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阎王的意外女婿苏飞扬安和小说第1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0

这本连载中小说阎王的意外女婿讲述了主人公苏飞扬安和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苏贯贯的倾心巨作,阎王的意外女婿精选篇章:在吃完水果,又听完故事后,娘亲都会拉着我的手在天上飞一会才把我放下来,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娘亲又要走了,每次我都是非常舍不得她走,还想再多飞一会。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阎王的意外女婿》在线阅读全文

阎王的意外女婿第11章 佩戴面具的神秘杀手

每次厮杀结束后,我都是遍体鳞伤,而每次这个时候她又再次变回最温柔的娘亲了,总是用一种蓝色的药水轻柔地抹在我的伤口上。我发现她用的这种晶莹剔透的蓝色药水很特别,每次抹在伤口上都感觉很清凉舒爽,还伴随着一丝酥酥麻麻的感觉,用不了多久,那些血流如注的伤口就完全愈合了。

治好了我的伤口后,娘亲总是会给我讲许多有趣的故事,还教我琴棋书画等各种知识和技巧,以及各种做人的道理,还像变戏法一般凭空变出好多又好看又精致的水果给我吃,那些水果的样子都是我醒来后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

在吃完水果,又听完故事后,娘亲都会拉着我的手在天上飞一会才把我放下来,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娘亲又要走了,每次我都是非常舍不得她走,还想再多飞一会。

她也同样是一副不忍离去的神情,紧紧地抱着我好一会才渐渐消失了。每次见到娘亲消失后,我就很自然的醒来了,醒来后都会觉得很失落,以及特别特别想她。

所以每次一醒来,我都会情不自禁地马上起床,也顾不得穿衣服,就跑去找母亲,然后抱着她告诉她不要走好不好,再带着我飞一会嘛。母亲每次都很奇怪我的失态行为,数落我只不过才睡了一觉而已,就又想她了,这么没出息,长大咋办呀!还说她又不是什么仙女,那能在天上飞呀!

可每次我都很认真地告诉她,在我心里,甚至是在梦里,她就是世上飞的最高,又是最美的仙女。尽管我知道母亲不会相信我说的是实话,但我又不能告诉她实情,因为我答应过梦里的娘亲永远守口如瓶的。

所以每次母亲都会没好气地敲打我脑袋几下,批评我跟我父亲好的地方不学,净学些油嘴滑舌追美女的本事。父亲每次在旁边听了,都对我偷偷竖起大拇指,显然是夸奖我得到他的真传了。

我的生活就在这种啼笑皆非,真假谎言,甚至是有些荒诞的过程中,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到现在也快大学毕业了。尽管我在现实生活中给人印象总是病蔫蔫的,又笨又懒,还总是贪睡,学习也一般,一无是处的形象。

但其实在梦里,我在娘亲的教育下,不但睿智聪明,精通琴棋书画,还练就了一身超凡的剑术,只不过每次醒来后不久就很快遗忘了。

可是只要一回到梦里,那些能力就又瞬间恢复了。所以我自己也是感觉过得很荒诞不经,很羡慕梦中无所不能,又头脑清晰的自己,很讨厌现实生活中总是犯困,头脑迷糊的自己。

有时候我真的很期盼在现实生活中也能看见娘亲,痛痛快快地和她比试一番剑术,甚至还能在现实生活中,也具有梦中那样的能力和智慧的话那就太好了。

正因为有这种奢望,所以当我在奈何桥上看见那艘龙船上的一男一女时,才会大惊失色,尤其是当我看清楚那个挥剑奋力厮杀的古装女子,正是我梦中才能见到的娘亲时,大喜过望!没想到真的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了娘亲!

而当我看清楚和她厮杀的那个脸上戴着恐怖骷髅面具的男子时,顿时心里一惊!根据我的经验,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剑术应该在我娘亲之上!所以我非常担心娘亲会受到伤害,尽管我知道自己学过的剑术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法施展的,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

只是到了龙船附近时,我又有些困惑地停下了脚步,努力思索自己这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呢?可是当我看见娘亲厮杀的越来越吃力,已经险象环生时,我再也顾不上想别的事情了,毫不犹豫地冲上了龙船。

也许是娘亲因为看见我而分了心,被那个戴面具的男子抓到了机会,居然一剑狠狠地刺向了我的娘亲!

“不!娘亲!”我疯了一般腾空而起,一闪身就来到了戴面具的男子跟前,挡在了刺向娘亲的剑前面。伴随着胸口一阵剧烈的刺痛,我亲眼目睹对方的剑完全扎进了我的心脏……

“唰——”

戴面具的男子干脆利落地从我的身体里抽出剑后,我看见一注鲜血瞬间喷射了出去,溅了他一身。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血腥场面了,丝毫没有躲避,任由我的血不断地喷在他身上。从他面具上唯一能看到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他真的很享受这种杀人的快感。

“好痛!”

