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又想骗我谈恋爱覃均泽简唯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12:01

小说又想骗我谈恋爱是花生小编在掌阅小说网淘来的一本女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枕衣衫,其讲述了覃均泽简唯的爱恋故事,目前已完结,又想骗我谈恋爱精彩节选:简唯的嘴巴慢慢抿起,眼底一片晦涩,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每次被独自留下的人都是她。高考结束的毕业旅行,明明是他给她发的短信,她看着满地的箭头满心期待着惊喜,结果看到的只是他搂着另外一个女生;大学时又是他给她发的短信,结果她在车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却始终没有一个是她想要等到的人。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又想骗我谈恋爱》在线阅读全文

又想骗我谈恋爱第三章情感缺失症

明知道覃均泽看向她的眼神里没有半点爱慕,简唯还是下意识地将他的电话给挂掉了。

重新拎起床上的枕头,她满脸通红地警告自己:“不可以,简唯,你不可以误会。”

话是这样说得没错,可是覃均泽刚刚低沉又满带磁性的声音始终回响在她的耳边,挥散不去。

本来想要整理资料的心思也没了,简唯趴在床上自己跟自己说话,说着说着竟然睡着了,这一天她满山乱跑,也的确累到了。

她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是陆尧给她发的短信: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在这边逛逛,攻略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面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搞什么?

当初说要带她来散心的人是他,结果二话不说就先离开的人也是他。

简唯的嘴巴慢慢抿起,眼底一片晦涩,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每次被独自留下的人都是她。高考结束的毕业旅行,明明是他给她发的短信,她看着满地的箭头满心期待着惊喜,结果看到的只是他搂着另外一个女生;大学时又是他给她发的短信,结果她在车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却始终没有一个是她想要等到的人。

每一次,她都被他弃之不顾。

挠了挠头,简唯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她早就该习惯了不是吗?

于她而言,她只能是青梅竹马,一个任性到不行的青梅竹马,而她要做的就是包容,以及隐藏。

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尽数隐藏。

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简唯决定还是去一趟昨天的山上,重新找找昨天的灵感。

这一次她做好了准备,背上背包,然而刚拉开门,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覃均泽。

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在这儿?”

面前的男人站在门口,面上一派犹豫,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对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覃均泽没有半点隐瞒的打算:“你昨天突然挂了电话,我有点担心,就查了一下你的IP。”

昨天晚上,他给她传过文件,想要查到对方现在的地址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动你电脑上的文件。”

他答应过她的事情,就不会食言。

简唯动了动嘴唇,想要责怪的话说不出口,憋了半天只能说出一句:“那既然到了怎么不敲门?”

原本很坦率的覃均泽瞬间抿住了唇,在看清她脸上的表情的确是想要知道的好奇之后,他才动了动嘴唇:“不知道你有没有醒。”

“……”

他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却偏偏让她想起了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他也是用这样冷淡的语气跟她说,他在想她。

这样的言语,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她深吸了一口气,没再纠结这个问题:“我现在要出去,你要跟我一起吗?”

覃均泽点了点头。

简唯要去的地方还是昨天的饭店,她想要再去看看能不能挖掘出什么新的灵感,拍下来的照片始终没有亲眼所见的美景来得更加震撼。

况且……她现在也有问题想要问身边的这个男人。

来到饭店,或许是很早的原因,比起昨天的热闹,今天这里更显清寂。如果是这样的环境,那么拍摄起来也会更有意境,简唯已经开始想象要在哪几个地方拍摄了。

将心中几个比较满意的地方一一记录下来,简唯一屁股坐到了池塘旁边的石堆上:“好了,正事做完,我也可以问我的问题了。”

她拍了拍身边的石块,示意覃均泽坐下。

他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坐了过去。

清风拂过,简唯将被吹乱的长发拢在耳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中的相册,开口问道:“之前你说我不记得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几天,简唯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回忆自己和覃均泽之前有没有过交集,可怎么想也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迟早要说清楚,那不如越早越好。

覃均泽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她会问这个问题,却又不太想回答,思索了片刻,答道:“我给你几个提示,你如果能想到的话最好,想不到的话,我即使告诉你也没有任何意义。”

按下手机锁屏键,她点了点头:“好。”

“第一个关键词,篝火。”

简唯这辈子只看过一次篝火,就是在毕业旅行的时候,可那段记忆实在不太美好,让她恨不得想要忘记,于是连带着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他没有错过她脸上的神情,继续说下第二个关键词:“萤火虫。”

空气中半晌寂静。

他还想要继续说第三个关键词的时候,手臂突然被身旁的人紧紧扣住。

简唯的表情满是不可思议:“是你?!”

