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是杨浩宇娄欢的小说by悠米清星《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10:32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杨浩宇娄欢,此书正处于连载中,本站极力推荐阅读:娄欢握紧拳头,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公园里,肚子一个劲地在折磨着自己,娄欢被肚子折磨得都没心情看风景了。好饿,没有吃早餐就出门,还遇见这样的衰事……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在线阅读全文

青春是一米流浪的阳光第四十一章:你真的很好

匆匆将李紫灵送往医院,趁李紫灵还没醒过来,娄欢背着杨浩宇偷偷地离开了。

这算不算是抛下杨浩宇了呢?

如果李紫灵没有癫痫,娄欢会不顾一切将杨浩宇捆在身边,但是,癫痫病是娄欢的心病……

多年之前的记忆又再次唤醒,娄欢承认自己还太过于脆弱。

就算做了件好事吧,就算对方并不会感谢自己。就算杨浩宇也不会感谢自己。

娄欢握紧拳头,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公园里,肚子一个劲地在折磨着自己,娄欢被肚子折磨得都没心情看风景了。好饿,没有吃早餐就出门,还遇见这样的衰事……

“小姐,走那么快我都快跟不上你了,你就要将你可爱的浩浩抛下了嘛~”一个回头,杨浩宇扮了一副鬼脸,那个丑样,着实把娄欢给震住了。

话说,杨浩宇什么时候“转性”了?被阿憋开导成功了?还是见鬼了?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么可爱的人我留下来岂不是个祸害?”娄欢一拳挥向杨浩宇,“收起那张令人恶心的脸……”

杨浩宇双手握住娄欢的手,很有绅士风度地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这位女士,可否赏脸跳一舞?”

娄欢赶紧抽回手,故作嫌弃地在他衣袖上擦了擦,直到看到他挑了挑眉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赏脸就可以,你要吗?”

一抹奸笑……

“老婆我错了……”杨浩宇瞬间由绅士转成了害怕老婆的“娇夫”。

娄欢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又是一个震撼。杨浩宇可是有洁癖的啊。自己刚才……没刺激成功……

“要是我不喊停,你是不是就要当街耍猴了?”娄欢奸笑地看着他,越靠越近。

杨浩宇一把搂住娄欢的腰,眨眨眼睛,“不,我哪敢把你当成猴啊……”

“真乖……”娄欢轻轻摸着杨浩宇的脸,越摸越用力,越摸越用力,最后就变成了捏……

今天可真是遇到鬼了呀,阿憋把你教得可真、好、啊。

只是这样的你,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杨浩宇也不甘示弱,也捏着娄欢的脸,“谢谢老婆的夸赞,夫君我绝不辜负你的厚爱。我将越做越好……”

娄欢的脸就像抽了筋一样,一直被杨浩宇拉得抖动着,“那我就拭目以待咯,希望你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

“你给的支持就像原子弹发射时那样,让我在奔跑的路上又有了动力……”杨浩宇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

娄欢一把咬了一下杨浩宇可爱的脸,“是嘛,那你还不快谢谢哀家。”

“小杨子谢过皇老太……”杨浩宇将头越靠越近,笑嘻嘻的,他的唇就快碰上她的唇了。

娄欢配合地也将唇靠过去,“你这个奴才要调戏我这个老阿婆了吗……”

“有何不可呢?咱们又不是‘老牛吃嫩草’,咱们是‘小牛吃黄草’……”杨浩宇不再捏着娄欢的脸,反而将手放在娄欢脖子处,他要好好地看她,看她眼里的秘密,看她暗下去的痘痘,以及看她那咬牙切齿的嘴脸好……按天数,他一个月都没靠她那么近,而这一个月却像过了好久。

“你丫的,你才‘黄草’呢。”娄欢一把挡住杨浩宇的头,别开脸去。她就是故意气气他。

“好好好,那这样,我呢,是‘黄草’,你呢,是‘老牛’行不,陪我一起老啊……”杨浩宇用手掰回娄欢的脸,两人直视着,不多时,娄欢脸红了,杨浩宇忍住笑,又朝娄欢眨巴眨巴眼睛。

杨浩宇的意思娄欢就算是白痴了清楚。“你……跪安去……”娄欢努努嘴,自己的脖子卡在他两手之间了,动不了啊。

陪我一起老啊。好啊,陪你一起老啊......

