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都市小神医余泯江琳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4:31

小说都市小神医是花生小编在分秀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都市小爷,其讲述了余泯江琳的爱恋故事,目前已完结,都市小神医精彩节选:听到江琳这么说,余泯眼神中满是古怪,“你的人,不过好像也算,毕竟都那样了。”想起昨晚与江琳的璇绮春光,余泯不自觉的小声嘀咕道。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都市小神医》在线阅读全文

都市小神医第18章:死鸭子嘴硬

平日里仰仗着二叔郑云山的名头,郑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至少表面是这样的,一次偶然的酒会上让郑建看到江琳,那时江琳打扮高贵典雅,是酒会上的焦点,让郑建一见倾心,惊为天人,并且发誓一定要得到她,所以才央求他的二叔将他给弄到江琳的医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就能够更好的接近江琳。

而如今不但没有得到江琳,还受到如此大的侮辱,雨晴小说网这让平时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郑建身心直接崩溃,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余泯。

看见还死鸭子嘴硬的郑建,余泯眼底浮现一抹杀机,但很快变被他给压了下去,现在他已经没有杀人的权利,而且这种人也不配他动手。

“郑建你闭嘴!平时你的种种行为,我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滚出我的医馆!这里不欢迎你!”不待余泯出声,一旁的江琳已开启暴怒模式,那种发怒的样子,犹如一头母狮子,到是让一旁的余泯有些目瞪口呆。

看见江琳毫不留情的驱赶自己,郑建原本狠厉的脸庞更显狰狞,“好好好,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我等着!”余泯淡淡的开口道,眼中的漠视完全没有把郑建的威胁放在心上。

撂下一句狠话,郑建挣扎着站了起来,小腹传来的疼痛让他紧紧的咬着牙,眼神中充满着怨毒。

“我们进去吧。”看着郑建渐渐离去,江琳对着余泯柔声道。

“其实有件事我很好奇。”余泯目光盯着江琳美丽而又端庄的脸庞疑惑道。

“唉,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江琳微微一叹,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出声道:“这郑建有一个二叔,是中医学会的副主席,那天在中医院你应该也见过,就是那个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人。”

“当初就是他来找我,让郑建进入我的医馆的,本来我是不同意,但最后碍于情面,还是同意让郑建进来实习了。”

听江琳这么一说,余泯则算明白了,也知道郑建平时为什么那么拽了,原来后面有个二叔啊。

“那他的二叔叫什么名字,说不定这两天人家就找上门来了,毕竟刚把他们家的小孩子给打了,按照剧情发展,打了小的,老的不都会出面来找回场子吗。”余泯嘿嘿一笑,半开玩笑的道。

给了余泯一个白眼,不过江琳还是开口道:“他二叔的名字叫郑云山,在中医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我们将郑建打伤了,但他应该还不至于亲自上门来找麻烦,毕竟这可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听到江琳这么说,余泯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飒然一笑,“他们不来这事就算过去了,如果他们真的要来找我,那到时就可别怪我余泯心狠手辣了。”

“放心吧,就算他们真的找上门来,还有我呢?你现在是我的人,要找麻烦,先要过我这一关!”江琳握着自己的小拳头,眼神坚定的道。

听到江琳这么说,余泯眼神中满是古怪,“你的人,不过好像也算,毕竟都那样了。”想起昨晚与江琳的璇绮春光,余泯不自觉的小声嘀咕道。

“你在嘀咕什么?”看着余泯古怪的样子,江琳秀眉微扬道。

“你说我是你的人,这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余泯腼腆害羞的道,紧接着在江琳面色铁青,手指握的咯吱响时,还不知死活的说道:“其实昨晚咱两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真的不用对我负责!”

“余泯!我要杀了你!”此刻的江琳犹如一个母夜叉,张牙舞爪向余泯扑了过来。

“救命啊!杀人啦。”余泯夸张的大叫一声,随即飞快的跑进了医馆里面。

“噗嗤!”

看到余泯夸张的样子,江琳停下身形,忍不住笑出声来,刚才所发生的不愉快也消散了许多。

想起今天早晨的一幕,江琳又忍不住开始脸红,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和她如此亲密,久违的幸福仿佛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这让江琳宛如年轻了许多,一个少女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看着那道不是很宽广背影,江琳的眼神有着无尽的温柔,“我的人,如果可以,那你就真的做我的人吧。”

突然而来的念头,让江琳自己都有些害臊,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槽的想法全部抛到九霄云外,而且在江琳的心底,还隐藏着一丝担忧。

傍晚,天空的晚霞如火烧云一般,浓烈而赤红。

此刻,在江城的某一处别墅中,郑建正跪在一名文雅的中年男子面前哭诉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二叔,你可要为我做主,他们打我,就等于是在打你的脸啊。”郑建一边哭诉,一边观察这二叔的表情。

“没出息,给我站起来,要不是因为你贪图江琳的美色,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郑云天扶了扶金丝眼镜,合上手中的书本道。

“二叔,我知道错了,但今天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郑建站起身来,眼神狠狠的道。

“你先回去调养伤势,这件事,我会找人替你讨回公道。”郑云山轻抿一口茶,缓缓的道。

听到二叔答应替自己讨回公道,郑建眼底浮现一抹喜色,他知道,自己的二叔在黑白两道都有关系,只要他答应处理,这件事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

道了声谢谢,郑建捂着胸口缓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自己的父母离开的早,这么多年一直是二叔在照顾他,所以在郑建的心目中,二叔就是他的父亲。

看着郑建离开的背影,郑云山放下书本,斯文的面孔突然变得阴沉起来,“余泯!我不管你是谁,竟然敢打伤我郑云山的侄儿,我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