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王牌强护林然鹿潇潇小说阅读-王牌强护天不下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8:31

王牌强护小说是著名作家天不下雨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林然鹿潇潇的故事,小说王牌强护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鹿潇潇回国内创业,全家人都不同意;鹿潇潇直爽的性格顿时爆发,和爸爸、妈妈、哥哥大吵一番后揣上爷爷留给她的一千万欧元回到祖籍天北市。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王牌强护》在线阅读全文

王牌强护第010章:相逢又相别(3)

鹿潇潇的爸爸和妈妈在鹿家小宅居住过一段时间,哥哥就是在鹿家小宅出生的。

鹿潇潇的爸爸、妈妈后来去了法国,鹿家小宅交给原来的园工老庚爷看守;老庚爷无儿无女,鹿家小宅就成了他的家。

鹿潇潇回国内创业,全家人都不同意;鹿潇潇直爽的性格顿时爆发,和爸爸、妈妈、哥哥大吵一番后揣上爷爷留给她的一千万欧元回到祖籍天北市。

鹿潇潇找到天北市政府外事办说明投资意向,外事办立即向主管市长做了汇报,市长高兴得合不拢嘴,指派外事办工作人员张桐全程陪同鹿潇潇考察市场。

鹿潇潇最后选定罗马大道兴办了潇潇股份有限公司,潇潇娱乐中心是公司的旗舰企业;鹿潇潇闲暇时也回木樨川小宅院小居,享受故乡的青山绿水。

鹿潇潇砸进去两千万元人民币在罗马大街上修建了楼堂馆所,娱乐中心的生意红红火火开展起来;但鹿潇潇心中却空落落的。

鹿潇潇在巴黎上大学时有一段恋情但被法国男孩欺骗,鹿潇潇毅然决然离开巴黎和那段不堪回首的恋情有直接关系。

鹿潇潇不想再和高鼻子蓝眼睛的欧美人打交道,他要物色一个心仪的中国男友。

然而鹿潇潇在天北市打拼4年,身边围满男孩她却一个也看不上眼;就在昨天,鹿潇潇鬼使神差地挤上公共汽车;伟岸的林然一下子进入他的眼帘。

鹿潇潇看见林然高颀的身材和帅气俊朗的面容,立即想起自己最近梦中见到的白马王子。

鹿潇潇这些天一闭上眼睛进入梦乡,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但不远处有个高大威猛的英俊帅哥一直关注着自己,鹿潇潇身子往悬崖下面坠落时帅哥冲上来将她紧紧抱住……

鹿潇潇惊醒,方知南柯一梦;是梦哪会真?鹿潇潇没给心上放,可林然的形象和她在梦中见到的白马王子别无二致。

鹿潇潇心动了,几乎大叫起来;可是拥挤的公交车不容她大喊大叫,鹿潇潇使出浑身的解数不顾周围捆粽子者的反对硬是挤到林然跟前,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和林然贴在一起。

鬼使神差的是,林然来娱乐中心应聘公关先生;鹿潇潇心中很不是个滋味。

可她得知林然是为了母亲才做这事,心中便感动得不行;鹿潇潇给林然在医院护理妈妈的妹妹林芬打去30万元一表心意……

林潇潇在通往飞机场的路上思念林然时,林然已经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向娱乐中心的大门走去;没走几步,装在裤兜里面的手机响了。

林然拿出手机接听,妹妹林芬兴奋不已的声音便在那头响起来:“哥!你那个名叫鹿潇潇的女朋友是神仙吗?一下子给我的银行卡号上打来30万元!30万元呀哥哥,是我们家产的好几倍!”

林芬的嗓子沙哑着几乎哭出声来:“我们咋会碰上这么好的事?哥你给女朋友做了啥使她如此的慷慨!”

林然见林芬激动,讪笑一声道:“鹿潇潇是上帝派到人间的天使呀!妈妈的情绪现在怎样?”

“妈神志一直清醒,刚才她还念叨你哩!”林芬喋喋不休道:“有30万元,妈妈明天就能上手术台;哥你真行……”

林然和妹妹林芬通完电话,知道鹿潇潇的30万元已经打过去;妈妈明天便上手术台,绷紧了的神经一下子舒缓下来;神清气爽地向潇潇娱乐中心走去。

已是傍晚时辰,娱乐中心大门口的停车场上小汽车渐渐多起来;林然打住脚步看了几眼,见小汽车里走下来的都是油头粉面的女人;这些女人看起来个个有来头,不禁打扮得花枝招展;每人手腕上还挂一只小坤包,肩膀上不约而同地披着颜色不同的披肩,眼眶上多戴蛤蟆遮阳镜;下了车后目不斜视地径直向娱乐中心的大门走去。

林然倒吸一口冷气,此前他没接触过娱乐行业;现在刚一接触便就感到一种压力,面对这些“高人一等”的富婆自己只能俯首称臣,稍不留心或者伺候不好;迎面而来的恐怕就是一记耳光!

凝视着衣着光鲜的妖艳女人,林然不禁想起家乡林家寨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眼睛里便就射出愤世骇俗的火焰。

这世道太不公平,富的富上天;穷的球拉地,富婆一瓶化妆品是穷人一年的收入;一只坤包顶穷人整个家产……

林然郁郁寡欢地回到娱乐中心会客厅坐下来等候客人,准备上应聘后的第一个钟。

一个目空一切的汉子进到候客厅里面来;后面跟着两个年轻后生。目空一切者不是老板便是官吏,两个年轻后生明显是跟班和保镖。

林然心中想着抬头细看,见目空一切者粗壮矮胖肥头大耳;身着黑色唐装胸前的扣子没系,衣襟向两边敞开来露出密密扎扎的胸毛;活脱脱一个阴间判官。

阴间判官30多岁留着标致的短须,脑袋像舀水的秃瓢;林然顿时想起鹿姐临行前提到的领班黑桃七洪星。

林然盯着光瓢脑袋觑看,这家伙已经走到他面前瞪着两只三角形的眼睛瞥了林然一眼问:“你是新来的?”

不等林然回答,跟在汉子后面一个跟班抢上前来指指汉子道:“他是哄哥,雅号黑桃七;问你话啦!”

林然证实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黑桃七洪星,镇定自如道:“我是新来的,咋哪?”

黑桃七洪星见林然慵懒地回答自己的提问,心中便有不快;喋喋不休地询问一长串的问题:“新来的什么名字?何方人士?在天北市有什么社会关系?”

林然极不耐烦地白了黑桃七洪星一眼,只说出自己的名字叫林然;其它问题拒绝回答。

黑桃七洪星见林然讲出自己的名字没有回答其它提问,顿了一下想说什么没有讲出口;摆摆手对身后两个跟班道:“三毛、四盒,你俩给林然讲讲我们这里的规矩!”

刚才说话哪个跟班抢前一步双手抱拳给林然一个见面礼,道:“我叫三毛,哄哥让我讲讲规则那三毛就啰嗦几句!”

三毛话音一落另外一个跟班接上话道:“三毛不要啰里啰嗦,干脆直接给他讲;上钟前必须交5000元入行费……”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