覃均泽抿紧了嘴唇,唇畔是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弧度。

简唯想起来了。

在那年的毕业旅行中,她在篝火堆旁看到陆尧和另外一个女生相拥之后匆匆逃离。

周围都是欢声笑语,与她当时的心境格格不入,她转身逃入远处的树丛之中。

背靠着一棵大树坐下,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明明是想要逃避,最后选择的位置却能仗着较高的地势将那堆篝火看得清清楚楚,篝火旁是笑闹的人群,还有陆尧的身影。

幸好夜色较深,距离又比较远,她看不见此刻陆尧脸上的表情。

火焰在她的眼底跳跃,她慢慢圈紧自己的双腿,明明是盛夏时节,她却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冷。

“给。”

一道陌生低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时将她吓了一大跳。

她猛地站起身,才发现在大树的背后还坐着一个人。

他戴着帽子,穿着黑色的短袖,即使双腿曲起也能看得出很长。此刻他伸出一只手,手上还有一张纸巾,重复了一遍:“给。”

“我不需要。”简唯开口,鼻音浓厚,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那只手还伸在原处,像是在证明她刚刚的那句话要多离谱有多离谱。

“……”

摸了一把自己湿漉漉的脸蛋,她不甘不愿地接过那张纸巾:“谢谢。”

重新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简唯将自己的脑袋搭在膝盖上,擤了擤鼻涕。

寂静的夜色中,她擤鼻涕的声音显得尤为明显,她尴尬得没话找话:“你之前认识我吗?”

“不认识。”背后的男生回答得毫不犹豫,“但我今天必须得做一件善事。”

盯着掌心的那张纸巾,简唯抽了抽嘴角:“必须要是今天?”

“嗯。”

“那你怎么不去篝火那边?”

篝火堆那边热闹到不行,人多的地方需要的帮忙应该更多才对。

背后传来一阵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声,男生似乎换了一个坐姿,半晌才回答她:“我在等一个答案。”

“好巧,我也在等一个答案。”

“那你等到了吗?”

“等到了。”

她当着陆尧的面匆匆逃离,无非是想看他在见到她的背影之后会不会追上来。

她跑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他们俩青梅竹马那么多年,就算看在面子上也应该追过来问问她怎么了吧?

可是没有。

她从逃离到现在坐定抽抽噎噎地和陌生人聊天,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陆尧一直在原地,和那个女生在一起。

咬了咬下唇,她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你在等什么答案?”

她想要扭过头去,却被制止,男生一直四平八稳的声音难得有一点儿紧张:“别动。”

偏过一半的脑袋僵在原地,随后简唯看到了这辈子难以忘记的景象。

夏夜的树丛中,盈盈绿光在周围闪烁着,比明艳的篝火更加动人。

作为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简唯激动得只想要和身边的人分享此刻的震撼,可她这一次却抓了一个空。

男声在她头顶响起:“计算得果然没有偏差。”

“啊?”她不解地仰起头,只看到对方的下巴还有帽檐下高挺的鼻梁,“什么计算?”

“我做了一个程序,计算出今晚这里会出现萤火虫的概率达到百分之八十六。”

“这么厉害!你在哪儿学编程?”

他微微垂下头,帽檐依旧压得很低:“没人教,你认为我应该去学?”

她惊愕于周围萤火虫所带来的美好,下意识地答道:“这说明你很有天分,还有兴趣,为什么不学?”

