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迷心窍》(顾显楚恬恬)小说阅读by酥芙蕾

发布时间:2018-12-04 15:04

连载中小说婚迷心窍是著名作家酥芙蕾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顾显楚恬恬,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婚迷心窍精选篇章:楚湉湉捂住不争气的肚子,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耳边传来顾显的低笑声,她恼得一眼横了过去,“笑什么笑?你……”蓦地顿住。顶灯光线柔和,洒落在他含笑的眸中,仿佛揉碎了万千星光。英挺清隽的脸上,淡漠矜傲的表情被愉悦的笑意取代,如同万年冰封的雪域被春风拂过,刹那间冰消雪融。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婚迷心窍》在线阅读全文

婚迷心窍第11章

顾云霆包下了一间地处偏僻的私房菜馆,左等右等,直到华灯初上,才等到姗姗来迟的一双儿女。

儿子高大英俊,即将成为他女儿的小姑娘娇小甜美,儿子行走间细心护着妹妹,以免她被桌子的尖角磕到,又拉开椅子,服侍她落座,一派绅士风范。他越看越欢喜,和方舒窈交换一个欣慰的眼神。

“爸,方姨。”顾显在楚湉湉身边落座,手臂闲适地搭在椅靠上,松松将她圈在臂弯中,低头看向她,“刚才就在嚷嚷饿坏了,想吃什么?”

他的眼神语气柔情脉脉,楚湉湉却像浸在冰水里,全身僵硬,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走进这扇门,顾显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她真的很想问一句——你是谁?你把顾显怎么样了?

她正襟危坐,低垂着头,憋得小脸涨红。看在对面二人眼中,俨然是一副娇羞的模样。按捺下心中的怪异感觉,方舒窈笑着开口,“湉湉饿了吧?我们先点了几个菜,有你喜欢的蟹粉蛋和水晶虾仁。”

“这里的干烧鲳鱼也是一绝,”顾云霆忙道,“酱汁是厨师的招牌秘制。小显还记得吗?小时候我带你来过。”他感叹,“开了三四十年的老馆子,外面世事变迁物是人非,这里的味道却从来没有变过。”

“是吗。”顾显回应得漫不经心。他察觉到楚湉湉的不配合,正要隐晦提醒一下她的义务,这时,只听“咕噜”一声轻响——

楚湉湉捂住不争气的肚子,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耳边传来顾显的低笑声,她恼得一眼横了过去,“笑什么笑?你……”蓦地顿住。

顶灯光线柔和,洒落在他含笑的眸中,仿佛揉碎了万千星光。英挺清隽的脸上,淡漠矜傲的表情被愉悦的笑意取代,如同万年冰封的雪域被春风拂过,刹那间冰消雪融。

那句话怎么说的?

——好像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他笑得眼梢舒展时,那颗极小的泪痣也随之微动,凭添一丝摄人心魄的魅惑。她呆呆地直盯着,直到那颗勾人的泪痣占据她视野中央,有柔软微凉的触感落在唇上……

……!!

楚湉湉倏然瞪大眼睛。发、发生什么事情了?

做戏而已,自然只需一触即离,然而分开时,耗费了比顾显想象中大得多的自制力。指腹来回轻抚着她粉嫩的唇瓣,那香软的味道仍萦绕在唇齿间,仿佛要勾着他再一次、更深入的品尝。

红唇娇艳欲滴,几乎要瓦解他的克制,他索性把她按进怀里,埋在她发间哑声轻笑,“真可爱。”

这番举动如同晴天里一道惊雷,不仅楚湉湉被劈当机,对面的顾云霆和方舒窈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搞什么?!”顾云霆最先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小显,你是不是太没有分寸了!她是你妹妹!”

“湉湉……”方舒窈伸手,想把女儿抢回来。

顾显大掌扣住楚湉湉后脑,防止她挣扎,冲顾云霆一扬眉,“我老婆什么时候成我妹妹了?”

“胡闹!”顾云霆血气上涌,扬手就要一巴掌抽过去。

顾显不闪不避,这时,“咣当”一声巨响传来,随后是中气十足的吼声,“这里是吃饭的地方,要打出去打!”

一个膀大腰圆的老阿姨端起餐盘,快步走了过来,看清顾显的长相,反手先敲了顾云霆一个栗暴,“吃饭的时候不能打孩子!会影响消化的,没常识哦!”

顾云霆:“……”

方舒窈:“……”

顾显&楚湉湉:“……”

“朱嫂!我不要面子的啊?”顾云霆揉着头,“这小子实在不像话……”

朱嫂叉腰,“反正在我这里吃饭不许打孩子!打出一肚子气来,再好的饭菜也品不出味道,白白浪费我们老朱辛辛苦苦做的菜!”