“一吻天荒嘛,”杨浩宇靠前点,吻了吻娄欢,轻轻在她耳边说着“悄悄话”。

要跪安也得先带着你走啊。

娄欢侧着脸吻了吻杨浩宇的耳朵,越吻越上瘾最后陷入杨浩宇的唇中,舌头与舌头在打着架,娄欢看见,杨浩宇那深不见底的眼里藏着太浓重的哀伤。她伸手摸了摸杨浩宇的脸,想解读他眼里的意味,但他却突然闭上了眼。

为什么你不肯跟我说你的痛?

“我好想你。”“风不解风情,我一直在思念你。”“我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抱着你,吻着你了。”“你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离我这么近了。”……

餐厅里,娄欢在享受着食物带来的舌头上的美味,闭着眼睛,听着杨浩宇去阿憋那里学来的句子。特别有味道。当然,也特别令她作呕。

“哎,你有没有在听啊。”杨浩宇摇了摇闭着眼睛不说话的娄欢。

娄欢没有睁开眼,点点头,“有啊,一直在听,一直在忘。”

“忘?……”杨浩宇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纳闷了一会。

娄欢点点头,“对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又来了…………娇夫啊!……

阿憋,你厉害,你的徒弟可以出山了,改天我带他登门拜访你!

娄欢微张开眼,“你说那么多,不都没有抓住重点的嘛。”

看到杨浩宇又是纳闷的表情,娄欢干脆把眼睛睁了开来,“要我,只说一句话就可以掩盖这么多废话。”

“什么话?”杨浩宇将耳朵靠了过来。

娄欢又嚼了几口,把嘴里的食物吞下,清了清喉咙,将嘴贴近杨浩宇的耳朵,“你就是一个笨蛋。”

“但是你不就是爱我这样的笨蛋嘛~~”杨浩宇笑着夹了一小块肉给娄欢。

娄欢也没客气,张嘴就咬下了,一边嚼还不忘自嘲说:“错!大错特错!”

“哦?哪里错了?高人请指教。”杨浩宇也张大了嘴,向娄欢挑了挑眉。

娄欢夹起一块肉,递到杨浩宇嘴边,“我爱的不是你这样的笨蛋,我爱的是这样笨蛋的你。”说完,将伸到杨浩宇嘴边的肉又折了回来。放在自己嘴上,慢慢咀嚼。

好吧,相信语文烂到极点的杨浩宇是搞不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的。

杨浩宇低头沉思。

“想什么?”不会是在想这两句话之间的联系吧?

“我在想……主谓宾,定状补……”杨浩宇喃喃地说。

娄欢一个没忍住,硬生生将一口肉咽了下去,卡在喉咙了……“咳咳……咳咳……”

杨浩宇赶紧冲到娄欢背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激动什么啊你,小心点啊。”

娄欢看着他那紧张的表情,突然就笑了。“因为你真的很可爱啊。”

很显然,杨浩宇是不信的。

“女人,就是这么容易被可爱的食物迷住,就如我,又帅又可爱,这也是不可避免地被你上了瘾……”

阿憋,你可以告诉我你住在哪吗?你做的好事!好、事!我一定得买两竖菊花去看望你!

“你还想我再次噎到吗?”娄欢汗颜啊,杨浩宇在阿憋的培训下,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老婆,我错了……”

今天的杨浩宇很是奇怪啊。

趁还没看见杨浩宇的“娇夫脸”,娄欢赶紧别过头去。“知道错了就回到座位上去,现在咱们来上节政治课……”

杨浩宇很乖地回到娄欢对面的凳子上,“报告老师,我是理科生……”

“理科生就不用学文了是不是?学业水平不要过了是不是?报国胃志都不要了是不是?”娄欢揪住杨浩宇的耳朵。

杨浩宇拼命摇头,他的耳朵就在娄欢的手里,他哪敢不从啊。

娄欢许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正想玩玩他时,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