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一见君王误终身(厉青云萧子衿)by宁颂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4 15:31

小编最近找到一本叫《一见君王误终身》的小说,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厉青云萧子衿之间的故事,小编推荐大家看这本小说,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小说哦。一见君王误终身第3章血溅坤宁宫。“别、别求他!”林浩忽然奋力挣脱了太监的压制,爬过来,艰难喘息着:“子、子衿,起来,你我清白如水,不要这样!”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一见君王误终身》在线阅读全文

一见君王误终身第3章血溅坤宁宫

他不能看她为救他,坐实不贞的罪名。

“林大哥,别说了,我不能看着你死。”

柯芝兰装模做样地抹眼泪:“皇上,您看看,他们多么情比金坚啊!”

这话成功激怒了厉青云。

“放肆!”他是真怒了,“一国之后,行事这般放荡,简直罪无可恕!”

这下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萧子衿听着他的话,心疼的没了知觉,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无论你如何辩解,都是无意义的。

“皇上既不相信我,那便放我出宫吧。我曾两度舍命救了皇上,但请皇上看在往日情分上,放了我和林大哥。”

“荒唐!皇宫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厉青云俊脸阴云密布,看了眼面容惨白的女人,声音冷得冻死人:“皇后萧氏品行不端,与侍卫行从过密、珠胎暗结,今废除封号,赐藏红花、打入冷宫。罪臣林浩,杖毙!”

“不可以!”萧子衿失声喊道。

“那朕就让你看看,朕可不可以!”厉青云看向身边的太监宫女,厉喝道:“还愣着做什么?行刑!”

瞬间,板子打的更重了。

“住手!别打了!”

萧子衿扑上去阻止,但被宫女拉开了。她想要用武功,可早年为救厉青云舍身当箭,伤了心脉,内力大失,算是废了大半武功。如今,三脚猫的功夫,踹开几个宫女后,便被几个侍卫困住了。她乱了妆容,狼狈不堪,像是泼妇般大喊大叫:“厉青云,你这是要逼死我吗?”

殊不知,她这番所作所为彻底毁掉了厉青云最后一丝耐心。

“以往想你出身江湖,不拘小节,如今算是明白了,你这行事粗野、胆大妄为真不堪为一国之后!”

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燥郁。

萧子衿看得浑身战栗,从没想过,他会用这般言语形容她。还真是厌弃她了!因为不爱了,从前的优点,如今全然化成了缺点。

“厉青云,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伤心到绝望,可更绝望的是太监奸细的嗓音:“启禀皇上,罪人林浩已经服诛。”

一道晴天霹雳打在身上。

萧子衿浑身虚软,大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她一步一步走到林浩染血的身躯前,不敢相信那个爱笑爱闹的大哥,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死去。

林大哥!

她痛苦地喊出一声,眼前一阵眩晕,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皇后娘娘——”

“娘娘——”

太监宫女纷纷惊喊,但没人敢上前。

萧子衿的婢女采荷见状,张嘴咬开了按住她的两个侍卫,急忙跑过去:“娘娘,醒醒,娘娘——”

她把萧子衿搀扶起来,苍白的脸,颤动的长睫,透着一股可怜凄楚的味道。

厉青云看了眼,眉间燥郁更甚,最终一甩衣袖,率先往内室走去,留下一句:“送娘娘回床上躺着!”

内殿。

香烟袅袅。

萧子衿静静躺着,面色苍白憔悴,秀气的眉眼蹙紧,挣扎在一个噩梦中。

“林大哥!”萧子衿大喊一声,张开了双眼。

“皇上,您瞧,皇后娘娘睡梦中都是她的林大哥!”柯芝兰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口中说着挑拨的话。

厉青云盯着萧子衿,没理会她。

柯芝兰悻悻然住了口。

“醒了?”厉青云淡淡看了萧子衿一眼:“把这碗药喝了。”

采荷在床尾,一脸焦急地摇头,嘴里无声说着:“不能喝。”

“我不喝。”萧子衿伸手打翻了药碗,往床内缩去:“林大哥已经死了,你们也该收手了吧!”

厉青云看了看地上的碎碗,抿起唇,看向身后的宫女云芳,沉声道:“再去煎药。”

宫女应声去了。

“你、你们给我喝什么药?”萧子衿一脸防备的看着屋里的人,好似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妖魔鬼怪。

“当然是打胎药!”柯芝兰嗤笑道:“罪人林浩伏诛,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肚里那个孽种?”

