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傅子墨黎景芝)小说阅读by浅若夏汐

发布时间:2018-12-05 18:10

连载中小说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是著名作家浅若夏汐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傅子墨黎景芝,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古言小说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精选篇章:想是很美,黎景芝可不等着刘姨娘这么做,就派青秀过来,看着刘姨娘的刺绣还没绣好。“小姐吩咐,若是姨娘还未绣好,就用姨娘这么操劳了。”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第八章 受气

送走了刘姨娘,青梅赶紧上前献计,“小姐,刘姨娘这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可要小心。”

不就是没安好心?

她就怕的是这刘姨娘不上当,这才会让人觉得难过呢。

“你若真心为我好,不如每天都去看看刘姨娘每天刺绣的结果?”

说完这话,黎景芝不再搭理青梅。

前世青梅被刘姨娘指挥的团团转,一直做的就是恶人。

现在让她没有半点偏见对青梅的讨好看在眼里,她可没有这么大的善心。

推开房间的窗,看到外边的桃花开了。

她想到一首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花,又摘桃花卖酒钱。

一阵风吹过,吹落不少的花瓣,一时间花雨纷纷。这院子里的桃花还是父亲给娘亲亲手中的,这么多年过去,桃树亭亭直立。

开了这么多的花,她微微眯眼睛,享受这片刻的景色。

趴在围栏上的五皇子捅了捅二皇子,“这皇嫂果然姿色过人,倚着窗看桃花,像个桃花仙子呢。”

二皇子微微一眯眼睛,看着黎景芝的容貌,心也微微跟着跳快。

他提着五弟的衣领直接离开,以后都不带五弟一块看她。

这等姿色,只他一人能看。

在查账的时候,看到自己娘亲的有几间铺子一直在亏本,也没有人去管。

她给了林管家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就是去管着自己娘亲的那几间铺子,能够在半年内反亏盈利,那她就让这林管家从新做事。

这肯定是能够让林管家卖力。

还有投资了三十亩良田,她全让人种了番薯土豆一类存放很久的粮食。

现在京城风调雨顺,怎么还要种这些?

青秀看着小姐的管理还不明白,耐不住好奇,就同人说,“日后就会有机会用上了,也不用这么着急。”

刘姨娘这边心焦气躁,本是送衣是想让黎景芝能够宽容。

不想还让自己更加遭罪受,还有那银两,拿走景夕簪子,看她一副防备的模样。

“娘,这黎景芝怎么可能会真的敢动你,毕竟你在府里也呆了那么久,不可能真的能够赶走的。”

景夕想着自己的簪子可是被身边的姐妹好一顿羡慕。

如今要拿走,下次还没有什么簪子带头上,可不是又矮了黎景芝一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刘姨娘可不想自己这么多年的积攒都亏了。

“小祖宗,可别这么想,回头真的被赶出门,你姨娘可真的什么都不给你留下了。”

暂且先把这账本的亏都补上,回头再拿回来。

两年后黎景芝都已经嫁人,哪里还顾得及府里。

想是很美,黎景芝可不等着刘姨娘这么做,就派青秀过来,看着刘姨娘的刺绣还没绣好。“小姐吩咐,若是姨娘还未绣好,就用姨娘这么操劳了。”

“这不是绣了一半嘛。”

刘姨娘可不想自己的功夫都白费了。

黎景夕看自己的姨娘那么辛苦刺绣,夜里睡的时间都少,最近几日都已经憔悴上不少,再看那精美的刺绣,她心里一顿嫉妒。

自己从来就没有得姨娘刺绣那么多。

那个黎景芝怎么能够说的那么理所当然,害得姨娘如今操劳。

刘姨娘可不想管这个小祖宗,自己现在都忙的不行,先把已经从当铺里拿的钱都给了黎景芝,这才换的这几日安宁。

黎景夕因为上次推黎景芝下水,如今都被禁足。

也换的一小会儿的安静,她操办宴会,对于上边如何做的流水席也安排的妥当。

林管家不由佩服黎景芝的无师自通,怎么还能够办的这么熟练,也不是一般的姑娘家能够做出来的。

黎景芝微微一笑,也不过多的解释,怎么去解释?