我低头看了一眼不断喷射的血液,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后,就感觉自己疼得全身都在抽搐,而且很快就要失去意识了。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应该是就要死了,不经意间,我又想起曾经在梦中听娘亲给我讲解人死后的那些说法。

据说人死了以后,灵魂体必须在阳间游荡七日,散尽灵魂体内残留的阳气后,才能通过鬼门关的审查进入阴间。所以在阳间有头七还魂的说法,因为往往灵魂体在正式进入鬼门关之前,都愿意再回家看看活着的亲人,做个简单的告别才能安心离开阳间。

当然了这种死亡是针对阳间而言,人只要灵魂还在,就不算真的死了,只有当灵魂也魂飞魄散了,那就是彻底的死亡了。可是灵魂是一种很脆弱的生命体,如果在阳间白天受到烈日暴晒会当场魂飞魄散而死。即使是没有阳光的晚上,在飘往鬼门关的路上依然是凶险万分。

一旦遇到明火,灯光,烟火,流星和闪电等发光发热的物体,照样会魂飞魄散而死。而且就算是安全通过了鬼门关,进入阴间后同样危险重重。因为阴间可不像阳间法制健全,不得滥杀无辜。灵魂体之间弱肉强食的争斗比比皆是。

在阴间只有灵魂强大才能在长久生存下去,最终获得转世投胎的机会,而灵魂强大的唯一途径就是吸食其它的灵魂体,所以别看每年阳间有大量的人死亡,一大批灵魂体在不断地通过鬼门关进入阴间,可是当这些灵魂体在奈何桥喝完孟婆汤,继续向前走向轮回关的路上,大部分灵魂体因为体质太弱而渐渐被阴间的空气,也就是所谓的阴气所吸收。

这些消散的灵魂体经过阴气的净化后,变成一种极为纯净的灵魂雨洒落下来,这种灵魂雨对于其它灵魂体来说是大补的东西,所以很容易被灵魂体吸收成为壮大自己灵魂的养分。只不过这种灵魂雨太过稀少和珍贵,所以每当灵魂雨来临之际,都会引起灵魂体之间的相互残杀,只有活下来的灵魂体才能享受到灵魂雨的滋润,最终成功到达轮回关转世投胎。

在回味娘亲告诉我的这个关于灵魂的说法时,我打算在头七前的七天里,回家好好陪陪父母再去鬼门关。还暗暗发誓,一定要成功走到轮回关,争取早日顺利转世投胎。来世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要像这辈子这么窝囊地虚度一生了。

不过,我突然间又想起一个问题,那就是我都是阴间驸马爷的身份了,是不是得永远留在阴间了吧?因为像孟婆以及阎王爷这些阴间有特殊身份的鬼,好像不参与轮回吧?顿时我有些郁闷,看来来世做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愿望要落空了。

难道我的未来就是在阴间做个倒插门的上门女婿吗?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抓狂,后悔当初不该调戏那个绿罗裙鬼公主的,这下倒好,遭报应了不是!

“扬儿!你醒醒啊!”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见娘亲在我身后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还很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身体。

娘亲的这一声喊叫让我又清醒了很多,我睁开眼睛一看,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在娘亲的怀里。对面依然还是那个该死的戴面具男子,我忽然意识到现在娘亲还没有脱离危险呢。只见那个戴面具的男子见我又睁开了眼睛,再次举起了剑,显然是要对我和娘亲下最后杀手了。

我知道娘亲这一次也是凶多吉少了,一来她怀里还抱着我,根本无法反抗,二来她的剑术比起戴面具的男子来说还是差了一点,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于是我快速开动脑筋思索着化解这次危机的办法,想着想着,我突然间又想起一个难以解释的问题,那就是我和娘亲现在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阳间,又或者已经是在阴间了也说不定。

如果是在梦里的话,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因为娘亲说过梦里人是死不了的,只要醒来就啥事没有才对。如果是在阳间的话,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们这是在忘川河上的一条古色古香的龙船上面,附近不远处就是黄泉路和奈何桥,显然只有阴间才会有这个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一看就阴暗诡异,鬼雾缭绕,没有丝毫阳光,这绝不是阳间靠后期装修能模仿出来的环境。

但如果这里就是阴间的话,问题又来了,孟婆和黄董本来就是阴间的鬼,只不过借尸还魂在阳间生活而已,所以她俩来这里很正常。可是我和杨晨可是地地道道阳间人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进入阴间呢?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