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夏叶的味道冷明哲安子筠小说在哪看-《夏叶的味道》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09:35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夏叶的味道,夏叶的味道小说是作者冰晶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冷明哲安子筠,冷明哲安子筠小说精彩片段:……咯咯咯咯!一阵笑声刺痛耳膜。安子均偏过头去,嚯!她倒好,围在他的身侧穿珠般地翻飞着。再一回头早已是一群乌压压的领导簇拥者,不停地议论着说词。反正她倒希望旅游快点结束,从开始就是希望。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夏叶的味道》在线阅读全文

夏叶的味道第四章 与你邂逅

汽车减速慢行,最终停靠在了一处山坳下。安子筠手搭凉棚朝远处眺望,再深吸了一口气,疲惫顿扫而光。

远处山峦叠翠,溪瀑环绕。一阵山风抚过,叶片沙沙作响。

“冷总,你看那远处的山峰呵!”

“……冷总呐,这里的风景好好!”

“冷总你快过来看哦……”

……咯咯咯咯!一阵笑声刺痛耳膜。安子均偏过头去,嚯!她倒好,围在他的身侧穿珠般地翻飞着。再一回头早已是一群乌压压的领导簇拥者,不停地议论着说词。反正她倒希望旅游快点结束,从开始就是希望。

思付了片刻后,她还是跑去站在了冷明哲的眼前。

此时的他正斜靠在一块平滑的大青石上。眼前的溪水淙淙,程媚兰则坐在一侧,两人不时地聊着什么竟引得她一阵娇笑,因为日头过高,两颊泛红的媚兰不时地扑着扇子。

“什么事儿?”他抬眼平视着她的眸子。

安子筠直接了当道:“什么时候结束?我想我……。”

“明哲你看这里的景色多好啊,空气又那么清新,难得放轻松嘛……怎么就这么着急回去呢?再说了,山里头的夜晚可是区别于城市呐!”说话间程媚兰狠狠剜了她一眼,直接将话挡了回去。

冷明哲穆然一笑,漂起嘴角道:“你说的对,过两天再说吧!。”转而合上了双眼。燥热夹杂着清凉的山风吹来,他额前的发丝轻扬,程媚兰莞尔一笑,轻蔑地扑着扇子。

傍晚,太阳西沉。此刻的林子更是安静了,远处湖泊清澈如洗,水墨丹青。

终于,滴的一声开锁声,房门推开了。

沐完浴的她总算是躺在了白色的床榻上。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结束了一天的行程。这会儿她惬意地眯上眼睛,头发自然地散开。刚刚浴完的身体上还散发着香气,胸口随着呼吸起伏荡漾。

路遥转身来见她如此可爱,即刻抡起巴掌来,啪!地一声脆响打在她的屁屁上。

“――你干嘛呀?”她一吃痛,气急败坏地撩起了浴巾。

没曾想她竟嘻嘻一笑,耸着肩膀道,“小女子要钓上金龟婿咯!”

“你这人太讨厌……”她索性扭头望向了一旁。

山里头的夜晚,清凉宁静。

可是直到凌晨她都无法睡实,脑海里一再涌现的‘继母’二字转瞬即逝,以及他沉郁的眼神隐隐浮现。窗外漆黑一片,偶尔有小虫的啾鸣声划破了夜空。

她在黑暗中坐起身来,转身望向一旁酣睡的路遥。突然想起这山坳里会不会有萤火虫呢?就算抓上几只也是有趣的吧!想到这她顿时来了兴致,三两下拢好了头发后再摸索到手机,借着光亮正巧看到了床头柜上有一只不大不小的椭形玻璃瓶子。旋即提好了鞋子,蹑手蹑脚关上了房门。

出了电梯后便来到了酒店的大厅。

环视着远处的土路越发的漆黑,她清晰地记得朝右走不远再拐个弯,下了石坡沿着坝堤就是一片林子,林子的前方还横着一道湾湖,一个名叫一湾的湖泊。

确定好路线后,她开始了徒步前行。但没走多远脚下小石子就硌的生疼,不过月光倒是皎洁,此刻万物都笼上了一层银沙的光辉。

一阵阵的清凉的山风,她顿感着自由的惬意,竟全然无胆怯。

翻过石头坡后再扒开了长蒿野草,黑幕中呈现出一片幽绿色的林子。她打着灯光四处照了照,长长的叶片延伸着。

……唔!扬手荡起了一簇叶子,星星点点地随之有更多的绿光翩飞……一只~两只三只……她赶紧打开了瓶盖摇晃着芦草,渐渐地玻璃瓶里的绿光也越来越亮。

猛然抬头……咦?

隐隐地前面一湾湖泊旁杵着一个黑影,一动不动地缩着。

“――谁?!”

安子筠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抽搐地退缩的步子,手指紧紧捏着瓶子,抓着手机的胳膊直直地扬起。

那团黑影未动。

“……鬼啊!”嗖的一声手机重重地朝他掷去!

那黑影一晃,侧身。极速地避开了飞掷之物。

她慌乱地拔腿就要跑。

“站住。是我――冷明哲。”低沉的声音清晰耳畔。

“――冷明哲?”

脚步嘎然而止,极速的惯性险些跌倒,安子筠转身颤巍道:“你是……!”

