,整个天海市的道上都传天海来了条过江龙,想必说的就是你吧?”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隐龙奇少》在线阅读全文

隐龙奇少第15章 大胆还枪

陈鱼跃手里的霰弹枪再次顶在拳手的脑袋上,拿起叶雪芙的手机,两人就这样穿着浴衣和拖鞋,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一前一后的走出洗浴中心。

因为这里是五哥的场子,倒也没有人敢报警,只是有人给五哥打电话汇报了情况。

两人走到车旁,叶筱夭一脸震惊的开门下车,惊诧的看着陈鱼跃手中的枪。

“妖精,手动挡会开吧。”陈鱼跃说着拿出车钥匙。

叶筱夭紧张的点点头:“还……还行!”

然而这拳手并未死心,在陈鱼跃把手机和车钥匙递给叶筱夭的一瞬间,他突然闪开枪口,扬膝就奔陈鱼跃的肋骨撞去!

好在陈鱼跃的反应够快,直接下压枪托去挡!

膝盖撞在枪托上,陈鱼跃只觉得虎口一麻,对方的力量还真是相当大。

只不过这拳手虽厉害,碰到的却是陈鱼跃这个硬茬,陈鱼跃下压枪托力量也很大,拳手一记膝磕竟被陈鱼跃直接压的跪在了地上。

随即,陈鱼跃手里霰弹枪再次怼在了拳手的脸上,而这次,陈鱼跃原本平直贴在扳机处的食指扣在扳机上。

玩枪的老鸟不会轻易把指头扣在扳机上的,一旦扣在扳机上,就意味着要开枪了。

对方似乎也很清楚规矩,终于在面临死亡威胁的笼罩时放弃了挣扎,不等陈鱼跃开口逼问便直接回答了:“向西五公里右拐,路通汽修厂。”

陈鱼跃二话不说,突然反转枪口,重重的用枪托捣在拳手的太阳穴上!一声闷响,对方便一脑袋栽倒在地上。

随后,陈鱼跃在叶筱夭手里拿回钥匙迅速上车,直奔路通汽修厂而去,他相信一个经历过杀戮的人,嗅到死亡气息的时候不可能撒谎。

至于这家伙怎么处理,也不是陈鱼跃需要担心的,在这种地方闹事,打伤了那么多看场子的人,罩着这地方的人肯定会好好教训他的。

陈鱼跃的汽车很快便停在了路通汽修厂。

自从新修了外环路之后,这条路就不过货车了,路上的修车厂生意自然就日渐凋零了,很久之前这个修车厂就荒废了,现在院子里野草都有半人高了。

陈鱼跃的车刚出现,几个毛头青年就拎着大扳手和长砍刀窜了出来。

但当陈鱼跃拎着一把霰弹枪跳下车之后,几个人想都没想就丢盔卸甲狼奔鼠窜!

很快,陈鱼跃就拎着枪和叶筱夭找到了被绑在屋里的毕颖和叶雪芙。

毕颖见到陈鱼跃的瞬间就泪崩了,叶雪芙见到两人也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紧张彻底消失,她如获新生一般。

“受伤了没有?”陈鱼跃迅速给两人解开绳子,慢慢帮她们撕掉封住嘴巴的胶带关心道。

叶筱夭也上下检查姐姐是否受伤了。

毕颖一边擦泪一边摇头,刚才那几个人想对他们图谋不轨,幸亏叶雪芙睿智,出言唬住了他们。

“让你跟着受委屈了。”陈鱼跃很抱歉的看了叶雪芙一眼。

叶雪芙对此却并无埋怨,归根结底,所有麻烦和危险的起因,都是因为陈鱼跃管了她的“闲事”才引发的。

如果当初陈鱼跃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而逃离事故现场,所有的麻烦都不会跟他有关系。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叶雪芙挺内疚也挺自责的,虽然事情并不怪她,可她却总觉得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她甚至认为自己若不和那老太太较劲,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叶雪芙会如此照顾毕颖,其实就是因为内心深处的自责,她就觉得毕颖差点被人毁掉,多多少少都是跟她在撞车事故上太较真有些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危险彻底消失后,叶雪芙和毕颖才注意到陈鱼跃的装扮,一身洗浴中心的白色半透一次性浴衣,羞的两个女孩脸都红了。

而他手中的霰弹枪则令叶雪芙心中有些担心:“你都做了些什么?”

陈鱼跃拍了下脑门,自己也真是糊涂了,竟然把枪拎来了。

这简直就是给自己招惹麻烦啊!

得了,反正要回去换衣服,顺道把枪还回去吧,若大家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把事情谈开,这事儿也就过去了,若真过不去,陈鱼跃就干脆连夜解决了,省的给自己留下隐患。

陈鱼跃把枪扔回车上:“我说是借的,你们信吗?”

两个女孩的脑袋都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

“我跟你们说,刚才他真的是太牛了!我都快被吓死了!”叶筱夭这话还真没夸张。

“走吧,我得赶紧回洗浴中心换衣服,穿这衣服也太羞涩了。”陈鱼跃打断了叶筱夭的侃侃而谈:“先上车!”