“答案我等到了。”

男生将手插进口袋中,转身离去。

回忆戛然而止,简唯将记忆中的男生和面前的人仔仔细细做了对比。

两人的轮廓渐渐重合。

她恍然大悟:“所以你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找到我,然后跟我说一声感谢?”

感谢她当年给了他一个答案,让他在犹豫的情况下选择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是,”他的眼底闪过一抹难堪,“我来找你是因为我需要你。”

“需要我?”

“我有轻度的情感缺失症,”覃均泽转过身,定定地看向她,“医生说要找到一把打开我内心世界的钥匙。”

他说:“我觉得那把钥匙,就是你。”

这么多天以来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决。

覃均泽之所以找过来是因为他需要她,他有情感缺失症,而她似乎是药?

而她,当年在半失恋的情况下还为全人类带来了一个编程大神,似乎还是可以为全人类科技带来进步的那种。

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脸,简唯挺起胸,莫名觉得有些骄傲。

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脸上的骄傲猛地收了回去。

【shauilfgw189】:考虑好了没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隔壁的两个人要用微博私信这种诡异的方式交流,但简唯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在手机上屏幕上敲下了一行字。

【Licht阿唯】:没有。

那天在灵山脚下的饭店,她记起了覃均泽,他便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希望简唯可以帮他治疗情感缺失症。

她回来的这两天查了一下,患有情感缺失症的人对自身情绪的感知会来得更为缓慢,明明应该是开心的事情,他们却没有办法笑,明明是悲伤的事情,他们却没有办法哭。而她大学学的是茶学,毕业后从事的是新媒体行业,没事拍拍视频,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关于心理学方面的内容。她这样要怎么去承担一个这么重的任务?

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没有同情心也罢,这个忙她没有办法随便地帮。

【shauilfgw189】:哦。

哦?

简唯瞪着屏幕上的那个“哦”,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她一个人在这边纠结了半天,结果当事人的态度就这么淡然?那她这些天以来的纠结算怎么回事?!

握起拳头在手机屏幕前面挥了挥,挥到一半的时候又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吓得她手机差点甩掉。

【shauilfgw189】:开门。

开门?

她讷讷地从洗手间出来,打开房门,覃均泽就站在门口,他的手上还拿着之前她做生活助理时贴在客厅里的生活作息表:“从你不告而别开始算起,你总共旷工了一周。”

那上面的勾勾叉叉的确停留在了七天之前,简唯摸了摸鼻子:“我会补上的。”

覃均泽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我给你时间考虑。在你一个月的生活助理干完之后,你可以告诉我你最终的考虑结果。”

“我真的……”

“不要急着回复我。”他冲她摆了摆手,“我知道你现在缺后期,如果你愿意协助治疗的话,在治疗结束之前我可以一直当你的后期。”

“……”

好诱人。

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他继续说道:“不仅可以当你的后期,我还可以帮你出谋划策,你想要成为百万大V的梦想我帮你实现。”

“……”

好心动。

看出她的动摇和挣扎,覃均泽也没有继续咄咄逼人,将手上的生活作息表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好好考虑。”

说完,他拿着那张表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于是简唯继续开始了生活助理这个艰巨的任务。

回归岗位的第一天,覃均泽主动在作息表上打了勾,早睡早起表现棒棒。

回归岗位的第二天,覃均泽自己拖了地,还打开了厨房的门,准备自己下厨做一餐饭,虽然打碎了七个盘子五个碗,还把自己的眉毛烧掉了半边,但不妨碍他的眼神比肉丸还要讨喜。

回归岗位的第三天,覃均泽主动给她买了早饭,满脸求夸奖的表情。

第四天……

简唯终于忍不住了,她将覃均泽买好的早饭吃完之后,打了一个饱嗝儿:“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这些天来的讨好卖乖她不是没有看见,只是她没有办法给出覃均泽想要的那个答案。所以她打算在今天跟覃均泽摊牌,不管他怎么做,她都没有办法帮他治疗,为了避免他恼羞成怒,简唯决定还是再享受最后一天覃均泽的早饭服务。