“怎么,还想砸死我呵?”旋即他站起身来,伸出白皙修长的指尖掀开了黑色风衣的帽子。

这下,她清晰到惊悚地连声尖叫“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嘛?!”说着低下头绕道地拾回了手机,捂住怦怦狂跳的心脏,再一次确定地打高灯光。

“别照了。”

这下他不悦地反手遮着眼睛,眉头紧蹙,脸庞的线条透着刚毅。

“半夜你来这里干嘛?”

“抓萤火虫呵,你看你看!”她有些磕巴地赶紧摇着玻璃瓶证实。

“太晚了,你该回去了。”冷明哲面朝着湖水冷冰冰地道了句,旋即反身坐了下去。

“你不是也在这里嘛。”安子筠竟不屑地反驳了回去。

他转头,望向她片刻后朝着她伸出了右臂来,看样子是示意她坐下。

安子筠不为所动。

在月光的清辉下,他那俊美的脸庞越发的清冷了,雕刻般孤傲的不可一世。旋即勾起嘴角来目光渐柔……她想了想,最终刚想蹭着小步与他并排坐下。

……叮叮叮!口袋里的手机霎时响起。

冷明哲沉下手臂即刻摁下了关机,同时眉宇间厌倦地泛起了楚痛。

“……嗯?”安子筠喉咙里刚发出细声。

“嘘……别说话。”

不知所云的安子筠陷入了思索中,猛然被他强有力的手臂强制扯了过来,她只觉猛一挣疼,惊愕的还未叫出声就被他的下颌死死地压紧住了。霎时她的瞳孔迅速扩张再急剧收缩,目瞪口呆地颤栗。

他的眸子朝她投去,沉声急促道“别出声!――也别乱动!”

“纳尼?……”

这下的她更是任由他的手臂铁钳般攥着她,紧紧压着她的下巴硌的生疼,此刻他的鼻息温热絮乱地呵在她的脖子上,犀利道:“你身后有人!”

“――身后有人?!”

这下她更是惊悚地使劲推攘着他,好不容易才将指尖撑在了两侧,终于找到了平衡支点,旋即惊恐地试图大吼。

冷明哲的面孔凝重收敛,紧接着伸出手掌来伸出捧住她的脸颊,慌错间更不想想让她出任何声音,旋即伏下头毫不留情地将双唇复合在了她的嘴唇上。

一阵冰冷袭来,侵入骨髓……

心脏骤停的安子筠脑袋炸响,瞳孔急剧扩大!紧紧推搡他的手掌被他束缚在怀中,竟没有了一丝弹动的余地。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松开手臂,垂下眼皮拉开了视线。放开了软糯糯的她后,他的眼底迅速幻变着复杂,冷峻中闪过一丝温润后转而柔腻地荡开。

“你你你……卑鄙无耻!”气急败坏的她迅速弹跳,脸颊红烫的退避三舍,指着他简直是无法用词汇形容。

他收敛眼神,竟忽地定定一笑,同时朝她再次伸出可手臂,一直扬起。

“你――混蛋,小人伪君子!”她啪地一声愤恨地打翻了他的手掌。

旋即冷明哲悻悻地拉长了眼角,感性道:“我还没有深吻你,你就至于会气成那样?”

“你就是个大无赖!”安子筠索性捡起瓶子甩头就走。

“……你过来我有话要说。”

“――不!”她坚决地一口否定。

他叹了口气,阴冷的目光望向平静的湖泊。自语道:“刚才你后面的那个人是我的弟弟,不过他已经走开了。”

安子筠赶紧扭头望去,四周一片漆黑,“那我刚才岂不是都被他看去啦……天呐我该怎么办啊!?”她捂着羞红的脸颊喉咙发紧。

突然他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偏手朝湖中投了一块扁石,高声不屑道:“这样才是他最满意的结果,他倒安心好了。”

安子筠看到他冷峻的眼眸里仿若是灼烧的火焰。

“那你弟弟现在去哪儿了?”她嘤嘤弱弱地问。

没想到他竟诙谐一笑,平视着她的眼眸道:“你猜?”

这变化的也忒快了吧!安子筠没好气地扯着嗓子吼“我猜不出来!”说罢撒腿就要跑。

“……哈哈哈哈!”

背后传来他肆无忌惮的笑声,突然间朝着她跑的方向朗声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往后都要寸步不离得跟着我――懂吗?”

即刻他又弯腰捡起一块青扁石来用力抛去,湖面泛起了一线涟漓。

听到此话她迅速折了回来,气急败坏道“为了避开你那弟弟,就要搭上我?”

“我避着他?哈呵呵……”

他仿佛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般开心,笑过后突然冷峻道:“冷墨轩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很不幸我母亲过早离世,也许是父亲觉得亏欠了吧,所以就承诺让我继承他70%的财产。……或许就是遗产。我那继母自然是有怨言,针锋相对。可惜呵父亲睿智,依旧坚持己见。可是他们却从不知道我冷明哲从未对财产计较过得失,我只想活的自在,就似这块扁石般从不受束缚。”话毕她的眸子又沉了下去,凝重的似化不开。

“――不受束缚?!”

“对!从厌倦的地方逃离,归隐世外桃源。可惜命运已然注定,注定我一生的束缚,而我……”冷明哲淡淡一笑,又是许久的沉默。

“可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她虽是生出恻隐之痛,但又觉惶恐的或许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他偏头凝视,嘴角挑起一丝笑意来,“因为你是我的私人秘书呵,杀伐决断都由我来决定!”

“……你!”安子筠狠狠瞪了他一眼,扭头就朝宾馆跑去。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