几个人迅速开车返回洗浴中心,而此刻洗浴中心门口却站了好多人,停了好多车,并且不乏奔驰、路虎这样的豪车。

“我们还是别进去了吧。”叶筱夭当时就怂了:“一身衣服也不值多少钱吧?”

“衣服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陈鱼跃拿起了那支霰弹枪,直接卸了子弹:“这事情若不说清,会很麻烦的。”

叶雪芙心中也有些畏惧:“就算把枪还了,事情就能解决吗?”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陈鱼跃毫不犹豫打开车门。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叶雪芙心中虽然很怕,可她又担心陈鱼跃会冲动做出过激的行为,最终鼓足勇气道。

陈鱼跃摇摇头:“我自己去更容易处理。”

“如果他们态度强硬呢……”毕颖也不希望陈鱼跃去冒险。

“十分钟吧,我若十分钟还没出来,你们就找苏晴报警。”陈鱼跃不在多言,直接关了车门拎着枪走向洗浴中心。

洗浴中心门口的一群青年很快就察觉到陈鱼跃,纷纷警惕起来。

当他们认出陈鱼跃手中的自制霰弹枪时,脸色全都变了,虽然都想上前抢功,但却又都畏惧陈鱼跃手里的枪,一时间竟无人敢乱动。

“别那么紧张,我脾气很好。”陈鱼跃笑了笑:“看这架势,五哥来了?”

很快,两个人影在洗浴中心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指着陈鱼跃便大叫:“就是他!”

“小子,挺有种啊。”另一个壮硕的胖子低沉道:“走吧,去跟五哥解释。”

事到如今只能迎难而上,陈鱼跃点点头,胖子伸手要枪,陈鱼跃没多想就递给了他。

很快,陈鱼跃就被胖子带进了一个较大的包房内,里面乌烟瘴气,沙发上坐着两个人正在谈话,还有一个全身湿透,血淋淋的瘫在地上。

瘫在地的不是外人,正是被陈鱼跃临走干昏的摩易拳高手。

这家伙已经被废了,全身五花大绑,双手都被砸断,脚筋也被挑了。

陈鱼跃进来之后,房间里的两个人并没理他,继续自顾自的聊着。

“五哥,有信儿了,这小子叫张厚,打黑拳的,的确是张宽的弟弟。”说话的人非常社会,粗壮的脖子上带着一条金项链,手腕上一串八瓣大金刚,一串凉山南红。

陈鱼跃随着说话人的声音,把目光落在了五哥的身上,一个看起来消瘦斯文的中年男子。

“听说有条‘过江龙’把张宽给废了。”五哥说话很斯文。

金项链点点头:“我也听说了。”

两人仍在自顾自的聊天,仍然没理会陈鱼跃的意思。

“枪我已经还了,五哥若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可下去换衣服走人了。”陈鱼跃突然打断两人的对话。

两人仍没理他,陈鱼跃转身就走。

门口的胖子伸手将陈鱼跃拦住:“有没有规矩?五哥让你走了吗?”

陈鱼跃不予理会,一把薅住胖子的脑袋狠狠撞向膝盖!胖子的鼻梁骨当场被撞断,口鼻喷血,紧跟着,陈鱼跃飞起一脚,正中胖子小腹,直接将人踹飞!

五哥身旁的金项链当时就怒了,拍案而起:“操!信不信老子废了你!”

陈鱼跃没废话,一脚勾起胖子手里落地的霰弹枪,转身对准了金项链就猛怼过去,转眼间,枪口已经塞进了金项链的嘴里!

前一秒还张牙舞爪的金项链瞬间就怂了,他可不知道这枪里已经没子弹了。

“信不信老子崩了你。”陈鱼跃把话还给他,金项链不发一眼,眼睛里全是恐惧。

转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泰然自若的五哥也忍不住露出惊叹的表情。

“挺狠啊。”五哥微微一笑:“自从夜宴出事儿,整个天海市的道上都传天海来了条过江龙,想必说的就是你吧?”

这时候,五哥带来的十几个大汉全都涌入了包房内,但五哥却压手示意他们都缩着点。

陈鱼跃端着空枪,摇了摇头:“过江龙可不敢当,我就是个送外卖的。”

“年轻有为。”在这种情况之下,五哥还能气定神闲,显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我送你一句话,强龙不压地头蛇。”

“我可没那野心。”陈鱼跃看了眼废了的家伙:“枪我已经送回来了,五哥若觉得这事儿办的还厚道,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若觉得这事儿办的不厚道,想怎么处理,也给我个痛快话。”

五哥笑而不语,许久后才摆了一下手。

陈鱼跃把枪往墙角一扔,转身便走。

金项链连滚带爬的冲过去捡起枪就想下狠手,却发现枪里并没子弹,怒气难忍的他咬牙切齿道:“五哥!就这么放走他了?”

“天海上次出现这么有魄力的年轻人,还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吧?”五哥似笑非笑的说到。

金项链当场愕然,那可是天海社会上最传奇的一个人物打天下的年代……

“好好查下他的底子。”五哥说着点燃一支香烟。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