“不、不是。”萧子衿慌了,失去林大哥后,万不能再失去孩子了。她示弱,她乞求,她抓住他的衣袖哭泣:“皇上,相信我,这孩子是我们的。我们初遇时,我跳湖救你,那时太冷了,我受寒严重,子嗣艰难,你知道的,所以,求求你,放过这个孩子,我可以去冷宫——”

“够了!”厉青云没耐心,甩开她的手,喝道:“不要一次次拿着救命之情说事,你们就是仗着这点恩情胡作非为!”

“没有,真没有,皇上,我爱你啊——”

“住口!你不配!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说爱我?”厉青云站起来,身后宫女云芳端着药走过来。他看见了,背过身去:“朕已决定废去你的皇后之位,喝完药你便去冷宫反思!”

他太残忍了!

萧子衿仿佛第一天才认识厉青云,玉容惨淡,眼里似乎有什么破灭了。

她两次舍命救他,却换来他如此冷情对待!

“皇后娘娘,请——”

热气腾腾的药呈到面前,浓浓的味道很呛人。

想到这碗药下去,她腹中的孩儿保不住,心就痛不欲生。

“皇上,留下这个孩子,求你——”

她红着眼睛,爬下床,拉着他的衣袍,卑微到了极点:“求你,皇上,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厉青云不为所动,甚至不看她,冷冷挥开她的手,薄唇微动,吐着伤人的话:“喂萧氏喝药!”

萧氏,他竟然真的废去她的后位。

萧子衿扯出一个苦笑,这就是他所谓的护她终生。

再也没了挣扎的念想……

“皇上,皇上,奴婢可以证明,娘娘没有和林侍卫私通,娘娘肚子里的孩子绝对是皇上的!”

采荷眼看着宫女将药喂到萧子衿嘴里,忽然冲出来求情,却被厉青云一脚踢开。

“一个贱婢的话,也想取信于朕?”厉青云烦躁地低喝:“还愣着干什么,喂药!”

“奴婢愿意以死为皇后证清白,还请皇上放过小皇子!”采荷被踹开,嘴角滴血,但顾不得擦,就爬到了厉青云的脚边,哀求着:“皇上,求您相信娘娘吧,娘娘对您忠贞不渝,万不会有二心的。”

“呵,皇后娘娘身边真是养了一群好奴才。”柯芝兰笑着,眼里闪过一抹算计,转头看着厉青云,“不过,我还真是好奇怎么个以死证清白。皇上,您呢?好奇不好奇?”

厉青云宠溺笑着,“好奇那些作甚?只会污了你的眼罢了。”

宫女云芳又在逼着喂药了。

采荷“咚咚”磕头,泪流满面:“放过娘娘吧,皇上,求求您——”

厉青云被她求烦了,命令宫女把她拖出去。

“皇上,奴婢真的愿意以死证明皇后的清白。”

采荷被逼急了,抬起头,露出磕破的额头,鲜血流了一脸,她说完这句话,就撞向了旁边的柱子。

“采荷,采荷,你别做傻——”

萧子衿阻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砰”的一声响,采荷撞柱身亡,血溅当场。

“不要!”萧子衿痛喊一声,冲过去抱起采荷的尸身,泪如雨下:“采荷,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她已经看透了他们,不过是想逼着她去死。

萧子衿负荷不了巨大的痛楚。

最爱她的人都去了,她还挣扎什么。

“拿过来,我自己喝。”她面色清冷,散发出一种不容侵犯的光芒。

云芳战战兢兢地把药递给她。

萧子衿端起碗来,心如刀割,孩子,永别了。

一碗药汁缓缓见底,她伸手将药碗摔在地上。

哐当一声,碗应声而碎。

萧子衿缓缓走到厉青云面前,一字一顿说道:“皇上满意了吗?”

见他抿紧了唇不说话,她惨笑一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自此之后,如同此碗,恩断义绝!”

说罢,柔弱的身躯微晃,踉踉跄跄了几步,突然倒在地上,抱着肚子蜷缩起身体,小脸满是痛苦:“痛,好痛,我的孩子——”

厉青云像是看不到她,揽着柯芝兰往外走。

“皇上,皇后她——”柯芝兰故作关心,实则是想亲眼看着萧子衿承受失子之苦。

“休要管她!”厉青云抿紧了唇,眼里痛苦的神色翻涌而过,又恢复了冰冷之色:“她这是自作自受!”

“哎呀,皇上别这么说嘛——”

“爱妃可要引以为戒啊!”

厉青云说着,亲了下柯芝兰的额头,竟是将人拦腰抱了出去。

萧子衿看着他们当着自己的面亲亲我我,恩爱非常,真真是又气又恨,加上腹痛难耐,竟是痛昏了过去。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