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姐姐的秘密李向阳朱美玲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14:01

小说姐姐的秘密是花生小编在好书云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金三叔,其讲述了李向阳朱美玲的爱恋故事,目前已完结,姐姐的秘密精彩节选:“啊,”当她借着从厕所里投射出来的光亮,看见我直愣愣地站在房门口,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时,顿时吓了一大跳,于是,失声尖叫起来:“有贼,流氓,抓流氓啊......”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姐姐的秘密》在线阅读全文

姐姐的秘密第17章失去知觉

借着电灯送来的光亮,我看见一个小女生正光着屁股站在里面洗澡,受好奇心的趋势,我把门推开了一点。

只见她全身湿淋淋的,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

由于她是侧身对着我,好身材一览无遗,发育良好的身体,那微微翘起的小屁股尽收眼底。

我的心为之一振,头脑一热,变得有点神志不清,不知所措。

小女生一边哼唱着,一边把香皂往自己的身子上涂抹着,一点也没发觉我正在门外偷看着她。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女生哼着的是当时最流行的一首名叫《让我们荡起双桨》校园歌曲。

她的声音很甜,唱得很优美。

那个女生把湿透了的头发往后一拨,我这才看清楚她那张略带稚气的脸,这张脸因洗热水澡而白里透红,像是红苹果一般,可爱极了。

然而,当我看清这个小女孩就是我表妹时,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我居然偷看到了姨父、姨妈视为掌上明珠,野蛮任性的表妹叶珊洗澡。

叶珊本身就瞧不起我,如果被她发现,我就我惨了。

虽然情况糟透了,但是我还是继续看,明知道如果被她发现就死定了,这种情况却让我觉得很好奇,很刺激。

就在这个时候,冲澡的声音居然停了,我准备赶紧离开,却无法移动脚步。

表妹用毛巾将头发和身子擦干,裹上一件军大衣,猛然将房门拉开。

“啊,”当她借着从厕所里投射出来的光亮,看见我直愣愣地站在房门口,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时,顿时吓了一大跳,于是,失声尖叫起来:“有贼,流氓,抓流氓啊......”

姨父听见女儿的尖叫声,以为家里真的遭强盗了,顺手拿起一把手电筒和一根扁担从他们那间卧室里冲出来。

突然,从手电筒里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得我根本睁不开眼睛,我感到脑袋懵了一下,顿时吓得毛发直立,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

由于姨父曾经当过兵,在部队受过专门训练,虽然退伍多年,但他的身手不凡,动作神速。

他以其惊人的速度窜到我们跟前,大声问:“珊珊,这是怎么回事?”

叶珊指着我的脸,哭喊道:“他......他偷看我洗澡......”

“我......我......”我有口难辩,吓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这个畜生,竟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姨父见叶珊受到欺负,气得吐血,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一声脆响,姨父出手很重,我被打得差点晕厥过去。

我稍微恢复知觉时,我用手一摸,幼嫩的脸颊已火辣辣的肿起来,嘴里慢慢渗出咸咸的血腥味。

这时候,姨妈和我母亲也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姨妈一把将刚洗完澡,吓得簌簌发抖的女儿搂住怀里,大声问:“珊珊,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这个流氓偷看我洗澡......”叶珊卷缩在母亲怀里,指着我的脸,哭诉道:“妈,你们赶快让他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他......”

母亲厉声问:“向阳,真是这样的吗?”

“我......我......”我极力替自己辩解说:“我......我是拉肚子,想上厕所,才无意撞见的......”

上次,因为我偷看朱美玲和男青年在一起偷情,才与朱美玲发生那种大义不道的事情,在石板田村闹得沸沸扬扬,让父母颜面尽失。

因此,母亲是知道我有偷窥这方面的恶习的。

啪!

尽管她没有在姨父、姨妈和叶珊面前戳穿我的斑斑劣迹,但还是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大声吼道: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还不快跪下来跟珊珊道歉,乞求她原谅你?”

杀人不过头点地。

我知道,如果是跪下来向表妹道歉,就意味着我确实偷看了她洗澡,如果不跪下来道歉,他们一定会不放过我,对我更为严厉的处罚。

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一个人犯了错误,做了自己不该做的事,看了自己不该看的东西,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个自然的法则,这是世俗的观念,这是惩治邪恶、弃恶扬善的办法。

我人小鬼大,偷看表妹洗澡,偷看了她白花花的身子,做出一件如此大义不道、乱伦之事,犯了一个不可饶恕,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的错误。

被姨父和母亲先后扇了一巴掌,这是我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我再也没有脸面在姨妈家继续待下去,唯一的办法,只有逃走,立即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消失。

于是,我在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像一只受惊的小鹿,逃跑到堂屋门口,打开 房门,朝房门外冲了出去。

外面仍然吓着毛毛细雨,天空黑漆一团。

我没有多想,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离开姨妈家,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现在是什么也不管了,凭着感觉,沿着自己家的方向飞奔,我一口气逃离了姨妈家的院子,我的身后传来一阵犬吠和母亲的呼叫声。

我回头看见一道道手电筒的光亮从姨妈家的院子里照射出来,划破了茫茫的太空。

我是母亲命,我是母亲的根,我知道,母亲怕我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三长两短,肯定会在四处寻找我。

路上很滑,我在回家的路上摸索。

我不顾一切地往前冲,我不知跑了多远,摔了多少跟斗。

摔下了,又爬起来继续往前行走,我全身被摔伤了,我的手被划破了,我的四肢已经变得麻木了。

“向阳,你在哪里?”突然,我的耳边响起了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你等等,妈知道你是被冤枉的,知道你受委屈了,妈现在就陪你一起回家!”

北风呼啸,细雨蒙蒙。

母亲的声音在宁静的山谷中回荡。

我不忍心看见母亲为我担心,便停止了脚步,木讷地站在湿滑的泥泞道上,任凭雨打风吹。

一道手电筒的光亮离我越来越近,我看见母亲在泥泞路上一溜一溜地朝我走来,一脸焦虑,一脸迷茫。

我鼻子一酸,失声叫了起来:

“妈......”

母亲循着声音的方向,将手电光照射过去。

一道耀眼的光线向我刺来,我一下子睁不开眼睛,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