覃均泽抱着肉丸,冲她摇了摇肉丸的小肉爪:“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看着肉丸粉嫩的掌间在她眼底下晃晃悠悠,她强忍下自己上去捏一把的冲动:“可我没有专业知识,真的帮不了你。”

“不需要专业知识。”

肉丸被他晃爪子晃得烦了,从他的掌心挣脱开来,踩在他的腿间不满地冲他喵呜两声,他眼底露出一片柔软,伸出手帮肉丸顺了顺毛:“你是当初给了我答案的人,我相信你。”

“可这种事情不是只要相信就能做到的,我这些天也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或许我对你而言存在的意义还没有肉丸来得大,”每次只有在陪肉丸玩耍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为数不多的情绪,“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专业人士的引导。”

“如果专业人士有用,我就不会费尽心思地过来找你了。”他揉了揉肉丸的脑袋。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在他刚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他压根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的打算,就连之前两人的一面之缘,要不是简唯自己发现了不对劲,他也打算避而不谈。可为什么去了一趟灵山之后,他就什么都坦白了呢?

覃均泽撸肉丸的手一顿,半晌才抬起头:“因为你不许。”

“啊?”

“你不许我动你电脑上的文件。”

“抱歉,智商差异,我还是没懂。”

“我动了,你就会跑。”

他之前动了她电脑上的文件,换来了一个月的生活助理,可是他发现一个月根本不够,这个情感缺失症比他所想象的还要顽固,他想要让简唯在他身边待的时间更久一点。换作以往,他会选择再在她电脑中选择一些重要的文件,以此来交换,但偏偏他答应过她再也不动她电脑上的文件。

所以他走投无路,即使这个病在他心中并不光彩,他也只能选择将之曝光于她的视野之内。

毕竟这是他答应过她的。

“啊啊啊!简唯你这个笨蛋!”

简唯耷拉着脑袋,抱着混进自己家中的肉丸就开始骂自己。

覃均泽实在太知道她这个人的软肋在哪里了,凭一句“我动了,你就会跑”便让她全线崩溃,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要帮他治疗情感缺失症。

可问题是,她真的不会啊!

跪坐在沙发上,她将肉丸举得高高的,用自己的鼻子抵着肉丸的鼻子:“如果生活在古代,你家主子一定是最受宠的皇妃!”

三言两语就可以将人哄得不要不要的。

肉丸将脸扭开,肉乎乎的爪子啪的一声,拍在了她的脸上。

“……”

好的,她现在冷静下来了。

既然已经答应了,就要全力以赴。简唯将最近查过的资料全部整理出来,列了一张纸的个人心得。

“情感缺失症治疗方案?”

看见面前被贴在生活作息表旁边的纸后,覃均泽倚在墙壁上,看了看身旁的简唯。

“别看我,看内容!”

覃均泽又瞥了她一眼,将视线移到那张纸上,入目的是几行七扭八歪的字迹:

1.情感缺失症患者的世界就像是狗狗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没有色彩,要让他们能感知到这个世界所有温暖的颜色;

2.情感缺失症患者和正常人相差无二,但对于自身情绪的感知比较薄弱,所以要注意随时观察患者的情感,有一丝波动都要记录下来,让他们一点一点地察觉到情感变化的感觉;

3.情感缺失症患者更需要爱,可以带他们多去看看小动物,看看野外的风景;

……

一目十行地将这个方案看完,覃均泽的眉眼控制不住地跳了跳:“我不是狗,也不是色盲,你今天穿的衣服是黄色。”

简唯尴尬地挠了挠头:“比喻,这是比喻!”

“一直贴着这个只会让我记得自己是情感缺失症患者,并不利于我的康复。”

“划掉!划掉好了吧?”鼓起嘴巴,她踮起脚将所有的“情感缺失症患者”以及“患者”全部改成“覃均泽”三个字。

本来就不怎么整洁的排版,被她这样删删改改就更乱了,可不知为何覃均泽竟然觉得看起来还蛮赏心悦目的。

他又瞥了一眼简唯的头顶,言简意赅地道:“记。”

她满眼疑惑:“记什么?”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第二条。”

“第二条?”她抬眼去看,便看到了自己写的东西——要注意随时观察覃均泽的情感变化,有一丝波动都要记录下来。

可是要记录什么……

她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小本子,巴巴地跑过去,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口。

覃均泽淡淡地说道:“就记2018年4月28日,天晴,心情不错。”

他念一句,她记一句,在写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不禁仰起脑袋,对着他那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瞅了半天,怎么也没有看出那个“不错”到底不错在哪儿。

将自己的小本子收好,简唯觉得自己有必要质疑一下对方的病情:“你是不是在情感缺失之余,还得了面瘫?”

