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许我画意诗情(黎慎白沐兮)by桃夭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6 16:40

这本叫做《许我画意诗情》的小说,是由作者桃夭呕心沥血打造的,这本小说讲述了黎慎和白沐兮的故事,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许我画意诗情第11章 看着我们洗鸳鸯浴。她不仅腹诽,黎慎行这是要在里面开演唱会吗。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许我画意诗情》在线阅读全文

许我画意诗情第11章 看着我们洗鸳鸯浴

管家见她震惊得说不出话,便添加了解释;“白小姐,若你以后成了黎家的少奶奶,这些娱乐房,便都是你一个人的了。”

“为什么?那黎慎行呢?对了,黎慎空也算是黎家的人吧,还有其他亲戚,他们都不能使用吗?”白沐兮心里的疑问太多了,刚才管家的那番话,简直是一个导火索,让她忍不住问了好多,看起来不该问的话。

但管家并没有生气,也未嫌弃她太不懂规矩,而是很包容地笑了笑:“主别墅就是专门给黎大少爷一个人居住的,至于其他亲戚,都有自己独立的洋房别墅住下,里面的相关设施,虽不及主别墅的宽敞奢华,但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管家跟着服侍了黎慎行很多年了,他年过半百,也算半个人精。

他只要稍稍确认过黎慎行对她的态度,就知道,这个白沐兮绝对不是来跟白珊瑚比拼的,她就是最后的黎家少奶奶的最终人选。

白沐兮这下嘴更是张大得合不拢,管家主动拉着她继续往下看,突然,楼下客厅传来一阵门锁自动开了的声音。

门口是指纹锁,而黎慎行作为主别墅的一家之主,他的指纹每次解开后,都会传来特殊的铃声想,是用来区别与别墅里居住的其他服侍他的人。

管家听到铃声,立刻停下了脚步,他说:“黎大少爷回来了。”

“什么?”白沐兮的后背瞬间汗毛倒竖,她吞咽了一下口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先去厕所了,再见。”

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管家无奈地笑着摇头,他连忙下楼待命,黎慎行扫视了客厅一眼,他的余光发现了正在飞速小跑的楼上的某个女人。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冷嘲,说:“白小姐人呢?”

管家很明事理,他没有仔细过问,就立刻知道他问的是白沐兮的行踪,他弯着腰,低头恭敬道:“白小姐刚才说肚子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

“我去冲个澡,让她在书房等我,有事找她。”黎慎行将手上的腕表取下,径直朝一楼尽头最大的浴室走去,很快他身后跟了七八个年纪相仿的仆人,手上提着的框子都是黎慎行沐浴时需要用到的东西。

这样大的阵仗引起了住在客房的白珊瑚的注意,她扒在栏杆往下看,心想时机到了。

她立刻回房,穿了一套她精心准备的浅紫色半透明睡衣,外面裹上一层浴袍,这样外人看不出她里面穿的什么。

而等她一进浴室,将浴袍脱下,这样诱惑的身体就能让黎慎行一个人欣赏,想到黎慎行被她勾搭得欲罢不能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心里兴奋不已。

另一边,白沐兮洗澡是直接在卧室里配套的浴室洗的,她边洗边嘀咕,黎慎行这家伙的龟毛要求比女人还多。

卧室旁边的浴室已经大到可以容纳几百人了,他还偏偏要去楼下恢弘如大型游泳池般的浴缸里泡澡,简直是暴殄天物加浪费水资源。

她刚洗完坐在床上发呆,就被敲门声给拉回了现实,是管家:“白小姐,黎大少爷说,让你在书房候着,他沐浴完毕后有重要事与你商谈。”

白沐兮虽然心里腹诽不断,但还是分得清主次,她很快收拾好衣服,跑到书房。

她坐在沙发上等了半个小时,连个人影都没有,一看时间,晚上九点半,她哈欠连连,便想下去找黎慎行,问问他,是否能通融一下,改个地点,反正他们晚上都要睡在一起的,干脆有事就直接在卧室里说啊。

她蹭蹭蹭下楼,发现客厅静悄悄,她顺着走廊一直往尽头去,这才听见水声。

十分钟前。

白珊瑚蹑手蹑脚地推开了一楼浴室的双开门,她刚准备关上,就被身后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出去。”