转头瞧见还窝在顾显怀里的楚湉湉,她眉开眼笑,“哦哟,小云你儿子眼光不赖,找的小媳妇真水灵!我去让老朱烧个酱肘子,胶原蛋白,小姑娘吃了好!”她摇头感叹,“当年你在这儿打工端盘子的时候,还没娶上媳妇呢,转眼连儿媳妇都有了。唉,时间真快,我们都老喽……”

被朱嫂这么一打岔,先前的剑拔弩张彻底消弭。

楚湉湉好容易挣开顾显的手臂,一口气还没松开,手又被他捉住,握在掌心。她想抽出来,收到他警告的眼神,僵住不敢再动。

协议……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顾显姿态闲适,无视二老仿佛要瞪穿两人交握的手的眼神,语气悠然,“半年前,我回来处理你离婚的事情,顺便接手了垣耀科技的收购。就在那时候,我遇到了湉湉。”

想到他“遇到”她时,她的状态……楚湉湉的耳尖腾地烧了起来。

“那是美妙的一晚,过多的细节不便分享,即便回了欧洲,我也念念不忘。而缘分就是如此奇妙,那天我刚回国,正好见湉湉挺着肚子——当然,那只是个误会,她其实是在片场,不过我以为……惊喜冲动之下,我告诉你方女士要当外婆了。”

正盯着害羞的女儿发呆的方舒窈恍然,利箭般的目光射向顾云霆。原来如此!所以湉湉才会是那样的反应,她亲密过的对象,就是顾显……

……怪不得妈妈问那么奇怪的问题!楚湉湉怒瞪顾显,却被他轻点了点鼻尖,一下子化解为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次日一早,我就去找了湉湉。缘分真的很奇妙,这次重逢,让我认定她就是我想要的人。但是湉湉……她顾忌着你们的关系,而我也对你旁敲侧击过。”

顾云霆默然。顾显的确说过,要他“三思”。

“你知道我的作风,既然想要,就立刻采取行动。所以,就在今天下午,我已经带她去领了证。”长指滑入她的指缝中,十指交扣,顾显唇角勾起,“我和湉湉,现在是正式的夫妻。”

最高明的谎言,是真中掺假,假中掺真。当谎言中有九分是真的时候,那剩下的一分假,便会很容易被人相信。顾显这番叙述,真真假假,把假的说得比真的还真,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楚湉湉差点都要信了。

……这个人,太可怕了!

满桌可口的饭菜终究被辜负,顾云霆险些上了朱嫂的黑名单。

他无心纠结,等到顾显终于跟楚湉湉“难舍难分”告完别,他沉着脸,“你过来。”

露台宽阔,虫鸣声声,夜幕掩映着远山苍茫起伏的轮廓,习习微风送来花和青草的清香。顾云霆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的儿子他了解,说好听点叫意志坚定,说难听些就是心坚如铁,从小跟着顾老爷子,被教成了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冷血商人。

爱到情不自禁以至于闪婚,根本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顾显一摊手,“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或者用中国俗语来说,男大当婚?我想结婚,我结了婚,就这么简单。”

“那也不该是湉湉!”顾云霆抹了把脸,“前天你回来,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你一直怪我,我也恨我自己……可是舒窈和湉湉是无辜的!如果你认为我罪不可恕,应该孤独终老,我接受,你何必拖一个无辜的小姑娘下水……”

顾显面上阴云翻涌,“你以为,我是在惩罚你?”

“不是吗?”顾云霆反问。

目光对峙,彼此都是愤怒中含着失望。须臾,顾显转身。

“随你怎么想。”

回到房间,顾显拿起签过的婚前协议,锁进公文箱。

这原是让王晋为顾云霆起草的,略作修改,正好合用。他自认条件不算太苛刻,可对于以靠婚姻捞金为目的的女人来说,无疑是致命阻碍。

楚湉湉对冗长的财产条款没有提出异议,只要求增补修改了几项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条款。顾显有一丝动摇——或许,她真的不是他想的那种女人?

但也可能只是演技而已。

譬如顾云霆,即便签了婚前协议,在被哄得头脑发热之际,仍有可能大手一挥,把身家性命都赠给佳人。

可他不是顾云霆。

他和父亲不一样。他不会轻易踏入女人的蜜糖陷阱,被迷了心窍。

绝无那种可能。

……

方舒窈一回家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楚湉湉咬着手指,又悔又怕。

她真是头脑发热,才会想出那样一个馊主意,又被顾显牵着走,现在上了贼船……

指尖划过唇瓣,她一怔,旋即用手背大力擦拭。

那个禽兽!他凭什么……凭什么亲她啊!

她曾想象过无数次,自己的初吻会是跟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她想象过无数浪漫的场景,无论哪一种,甜蜜的初吻,都要跟互相喜欢的人分享。

可居然就那样……就那样被一个根本不喜欢她的人,完全不当一回事地夺走了……

“嗡——嗡——”

手机不停振动,楚湉湉抹去腮边的泪珠,接了起来,“喂?”

顾显一下子听出不对:“……你哭什么?”

“协议上又没规定我不能哭。”楚湉湉吸了吸鼻子,“有事?”

顾显沉默一瞬,“我在你门外。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去。协议上没有规定我必须随叫随到。”

楚湉湉挂了电话。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