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厉昊天许思妍的小说by元宝满满《我曾为爱粉身碎骨》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4:01

我曾为爱粉身碎骨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厉昊天许思妍,此书正处于连载中,本站极力推荐阅读: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质问:“这怎么回事?你们快给我把她救活,不然我拆了你们这家医院。”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我曾为爱粉身碎骨》在线阅读全文

我曾为爱粉身碎骨第6章 死无葬身之地

“许思妍,没有我的允许,你要是敢就这样死了,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我仿佛听到了厉昊天无情的低吼。

原来他是真的恨我,恨到就连我死了,都不放过。

突然,我感觉到心口一疼,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着我。

“呼……”

我大口的喘息着,等气息稍稳,我慢慢的睁开了眼,入目的竟然是……

“厉昊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

失而复得的喜悦?

不,一定是我看错了。

亦或者是我在做梦,谁都可能对我有不舍,唯独厉昊天不会。

疼,头疼,心疼,似乎全身都疼,眼皮更是重的抬不起。

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质问:“这怎么回事?你们快给我把她救活,不然我拆了你们这家医院。”

再次睁开眼,入目的是空如一人的病房。

我原来没死。

既然没死,就说明有人去了地下室……

是谁?

我想到了那如梦如幻的低吼声。

我有点搞不懂,他不是跟许思怡一样,也想我死,为什么又要救我?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

望过去,竟然是……

“斯年哥?”

我没想到,当我死里逃生,再次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多年不见的靳斯年。

他曾经是我的家庭教师,就像是我的大哥哥一样。

靳斯年来到病床边,看向我的目光,跟多年前一样温柔,他摸了摸我的额头:“烧总算是退了。”

即使多年不见,我和他也没有任何的生疏感,我看着他身上的白大褂:“你当了医生?”

记得那时候,他曾问过我,长大后想做什么,我说医生。

事实却是,我为了厉昊天学习了金融,没想到他倒是成了医生。

他朝我点头。

既然他是医生,应该对我的状况再清楚不过,可是他却什么都没问我。

我知道,他是害怕我难堪,也不想让我难过。

接下来,他向我讲着这些年,他在国外的一些好笑的事。

跟靳斯年在一起,我总是很放松,如今仍旧是那样。

如果说厉昊天是拉我下地狱的魔鬼,靳斯年就是抚慰我心灵创伤的天使。

原本彩天堂之间的气氛再好不过,却突然来了个不识相的。

“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充满讥诮的声音,出自已经进门的厉昊天之口。

曾经厉昊天跟靳斯年,因为我有过摩擦,我不想往事重现,赶紧对靳斯年说:“斯年哥,你先去忙吧。”

靳斯年知道我是有意的支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往外走,只是在走到厉昊天身边的时候,留下一句:“适可而止!”

靳斯年走后,我只淡淡的看了厉昊天一眼,就把目光移开,望向窗外。

我听到厉昊天朝我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我的病床前。

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站着,我保持着原动作,看不到他的神色,所以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根本就不想知道,只是他这样看着我,让我很不舒服。

我拉过被子,盖住头。

可能是我这个动作,惹恼了他,他一把扯开盖在我头上的被子,掐着我的下巴,迫使我看着他。

他咬牙切齿的唤我的名字:“许思妍……”

我以为他又会跟以前一样,说很多难听的话,没想到,他再没有下文。

他看着我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总觉得似乎跟以前,有点不一样。

以往他的目光中,总是带着对我毫不掩饰的厌恶,现在似乎……

复杂!

对,复杂!

我不懂那丝复杂的目光,究竟都包含了什么,又代表了什么?

就这样,我和他对视着,突然他做出了一个,让我更加不解的动作。

唇上的温度,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吻了我!

结婚三年,这是第一次。

在他不要我的孩子,不相信我,差点害死我之后,居然做了这个,过去的三年里,我曾经无数次的奢求过的事情。

心狠狠一颤,我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就那么呆呆的任由他为所欲为。

突然,他狠狠的咬住了我的下嘴唇。

“嘶……”

我倒抽冷气,开始推他:“放,放开我。”

他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咬着我的力道,不减反增,直到出血,还是没有放开我。

浓重的血腥味在我们相缠的唇齿间蔓延,而他不以为然,仍旧死死纠缠。

我以为他的怒意,是因为靳斯年,直到我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仿佛也快要被他吸干,他压着我的唇瓣,低声说:“许思妍,你给我记住了,没有我的允许,你就是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他是以为我要自杀。

也对,他根本就不在乎我,怎么可能因为靳斯年而生气呢!

我笑了,是自嘲,也是鄙夷:“你以为我想自杀?你和许思怡都活的好好的,我干吗要死,就算是死,也要看着你们先遭报应,尤其是许思怡!”

我的话似乎又激怒了他,他说:“看来你刚才还没长记性。”

话落,他又想故技重施,病房的门,却在这时开了,同时响起许思怡的声音。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