她转过头,放下悄摸的畏缩身子,站直了,心虚地强撑着微笑道;“黎少,我……我也想洗澡,不料你也在这,那我先出去了。”

她这样欲拒还迎,故意将浴袍脱下,露出半透明的紫色睡衣,只要是个生理功能正常的男人,都会忍不住身下的怒火,一把将她扯过来,抱在怀里。

而黎慎行仿佛是坐怀不乱的现代版柳下惠,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并没有任何要留住她的意思,逐客令下得坚决到没有一丝怜香惜玉。

白珊瑚吞咽了一下口水,她舍不得走,便退后两步,侧过头说:“我其实,是想来服侍你洗澡的。我是你的未来妻子,既然还在判定观察中,当然要看一下我给你洗澡的能力如何啊。”

她说着,便动身要脱去睡袍。

“够了。”黎慎行泡在浴缸里,他抬起手,指了指门口,闭目养神道,“是要我亲自赶你走,还是让我叫保全进来拉你出去?”

“你……”白珊瑚顿时脸颊通红,主动送上门的女人还能被拒绝,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羞辱了,她捏紧了拳头,“为什么?白沐兮也不过跟你是一面之缘,凭什么她就能上你的床,而我连服侍你沐浴的资格都没有?这不公平!”

爱情里,从来没有公平可言,更何况……

“你不配跟她作对比。”黎慎行双手抱臂,即便是泡澡,他的气场也依旧不容小觑,“如果不是老爷子用家谱威胁我,你以为我会留你到现在吗?”

白珊瑚终于看清她在黎家的地位,距离被扫地出门,真是岌岌可危,要不是老爷子力保,她早就被黎慎行给嫌弃成垃圾扔出去了。

她伏低做小,跪在地上,双手扒住浴缸,哭得泪眼婆娑,无辜的大眼,仿佛在博取男人的同情。

她说:“白沐兮已经有过四年的感情史,她都是离异的女人,哪里还有干净可言,她跟黎慎空之间也是不清不楚,不信可以直接去调监控证据的。”

黎慎行的脸色愈发阴沉,他是没想到,白沐兮居然敢在住进黎家的第二天,就勾搭别的男人。

他本来还打算再泡十分钟,但内心的不爽,逼得他真想立刻去楼上把白沐兮抓过来问个清楚。他大掌一挥,瞬间将浴巾围在腰间,白珊瑚本还想睁大眼睛揩点油,没想到他速度太快。

她内心略有失落,但见黎慎行逐渐朝她靠近走来,她的心跳开始扑通扑通……

突然,浴室的双开门被拉开了一条缝。

白沐兮悄悄往里看,她还没找好时机进去跟黎慎行讲,结果映入眼帘的居然是白珊瑚跟黎慎行一起在浴室里,白珊瑚穿得一身半透明浅紫色睡袍,而黎慎行更是只围了半边浴巾在腰间,这暧昧场面,就是换老爷子看了,也肯定误会他俩有一腿。

白沐兮的眼神由震惊转变为失落,甚至是愤怒,她抿着唇,将门彻底拉开。

黎慎行双手抱臂,他盯着白沐兮的眼睛,没有说话。

白珊瑚见缝插针,她为了在白沐兮面前炫耀一把,立刻抱住黎慎行的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有预感黎慎行肯定会甩掉她,但借此挑拨离间,他俩人的关系肯定会产生嫌隙,以后分手是迟早的事!

白珊瑚一边抱着他撒娇,一边内心阴毒地想,白沐兮,从前的芭比娃娃是,现在的金龟婿也是!只要是我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毁掉,也不会让你享受到一丝一毫!

白沐兮虽然害怕黎慎行,但她很清楚,他是不喜欢白珊瑚的,她这么抱着黎慎行,肯定会被推开。

她静静地等着,却发现黎慎行并没有推开白珊瑚,反倒是将她搂在怀里,黎慎行的眼神就这么笔直地盯着白沐兮:“还有什么可看的?难道你要亲自看我们洗鸳鸯浴。”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