回应她的,是肉丸护主地踩了她一脚,还有覃均泽面无表情地瞥她一眼。

他从她的身旁走过,还淡淡地丢下一句:“以后记得注意观察。”

“……”

观不观察她暂且不管,她现在只想要将怀中的小本子砸向覃均泽的后脑勺。

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简唯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凑到他的身边:“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有这个症状的。”

对症下药。

一般会出现这种症状都是因为一件事情的刺激,如果能了解到这一点的话,对覃均泽病情的治疗也会有好处。

可是覃均泽的脚步一顿,半晌才用四平八稳的声音说道:“我也不记得了。”

这种事,怎么会不记得?

“真的不记得了,”覃均泽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从我有记忆起,就听到周围的大人夸我性格沉稳,不喜欢嘻嘻哈哈地满院子乱跑,也不喜欢哭哭啼啼的,我也一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真正让我开始觉得自己有问题的时候,是在一年前。”

“一年前?”

他点了点头:“一年前我爷爷去世了,他对我很好,可是在他的葬礼上,我哭不出来。”

他的声音很低,喃喃自语:“为什么我哭不出来?”

覃均泽的眼底满是疑惑,让她不禁有些心疼。

回到家,简唯的脑海中始终回响着覃均泽的那几句话。

她笑点低,泪点也低,碰上一点挫折就容易哭,可哭过之后便很容易放下。对她来说,从头再来从来就不是什么难事。

但覃均泽没有办法淋漓地宣泄,他的情绪不知被隐藏在何处,爆发不出来,同样也忘不掉,就像一根很小的鱼刺卡在喉咙里,一开始算不上有多疼,可是它始终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喉管便开始有了损伤。这样日复一日,等最终爆发出来的时候,将会是最痛苦的时候。

说句实话,简唯身为一个门外汉,也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对覃均泽进行治疗,可偏偏他对她信任万分。

仔细地想了想,她决定给陆尧打电话。

不是她要将覃均泽的秘密告知别人,而是陆尧认识的心理医生一定比她认识得要更好更专业,就算覃均泽信任她,她也没有办法下这么大的赌注。

可是她拨给陆尧的私人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

在拨了第三遍之后,终于接通,对面的那个人却不是陆尧,而是陆尧身旁的小助理:“喂,小唯姐。”

“我找陆尧。”

一般情况下,陆尧的私人电话是不会让助理来接才对的,简唯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

“陆哥现在在试镜,不方便回电话,等陆哥试镜结束后,我会转告陆哥的。”

“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小唯姐我先挂了。”

还没有等简唯说完再见,电话那头已经响起了一阵忙音。

而在电话挂断之后的二十四小时内,陆尧始终没有给她回电话。

以往只要是她打电话,就算他当时在忙,也会在休息的时候将电话回拨给她。可现在的情形,简直就像是他在躲着她一般。

看着始终没有回音的手机,简唯喃喃道:“搞什么?”

难道是之前放他鸽子,让他生气了?

说起来,从灵山那次一别之后,两个人就几乎没有了联系。

但就算她在饭店那儿放了他一次鸽子,他也还回来了啊!她可没有忘记之前是谁一则短信就跟她说有事要先离开的。

这边她还没有给覃均泽找好心理医生咨询,那边覃均泽却给她送了一份大礼。

之前她在灵山饭店的灵感拍摄了出来,而覃均泽也将视频给迅速剪辑了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简唯是希望在这边做冬至的视频,有假山有水,穿上汉服修剪出一片白雪皑皑,自带意境。不过这个想法在她告诉了覃均泽之后,被他否决了。

“后期的确可以加上漫天飞舞的雪花,但是我觉得这边的景色更适合立夏。”

“立夏?”

