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易景宸秦楚眠小说名字-主角是易景宸秦楚眠的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6 17:03

由木小糖出品的小说《许你今生爱如绵》,在小说中,可以感受到易景宸和秦楚眠之间那细腻的情感,两人之间的羁绊将使两人走向何方…许你今生爱如绵第15章 谁给你的胆子动她,嗯?有了时家的施压在加上秦楚眠的不信任,时瑾一定会放弃秦楚眠和她在一起。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许你今生爱如绵》在线阅读全文

许你今生爱如绵第15章 谁给你的胆子动她,嗯?

可是她低估了时瑾对秦楚眠的感情。

那日母亲特意打电话要秦楚眠回家,告诉她时瑾和自己订婚的事,无非就是要她彻底死心。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没死心的会是时瑾,他确实是来谈订婚的,不过不是和她而是秦楚眠。

如果不是父亲偏爱自己,如果不是时瑾亲眼目睹了秦楚眠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他不会心灰意冷答应和她订婚的。

不过,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这么容易得到时瑾的心,时间还长她不急。

她总有办法慢慢消磨掉两人的感情。

时家少夫人的位置是她的,也只能是她。

“姐姐,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你一定很爱那个男人吧,不然怎会这么快就嫁给他。”苏梓意声音轻柔,却字字表明是秦楚眠背弃了时瑾爱上了别人。

时瑾黑眸愈发的幽冷,推开苏梓意到了秦楚眠的近前,“你和我分手是因为那个男人?”

她曾亲口对他说过,她不信一见钟情更喜欢细水流长的感情。

因为经久年月一点一滴相处才会看透一个人的心。

一个月的时间放下他另嫁他人?

时瑾手指微微收拢,脸色青黑。

秦楚眠扯了扯嘴角,声音微冷,“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苏梓意三言两语便让他怀疑自己,那她的回答还有何意义。

时瑾双手握在她的肩上,手指收紧恨不得将她捏碎,“是还是不是?”

“时瑾,你混蛋,放手。”纪晗烟冲上去想要将他推开,时瑾挥手将她猛地推了出去。

纪晗烟穿着高跟鞋猝不及防踉跄了两下向后倒去。

“烟儿?”秦楚眠想要推开时瑾,却被他拖着向停车场走去。

纪晗烟没有摔倒,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臂。

男人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用鞋砸我的时候不是很厉害?”

“南泽瑾?”纪晗烟抬眸对上男人金丝镜片下的黑眸,心漏跳了一拍,顾不得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急声道,“楚眠被时瑾带走了,你……”

“先顾好你自己吧。”南泽瑾说完拉着她向反方向走去。

纪晗烟急着挣开他的手,“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楚眠。”

南泽瑾脚步一顿,镜片下的眸子越发锐利,“不是要喝酒,不是要睡男人,嗯?”

“呃?”纪晗烟挣开的动作一滞,漆黑的眸子忽闪忽闪,从不知脸红为何物的人此时脸上仿佛染了红云,“你、你瞎说什么?”

南泽瑾神色淡淡扫了一眼身后围观的人,“需要我找个人证?”

纪晗烟低垂了头只觉得从未如此难堪过,随即想到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又抬眸望向了南泽瑾,“我要喝酒找男人关你什么事?”

南泽瑾忽然压低了身子,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你不会是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事了吧?”

纪晗烟气势顿时一滞,咬了咬牙,“我只答应在你伤好之前照顾你,和我找男人有什么关系?”

那日被他从秦楚眠家带走,以为他是要去医院。谁知刚到楼下他便改了主意,要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她。

纪晗烟写的小说大多是刑侦题材,自然知道南泽瑾不仅仅是吓唬她。

故意伤害罪可大可小。

她立马改了态度,死缠软磨承诺在他伤好之前不仅洗衣做饭打扫屋子,还随叫随到任他差遣。

南泽瑾期初并不理会,回了秦楚眠隔壁的房子。

她厚着脸皮跟了过去,将杂乱的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他这才勉强答应。

临走之前,还特意说了一句,“鉴于未来你和我会共处一段时间,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份体检报告。”

纪晗烟当时气得肺都快炸了,刚要怼回去见他抬手抚了抚眉眼间的伤痕,立马噤声点了点头,走了。

如果不是来体检,她也不会发现自己活不了多久。

这么说她还是要感谢他了。

南怀瑾神色淡淡,站直了身子,“你找男人便会分心,还怎么照顾我。算了,既然你这么不情愿,我们之前的协议作废,我现在就去法院。”

“你、你等等!”纪晗烟没想到这个男人说变脸就变脸,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我就是随口说说的。”

南泽瑾没有说话,视线落在腕间那只白嫩的手上,莹白如玉在阳光下有些透明,很好看。

纪晗烟知道这个男人有洁癖,不然也不会要她去体检了,察觉到他的视线急忙松开了手,眸中带了恳求,“你别去,我不想死在牢里。”

南泽瑾眉眼一挑,“又不是杀人不会判那么久的。”

纪晗烟睫毛颤了颤,声音极低,“我、我活不了多久了。”

南泽瑾望了一眼女人白里透红的小脸,“你确定?”

纪晗烟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男人怎么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瓮声道:“你不是要我做体检吗,结果出来了,我得了乳腺癌,晚期。”

说完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飞快的向着停车场跑去。

刚刚时瑾将秦楚眠带走了,苏梓意也跟了过去,也不知她会不会有事。

望着那道速度很快的倩影,南泽瑾眸色幽暗。

乳腺癌?晚期?

薄唇抿紧转身进了医院。

秦楚眠被时瑾拉到了停车场,还没到他的车前就被人拦了下来。

男人精致完美的脸上染了愠怒,一拳落在了时瑾的脸上,声音冷戾眸色幽冷,“放开她!”

时瑾猝不及防,整个人踉跄的向后退去撞在了车上。

苏梓意急忙上前将他扶住,“瑾哥哥,你没事吧?”

时瑾一把将她推开,冷冷的望着将秦楚眠护在怀中的男人。

易景宸心疼的揉着秦楚眠红肿的手腕,“眠眠,疼吗?”

秦楚眠没有说话,还沉浸在易景宸刚刚的那一拳中。

在自己狼狈无助的时候,他再一次出现。

刚刚他脸上的愤怒她看的真切,他是真的在乎自己。

见她没有反应,易景宸以为她被吓坏了,将她拉进怀里轻抚着后背,沉郁的眸子带着阴森的气息落在了时瑾的身上,“谁给你的胆子动她,嗯?”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