前世办宴席总是各种事情繁琐的很,黎景夕就会交给她来办,如果办不好,就去吹耳边风,说她的不是,结果就是又被狠狠地打一顿。

吃这么多的亏,怎么可能还不会办的妥当?

这小小的宴席也就请那些个妯娌还有本家认识的人,毕竟皇上许配皇妃那肯定是喜事,举家欢乐也不过如此。

一时间下人都被调动起来,忙的有秩序,一点错乱都没有。

黎景夕禁足几日出来看到整个府都焕然一新,还有各种各样的摆设都觉得恍若隔世,之前自己的姨娘也不过是管着下人不让闹腾起来,现在是看到了繁荣的景象。

仆从往来,好不热闹?

后天就是宴席举办的时候,黎景芝现在安排妥当就陪着黎景睿一块跑步。

黎景夕想讨好黎振,挽回自己的形象。

就过来,看他们在压腿,黎景芝穿着便装更显得飒爽英姿,一时间晃神,耳后就鄙视,觉得这样大幅度怎么会是一个大家闺秀能够做的?

黎景芝可不管黎景夕怎么想的,自己做好运动前的准备,活动筋骨,然后跟着黎振一块绕着府里跑步。

都跑起来,景夕也跟上。

一开始速度不快,她一直都能够跟上,第二圈的时候她就开始气喘,两腿发软。

但是黎景芝姐弟的速度还是一样。

她忍住,想要给黎振一个刮目相看的机会,第二圈就开始腿抽筋了。

她捂住自己的腿肚子,两眼汪汪,黎振跑完第三圈看见了在一旁的景夕,微微皱眉,“你若是不能够跑就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黎景睿看到了景夕模样,轻轻哼一声,加速,“爹爹你来追我啊。”

黎振立马被转移了目光,看着跑在前边的景睿就一笑,“你这小子还真以为我跑过你?”

爽朗的笑声洒满府里,他们跑个步都能够欢乐,而她就是多余的。

景夕低头擦了擦自己的泪水,眼睛看着黎景芝,狠狠剜一眼,等着吧黎景芝,我定然要让你后悔,在我面前嘚瑟什么。不过是爹爹的宠爱,不要也罢,这样的爹爹偏心到了极点,还不如去死?

她心空了一大片,现在只想让耳边的欢笑声都消失。

黎景芝看着黎景夕孤独的模样忍不住笑,心疼了?日后还有更心疼的。

这日练武之后,黎景芝也分外不好受。

这天渐渐暖和了起来,黎景琛也开始了加大了训练量。虽说前些时候黎景芝的脚上已经磨出了细细的茧子,可是加长了时间的练习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

“大姊?“黎景睿担忧的看着黎景芝,生怕弱不禁风的大姊摔倒了。

就连一向严格的黎景琛也皱了眉头:“景芝你女孩家家的,本就身子弱,不必如此坚持的。”

黎景芝笑了笑,略显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对儿小酒窝来。

“景芝没事,大哥可不要对我手软才是!”

看着自家兄弟对自己温柔的关心,黎景芝感到心中一阵疼痛。上一世她只想着温文尔雅,恪守女则,才会最终酿成如此悲剧。这一世她定要变得强大,不光要让刘姨娘感受到她前世的绝望,更是要尽力守护自己的兄长弟弟,不要如前世一般早逝!

微微咬唇,黎景芝的脸上满是坚定。

黎景琛看着自家妹妹坚定的表情,心中爱怜不已,却也只好尊重她的选择。而黎景睿更是在看到姐姐这般努力的模样之后,练的更加的起劲了。

黎振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兄友弟恭的画面,他满意的摸了摸已经有些白的胡子,而后对身后的管家说:

“景芝身子本就虚,景睿也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去让景琛那个混小子给我悠着点练,不然回头要是倒了一个,我非踹他不可!”