“没错,过一阵子正好就是立夏的日子,你既然想做关于二十四节气的内容,不如每一期视频都按照固定的节气来发,这样更有意义。”

覃均泽没有说的是,二十四节气正好就是一年,他私心希望两个人有交集的时间能长一些。

没有注意到覃均泽当时有些异样的神色,简唯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初夏时节特有的生机盎然被白雪所覆盖,的确有些可惜。

于是,她点了点头。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

拍摄过程中,罗珊珊一直啧啧称奇,问是谁给她的灵感。

简唯不敢告诉她,这个地方是陆尧带她来的,只能避重就轻:“我和邻居一起商量的。”

“那个巨帅的邻居?!”罗珊珊来了兴趣。

“陆尧也挺帅的,我怎么没见你对他犯花痴?”简唯替自家竹马打抱不平,“况且你都没见过我邻居,你怎么知道巨帅?”

“听你描述就够了。”

“……”

“说句实话,你说他如果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千辛万苦地跑来这里找到你?”

“……”

虽然她对罗珊珊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这毕竟涉及覃均泽的隐私,所以覃均泽患有情感缺失症的事情,简唯没有和罗珊珊说。

所以此刻,罗珊珊彻底误会了。

“你对你家竹马应该死心了吧?”罗珊珊自顾自地说着,“我看你家邻居就很好,你可以试着重点发展一下,这样以后我就有炫耀的资本了!我闺密的男朋友是大神,这跟我男朋友……哦不,这跟我朋友是大神是一样的概念!”

“你跟你的心理医生怎么样了?”

简唯的一句话让刚刚还兴奋到不行的罗珊珊顿时偃旗息鼓,她垂着脑袋开始丧气。

看着她那个模样,简唯也不好意思去找她要那个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了。

她最近在找心理医生,想要听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

重新再找找看吧,她心想。

视频拍摄好之后,简唯将原片交给了覃均泽,不过一天的工夫,覃均泽就将修剪好的视频发给了她。

剪辑出来的每一个分镜都如简唯之前所预想的那般,画面特效更是不必多说。可最重要的不是这些,重要的是,这一次覃均泽给她剪辑的视频里面加了后期名字。

当视频播放到最后的时候,字幕缓缓滑动:出镜@Licht阿唯,拍摄@美味土豆卷,后期@shauilfgw189。

最后一行像乱码一样的字幕几乎晃瞎了她的双眼。

她不敢置信地敲响了隔壁家的大门,门开了之后她却抖着手指半天说不出话。

覃均泽的耐心很好,没有急躁,只是静静地等她手指抖完,组织好语言:“怎么突然加了后期名字?”

“你是说最后的字幕?”对她的来意,他也没有半分惊讶。

“对啊,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成为舆论的中心。”

之前就是因为担心这一点,她才没有让覃均泽将后期的名字加上,不然她的名气的确上去了,可覃均泽那边也就彻底清静不下来了。

他是有名的黑客,在0与1的数字编程世界中宛若神话,别说给一个网红当后期,就连很多大公司想请他修补一下程序都很难请到,如果这个视频流传到网上,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进而猜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没关系。”面对她的震惊,他反而是最泰然自若的那个,“这是我之前答应你的。”

他答应过她不会再动她电脑里面的文件,便宁愿暴露自己的病情。

他答应过她要帮她成为百万大V,便宁愿亲手毁掉自己的清静。

明明他是响彻一方的大神,智商超群,可简唯却觉得他有时候就是完完全全的一根筋。

叹了一口气,她看向覃均泽:“把最后一行字幕去掉吧。”

“这是最快的方法。”

“我也知道这是最快的方法。”简唯的语气里满是认真,“可这也是我的梦想,我希望我的视频能有很多人看,可我希望那些人是因为喜欢才看,而不是因为舆论,更不是因为其他人。”

