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牡丹花开张大山赵雪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18:30

小说牡丹花开是花生小编在暴走看书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林平之,其讲述了张大山赵雪的爱恋故事,目前连载中,牡丹花开精彩节选:大山,弄了那么长时间身体肯定累了吧,要不今晚你来桂花姐家里面,桂花姐做点王八汤,给你补补身子。”张大山目光一转,估计他到桂花姐家,就不只是喝王八汤那么简单了,桂花姐肯定还会让他做别的事情。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牡丹花开》在线阅读全文

牡丹花开第十七章 王八汤

她的双目,充满迷离神色,认真、动情的舔舐着。

舔了一会,桂花姐好似还觉得不满足,她索性直接跪在张大山面前,脑袋完全埋了进去。

“桂花姐……舒服,舒服……”

张大山爽的都快要上天了,如此技术,张大山真的是第一次享受到。

一边享受,张大山一边伸手,抚摸着桂花姐的脑袋,好似在抚摸自己的宠物,淡淡的征服感,涌上张大山心头。

桂花姐口技虽然不错,但过了半小时,张大山依然觉得,没有到那个点。

“桂花姐,咱们来吧!”

张大山忽然开口道。

桂花姐俏脸微红,她自然知道,张大山口中“来吧”是什么意思。

“那就来吧,你……你可要轻点,桂花姐几年没做那事情了!”

桂花姐咬了咬薄唇说道。

这般说着,桂花姐直接玉臂撑在岸边,屁股撅了起来,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张大山感觉一阵热血,涌上脑海,再也把持不住,在桂花姐的身上,策马奔腾起来。

“啊……哦……”

不一会,桂花姐压抑着的声音,便是在嘎子河边上,回荡起来。

一小时后,张大山和桂花姐,都是坐在河里面,微微喘息着。

桂花姐脸上,都是满足表情,脸上还有着还未消退的红晕。

“桂花姐,舒服吗?”

张大山搂住桂花姐的香肩,笑眯眯问道。

“怎么不舒服,舒服死我了!”

桂花姐眨巴眨巴嘴巴,一脸满足表情,又是说道:

“就是有点疼,你那东西太大了,把我塞得满满的,有点受不了。”

张大山哈哈大笑道:“桂花姐,你们女人不都喜欢大的吗?”

“哪有,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桂花姐脸色一红道:“桂花姐好几年没尝过男人滋味了,今天也算是好好发泄一下了。”

“大山,弄了那么长时间身体肯定累了吧,要不今晚你来桂花姐家里面,桂花姐做点王八汤,给你补补身子。”

张大山目光一转,估计他到桂花姐家,就不只是喝王八汤那么简单了,桂花姐肯定还会让他做别的事情。

要知道桂花姐守了那么多年活寡,肯定是寂寞难耐的紧。

张大山这一次,怎么可能满足她压抑了那么多年的饥渴?

估计刚喝完王八汤,桂花姐又要和他做那事。

虽说桂花姐长得漂亮,很有女人,张大山也有一些意动,有去桂花姐家里去喝王八汤的想法,但是他转念一想,嫂子赵雪还在家里等他回去了。

想到大哥离开时候的字条,让他好好照顾嫂子,去喝王八汤的想法,顿时消失不见了。

张大山决定晚上还是回家,和嫂子睡觉吧!

要是真的去桂花姐家喝王八汤,张大山也觉得,还是白天去比较好。

“桂花姐,我晚上家里还有点事情,肯定是去不了的。”

张大山开口道:“要不这样,等我有时间了,就去你家喝王八汤。”

“那成!”

桂花姐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到时候,你可要多喝点,好好补补身子,桂花姐留着你还有用呢!”

第十八章 月婶

张大山挠挠头,他自然知道,桂花姐留着他有用,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寡妇,是准备缠上他了啊!

不过想想也对,桂花姐守了活寡那么多年,村里面也没人肯搭理他。今天忽然碰到像张大山这样的男人,狠狠的满足了她,这种感觉,她自然是食髓知味,不肯放过张大山。

桂花姐长得俊俏,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

就这样,张大山和桂花姐做好约定后,便是回了家。

到家之后,嫂子赵雪,早已经把晚饭给做好了。

做的是苞米粥,这是自家苞米长熟之后,磨成粉弄成的粥,味道很是香浓,张大山连喝了三大碗。

喝完之后,张大山肚子都是鼓鼓的。

“嫂子,我出去转转,消消食。”

张大山对赵雪说道,他感觉喝多了,有点撑得慌。

“好!”赵雪点头。

张大山抬起脚步,转悠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现在都是吃过晚饭的时间,不少村里人都是到了这,手里拿着蒲扇一边扇着,一边聊天。

这也是村里人每一天,最悠闲的时光吧。

张大山一到这,就立刻成了全场的焦点。

原因很简单,张大山是村里面走出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学生,大家伙很想和他聊聊,打听打听城里面,是啥样子的。

因为村里位置偏僻,交通不好,信息闭塞,所以村中的大部分青壮年,都是外出打工了。

就算是结了婚的男人,都是把老婆孩子抛在这,进了城。

这也就导致村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妇女、寡妇之内,还有一些手脚不利索、老态龙钟的小老头,在村子里。没事钓钓鱼,下下地,倒也是活的清闲。

张大山找了一块阴凉地坐下来,摇着蒲扇,哼着小曲,乐呵的很。

他刚坐下,就有人围了过来。

“这不是张家小子张大山吗,啥时候回老家的?”一个女人走过来,好奇问道。

“月婶,前两天刚回来的。”张大山呵呵一笑。

月婶今年三十岁,皮肤有些黝黑,但是身材很性感,屁股大、胸也大。她和他老公刚结婚,老公就撒手进城打工了,至今未归,这让大家伙都怀疑,她老公是不是在城里面出啥事了。

“是嘛,你也是上过大学的,见识肯定不凡!”月婶朝着张大山这靠了靠,张大山能闻到月婶身上好闻的肥皂香。

“大山啊,你说男人进城就变坏,这话是不是真的啊!”月婶开口问道:“就我那口子,秃顶,脸上还长着麻子,能一个月不洗澡,身上臭的要死。这种人,在城里面,能找到女人吗?”

此时,张大山正摇着蒲扇,旁边的月婶,就来了这么一句。

“你说这种人,找不到女人,为啥一年到头不回家呢?不回家也就算了,连个电话,都不打一个,这可把你月婶我苦死了啊!”月婶继续说道。

张大山微微一笑:“月婶,你放心,全叔不是那种人,肯定会回来的。”

全叔明教周全,是月婶的丈夫,进城打工的那个。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