管家被自家老爷的少年心性逗得一笑,点头称是。而后他又看向黎景芝的方向,眼中也是满满的宠溺。

这管家是从前黎景芝的生母余氏带来的,管家李叔当真是将余氏的几个儿女放在心坎里疼爱。黎振出征这几年,黎景芝也全都仰仗着他,才没有受刘姨娘母女的欺负。

“老爷放心,清秀聪慧,早就已经给小姐备好了洗浴的汤药,自然不会让小姐累着伤着的。”

黎振这才点了点头。

看到老爷的面色好了许多,李叔眼珠子一转,又开口到:“老爷这次回来,当真是宠爱大小姐和小少爷。只是别忘了二小姐才好。”

李叔为人醇善,看着这些年黎振眼中心中只有余氏和她的一双儿女,自然是感动的。可是换个角度来想,纵然当年刘姨娘是有意爬床才上位的,可是到底是生了一个女儿。这些年老爷对她们母女着实关注的少了些。

果不其然,李叔刚刚提起这件事,黎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微微叹了口气,黎振开口道:“你知道我心中只有莲儿,对于她们母女两也只有愧疚。这些年我对她们也算是有求必应,再多要求,我也实在是给不了了!”

“可老爷您可想过,您这般将二小姐排除在外,她是否会憎恨大小姐?”

看黎振一愣,李叔又开口道:“况且刘姨娘向来善妒,也有手段心机。如若您下次跟大少爷出征在外,老朽也怕护不住大小姐和小少爷了!”

“你是说我在外那七年,她们有欺辱过景芝和景睿?”黎振的脸色霎那间变得难看了。

李叔低下头:“小少爷是男嗣,金贵的紧,她们自然不会动手。“

黎振看着李叔又不再说话,心中已经有了计量。想来这次回来后女儿性情大变也与这些年受得苦楚有关。

黎振越想越气恼,忽而一阵风飘过,引来一阵桃花儿香,让他又想起了当年余氏身亡时的景象。

微微叹了口气,黎振恼道:“那傻孩子为何不说与我听,我定当是会为她主持公道的!”

“小姐许是不想让老爷为难吧。”

黎振越想越心烦,挥手让李叔离开之后,他就静静的站在园中的桃花树后,静静的看着黎景芝。

黎景芝身形单薄,面色也比同龄的少女苍白一些。

这练武的辛苦仿佛对于她实在太过残忍了一些,看那汗不停的从她的额角落下,黎振也感到了一阵的心疼。

黎振气恼的拨开风吹落的桃花雨,正想要上前去将黎景芝给拉下来。却又想到以后她要嫁的是皇家!

“景芝,为父对不起你。”

风中好似夹杂着一声苍老的叹息,黎景芝微微皱眉,待到回过头去,树后却什么也没有了。

“小妹,被我逮到偷懒了吧!”黎景琛笑眯眯的拿着方才刚从地上拾起的树枝,轻轻的敲了一下黎景芝的手腕。

黎景芝的脸红了一下,对着自家哥哥翻了个白眼。

“方才是谁说让我休息的?如今又这样严厉!”

“小妹这可是蛮不讲理了!既然要练,那便要好好练,哪里有偷懒的道理?”黎景琛笑着将黎景睿看热闹的脑袋摆正,然后又小声说道:

“况且京城中新开了一家酒楼,我正想去尝尝。本想着这回偷偷带了你们去,如若偷懒的话,那我可自己前往了啊!”

一听能出去吃好吃的,黎景睿立即来了兴致。

这些年父兄都不在家,刘姨娘管教的也严厉,黎景睿几乎都没有出过几次府中。况且就算偶尔跟着管家李叔偷跑出去,李叔也因为害怕有人加害,不许他乱吃东西。

如今一听说自家兄长要带着出去玩闹,哪里有不激动的道理?

这边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那边黎景芝却是微微的皱了眉头。

“我方才刚与二皇子定了亲,如今这般随意,如果被人捏了把柄岂不是给父亲添麻烦?”

看着黎景芝那一脸严肃的模样,黎景琛笑得倒是更开心了:“这才刚定亲呢就恪守妇道了,等成了亲你可怎么收拾二皇子?我们将军府的姑娘就是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拿的出场的!你赶紧收回你那套大道理,不然我回头告诉爹爹你屋子里藏的话本子!“

黎景芝一愣,才想到自己前世儿时是在箱底藏了话本子的,顿时脸上就是一红。

“好好好,去便去,不过大哥你可要小心父亲才是。到时候被发现了,先罚的定然是你才对!”

一定说小妹答应了,黎景琛便道:“不碍事,不碍事,我方才已经让李叔把父亲哄去刘姨娘那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