在缓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覃均泽仿佛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星星点点的光芒,比当初篝火堆旁的萤火虫还要绚烂。

覃均泽最终应了她的请求,将最后一行后期的字幕给删掉,不过精致的剪辑效果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惊叹,有不少同行开始旁敲侧击地问她到底是从哪儿挖来的后期,毕竟这两期视频的剪辑效果比之前要好上很多。

她点开自己最新的那条微博,里面的评论已经上万。

【男神喊我学编程】:当初是跟着男神的脚步才关注的小姐姐,结果被小姐姐的视频给实力圈粉。

【安心做个猪精女孩】:楼上是新来的吧?可以翻一下阿唯以往的视频哟,虽然没有最近两期那么精致,但总觉得非常有灵气。心情烦躁的时候看两眼,总觉得世界都静下来了。

【覃神我男神yeah】:小姐姐腿好长,我看完躁动了。

……

二十四节气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反响不错。简唯开心到不行,冲到隔壁给对方做了一顿满汉全席。

望着桌上令人食指大动的菜肴,覃均泽拿起筷子:“你心情很好?”

瞄了一眼他筷子伸出去的方向,简唯飞快地夹起他的目标虾仁放进他的碗中,笑容讨好:“奖励你的。”

他看着碗中的虾仁,慢条斯理地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其实不用奖励我,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你帮我治疗,我帮你实现梦想。”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我还是想奖励你。就当我开心,你陪我一起开心好了。”

覃均泽的手一顿,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她,自己体会不出来这种开心。

于是他又往嘴巴里塞了一块排骨,嚼完之后,换了一个话题:“很好吃。”

她震惊:“你能尝得出来?!”

“……”

“抱歉抱歉,我忘了,你只是情感缺乏。”

“你记得就好。”

情感缺乏这个毛病在她眼中已经演化成了色盲、面瘫等多种形式了,现在连味觉也快要给他一并剥夺。

覃均泽有时候很想像在电脑中编写程序一样,在简唯的脑袋中添加一个程序,能让她的智商稍微高一些。

还没等他想完要怎么给简唯提高智商,他的耳旁就传来一阵笔尖划过纸页的沙沙声。

坐在他身旁的简唯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小本子,一边含着排骨,一边写道:2018年5月16号,天晴,面露复杂神色,进步!

后面的两个字龙飞凤舞,尤其是最后一撇恨不得撇到书页最底端。

看着她将感叹号给打完,他曲起食指轻轻叩在了她写过的那行字上。

简唯抬起头看着他,表现得如临大敌:“干吗干吗?我刚刚真的看到了你的表情变得特别复杂!别想质疑我的观察能力。”

“天气那一栏写错了,今天下雨。”

“……”

乖乖将写错的地方修改好,简唯往嘴巴里扒了一口饭:“等夏天的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覃均泽淡淡地看向她。

没有因为他的表情而沮丧,她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道:“是个好地方,我挑了很久的。”

其实并没有挑多久,她骗人的。

她是从陆尧之前发到她邮箱里的那一堆攻略里面偶然看到了那个地方,觉得这个地方或许可以利用。

这几天陆尧始终没有给她回电话,简唯也不能干耗在这里,便自己找了一个心理医生,询问有关于情感缺乏症方面的事宜。

医生告诉她,如果不能找到对方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原因,那么就要找一个让对方记忆深刻的情感突破口,以此来进行刺激。

认识覃均泽也有一段时间了,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种症状,却还记得当年的树丛里,周身遍是萤火虫的那个清俊男生。

荧绿色的光芒围绕在他周围,他头顶上的棒球帽压得很低,掩盖不住语气里的急切与欣喜。

如果猜得没错,那一晚对于覃均泽来说,一定是个难以忘怀的转折点。

而这次她挑的地点里,就有这样一段介绍:当地环境潮湿,草木繁盛,水质干净,经常会有萤火虫的出现。

她的目光中满是狡黠,还带着一丝迫不及待。

覃均泽点了点头:“好。”

简唯满意地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乖。”

在她的想象中,她攻略做得不错,计划也安排得妥当。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人跟她做了同样的规划。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