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青楼妙女抹复挑皇甫瑄叶轻衣小说第2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1

这本连载中小说青楼妙女抹复挑讲述了主人公皇甫瑄叶轻衣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木九言的倾心巨作,青楼妙女抹复挑精选篇章:虽然叶轻衣的脸上满是担心叶红菱的样子,心中早就乐开了花。斗?是要这么来的,只知道用蛮力的,那是傻子。只不过这样,那叶红菱就吃到了苦头,看来叶红菱还真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一个只会动蛮力的人。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青楼妙女抹复挑》在线阅读全文

青楼妙女抹复挑第20章 中计被关

“放我出去!爹都是那贱人的错!都是叶轻衣那个贱人的诡计!爹!女儿冤枉啊!爹!娘!”

祠堂之中叶红菱大声的哭喊着,但是没有人理她,护卫锁好了门,就站在门外,对于屋里的呼喊,完全不当一回事儿。每个被关到祠堂的人,都会这样喊,要是个个都理,自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呢?

揽翠阁里,大夫为叶轻衣包扎好了伤口,开了几副药便回去了。叶左侯看着躺在床上,还很虚弱的叶轻衣,心中很是自责。

“爹爹,女儿没事的。咳咳……”

叶轻衣想要起身,却咳了两声。叶左侯赶紧上前,将她按到床上。“衣儿莫动,肩膀上的伤虽说不深,也要休养几日。”

“爹爹,女儿没有那么娇弱,爹爹若是心疼女儿,就把二妹放出来吧,祠堂那么阴冷的地方,一晚上二妹肯定会生病的。咳咳咳……”

叶轻衣请求叶左侯放过叶红菱,并不是真正的想放了她,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看着叶轻衣这副模样,叶左侯心中更是自责了。明明都是女儿家,这红绫和轻衣竟然差距如此大。轻衣才是真正的大家小姐,红绫不过是跳梁小丑一般。

虽然叶轻衣的脸上满是担心叶红菱的样子,心中早就乐开了花。斗?是要这么来的,只知道用蛮力的,那是傻子。只不过这样,那叶红菱就吃到了苦头,看来叶红菱还真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一个只会动蛮力的人。

“衣儿,你不要说了,绫儿如此没大没小是该给她些教训,福望,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给二小姐送饭吃,”叶左侯心中气愤不已,没想到,自己没当回事,竟然让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看来,自己要教训一下芸姨娘了,这府中的事儿,她若不能管,就换旁人来管。

芸姨娘正在屋中绣着花儿,不曾想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吓得芸姨娘险些扎到自己的手,不禁怒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夫人息怒!小翠知错。”丫头见芸姨娘生气赶紧跪了下来。

“行了,说吧什么事这么慌张。”

芸姨娘放下手中的帕子,看着跪在面前的丫鬟。

“将军,将军吧二小姐关进祠堂了,并且将军说,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给小姐送吃的。”

小丫头赶紧把刚才的事儿告诉了芸姨娘,芸姨娘一听,一口甜雪腻在了嗓子上,险些背过气儿去。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

“二小姐今日又去了揽翠阁,大小姐不在,二小姐教训了揽翠阁的丫头,谁知道大小姐回来了和二小姐打了起来。二小姐一剑刺伤了大小姐,刚好将军看到了,一怒之下………”

芸姨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丫头跪在地上,说话的声音都颤抖着,身子更是抖得厉害。听完小翠说的,芸姨娘心头一口闷气:“胡闹!快,将军在哪儿?”

“将军……在……在……”

“快说!”芸姨娘动怒,一脚踹到了小翠的身上,这丫头哭着说:“将军在揽翠阁。”

“揽翠阁!”芸姨娘一听,心中感觉甚是不妙。本来将军就宠叶轻衣那丫头,平日里的风言风语也都是被自己遮了去,将军才没说什么。这下倒好,竟然被他亲眼看到了。二小姐也是,竟然如此冲动,上次明明已经告诫了她,竟然还如此冲动。

芸姨娘在屋里急的不知所措,将军在揽翠阁,自己不能贸然前去,若是被连带责任,自己的掌家之位恐怕会不保。但是二小姐在祠堂之中,只怕这一夜过去,整个人就坏了。祠堂那地方那是人带的,除了祭祀才会去的地方。虽然有人打扫,但是冷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二小姐那身子娇弱,只怕撑不住啊。

这么一想,芸姨娘翻出首饰匣子里的银两,悄悄的去了祠堂。

“两位护卫,这点儿银两不成敬意,你看……”

芸姨娘脸上挂着笑,心中却是气愤不已,不过是下人,自己竟然要这样。若不是二小姐冲动,自己又怎么会有求于这种人。

“将军有令,芸姨娘对不住了。”

谁知道两个护卫根本不买芸姨娘的账,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都不看一眼芸姨娘,就好像在和空气说话一般。

见护卫这副模样,芸姨娘心中更是气愤,骂了几句叶红菱,要不是那丫头自己怎么会落得今天这副模样,还要有求与下人。

“二位,我知道二位都是忠于将军,二位想想,里面儿也是将军的二小姐啊,若是出了什么茬子,将军怪罪下来,二位就不好说了啊。”芸姨娘只能卖笑,人在屋檐下,没办法。

“芸姨娘多虑了,将军若是要罚兄弟二人自然受着,至于二小姐,芸姨娘回去吧,除非将军命令,不然谁都不能见二小姐!”两个护卫完全不买账,芸姨娘的脸否气红了,见软的不行准备来硬的。

“我芸姨娘好歹是堂堂将军夫人,你们不过是下人,竟然如此和我说话,待我像将军说明,治你们二人的罪!但是……若二人放了二小姐出来,本姨娘可以当这事儿没发生过,还希望二位考虑清楚。”

芸姨娘一下子给两个人扣了这么大一个帽子,芸姨娘心中想着,这二人定然会屈服了自己,没成想后面儿的话,差点让芸姨娘吐血。

“我兄弟二人冒犯了芸姨娘,那就请芸姨娘告于将军,兄弟二人自愿受罚。二小姐的事儿,芸姨娘就别想了。我兄弟二人也不是怕事儿的人,芸姨娘这样威胁不到咱们兄弟。”两个护卫依旧那副模样,不管芸姨娘说的软话还是硬话,两个人都是面不改色,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你……你……好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告诉将军,看他们如何罚你们。”

芸姨娘正准备回院子,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声音之中还夹杂着愤怒和说不清得意思。“芸姨娘可是要罚谁?”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