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守魂尸地石铁田雨小说第11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5:05

这本连载中小说守魂尸地讲述了主人公石铁田雨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辣椒的倾心巨作,守魂尸地精选篇章:冷冷的声音一惊:“死老鬼!你居然敢把宗门禁术鬼火烧用出来,就算你不怕元气大伤,难道你也不怕误杀无辜么?祖师有训:凡使用宗门秘术伤及无辜者,必定会招来反噬。难道你不怕死么?老顽固!”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守魂尸地》在线阅读全文

守魂尸地第11章 见正西

“玄阴煞灭!煞灭火生!九地之火!焚天灭神!急急如律令!火来!”宏亮声音却已在他说话间响起。就见那数十团绿莹莹地光球猛地收缩,一直由足球大小缩小到乒乓球那么一点,颜色也从暗绿变成了极其明亮的艳绿,仿如一个个强光照射下的无瑕碧玉球。

冷冷的声音一惊:“死老鬼!你居然敢把宗门禁术鬼火烧用出来,就算你不怕元气大伤,难道你也不怕误杀无辜么?祖师有训:凡使用宗门秘术伤及无辜者,必定会招来反噬。难道你不怕死么?老顽固!”

宏亮的声音语气凄凉地到:“弟子无能!竟然让这个孽障偷了祖师爷法器,今天就算当场身亡,堕入地狱,我也要取回祖师爷法器。”说着,厉喝一声:“接招!”那数十个散发出强烈绿光的光球终于动了,全部朝我这个方向飞速射来,而且飞来时候绿色光球全部变成了一团团近乎白色的火焰,铺天盖地的朝我罩了下来。

我大惊,啥子鬼玩意儿?你们俩个神仙打架,居然要我一个小小凡间小青年付出生命的代价?就为了你们那什么破法器?老子要上法院告你们,你们这两个没人性的神仙!!

心里咒骂着,我满心都是绝望。光听两个声音的对话,我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个什么师叔这招一出,估计我就要立刻作古了。

早知道就不来寻鬼了,有钱难买早知道啊!!!

忽然一声鬼叫响起:“哎呀!我的屁股!死老鬼,你给我记着!!算你狠,老子不陪你玩命了!!闪人先!”随着声音我就感觉身体一轻,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他妈的,不要命的老顽固!我怎么这么倒霉遇见这样的师叔啊!哎唷,我的屁股!他妈的都快烤焦啦!那老东西,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往人家屁股上扔火球,简直就是可恶透顶!哎唷!疼死我了。”这是我幽幽醒来后就听见的一句话。

谁这么恶心?妈的,死了变鬼还得听人在耳朵边上“屁股屁股”的,还有没天理了?我狠狠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入眼就是一个姹紫嫣红的……屁股?

“我靠!这屁股真丑!”我不禁骂到,反正我都死了,还怕什么?!

话才出口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啪地一声我狠狠地撞到了一面墙上,再掉下来摔到了地上,顿时感觉背上剧痛,胸口憋闷。

妈呀!痛死我啦!我差点没晕过去,在那里蜷缩着身体半晌缓不过劲来。咦?我能感觉到痛?莫非……“我…咳…我还活着?”我感受着身体的痛苦,忽然惊喜地叫道。

“他妈的,你这个小家伙给我住嘴,再叫我就马上让你真的去死!”一双大脚站到了我的面前,我一惊:啊哦,还是双NIKE,至于型号,似乎是AIRMAX360吧?我躺在地上都能看见鞋子主人的脚,鞋面居然是透明的浅黄色,从那透明的鞋面看进去……MYGOD!那袜子上居然还有一个洞,一个大脚拇指从洞里顽皮地伸了出来。

谁人如此极品?有钱买NIKEAIRMAX360,没钱换双没洞的袜子么?带着强烈地好奇,我勉强抬起了头来看了上去,一张变形地脸出现在我面前。

“哇,鬼啊!”我被那巨大的脸吓得惊叫起来。才叫出声就听一声清脆地啪声回荡在耳边,我顿时头疼目眩:“哎呀,谁打我头!?我靠!”

“我!你的救命恩人,张正西。”一个有点儿耳熟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到。

是谁呢?啊!“你就是那个孽障?”一句不该说的话又从我口中溜了出来。

“啪!”

“哎呀!我错了!您……您饶了我吧,那个……谁…啊,是张先生!”我的头上又一次的剧痛提醒我祸从口出的自古真理。

“还不算太蠢,知道疼就别乱叫!我是张正西,茅山宗门的第十八代传人!”

“啊,居然是茅山十八代传人?咦,怎么怪怪的……茅十八?!”我从茅山和十八代上面组合出了一个词,结果不言而喻。

“啪!”张正西从我脑袋上收回了手,一脸愤怒地叫到:“混蛋,别以为我不看武侠小说!!就是玄幻小说我看的也不比你少!!”一听这话,我顿时无力地瘫倒地下。

有没搞错?喜欢看武侠小说和玄幻小说的茅山道士?真是个疯狂是世界!

“小子,起来。”张正西等了一会却发现我还在地上躺着,两眼无神地发呆,于是不耐烦地拿腿踢了踢我。我被他的腿吓得一激灵:“啊,张那个……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儿吗?没事儿我先走了!”不是我不坚强,只是这个家伙刚才和另外那个没见到的他的师叔差点就要了我的小命,而且听来他们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死我一个,如果不是因为怕滥杀无辜会反噬,两个人早就把我撕成碎片了。

一想到那诡异的绿光球和黑色雾气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真是活见鬼了,为什么这些家伙就不能象人家燕赤侠一样古道热肠,热心助人呢?一点也不想我想象中那种大义凛然的抓鬼天师,倒象是电视电影里的邪派魔头!

张正西看着我那脸色只是一转脑袋就明白我在想什么,想想自己屁股上的伤,一阵火气上来。

“啪”

“哎呀!干嘛又打我?”我一脸痛苦和委屈地抱头看向张正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刚才不是为了救你,我至于屁……那个受伤么!”张正西心里燃烧起熊熊地怒火,谁知道师叔那老东西那么狠,居然看着这小子也不留手,害得自己只能在最后一刻发动阴风阵把这个小子救了出来。

可是那鬼火烧乃是茅山宗门的禁术,哪儿有那么轻松跑得掉的,加上怕伤了这小子,结果自己屁股上就狠狠地挨了一下,不是阴风珠被自己揣在屁股兜里,恐怕自己的屁股早就熟透了。

“啊?你救的我?”我一听就傻眼了,这“孽障”还有那么好心么?都拿我当挡箭牌了还好意思说救我?

“废话,不然你以为你一个普通人能从我师叔70年功力的鬼火烧里逃出来么?就算我,还是靠着祖师爷的阴风珠,拼着用肉厚之处挨了一下才跑掉的。”张正西一脸郁闷地说到。

我狐疑地看着张正西的脸,貌似没说假话的样子,而且那个“肉厚之处”……原来我看见的那个“姹紫嫣红”的屁屁就是这位孽障同志挨了一下什么火烧到的结果啊!

那个什么师叔可真够狠的,把这孽障同志的屁股烧成了悟空兄一样。难道真是他救了我?不然没理由我还活着啊!听他说话的确不象坏人,怎么说呢--比较象个贱人!

我干笑了两声,小心翼翼地问道:“大恩不言谢!恩,那个……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孽障同志一听就脸色一黑:“走个屁,今天你别想走!”说话说话表情一想狰狞了起来,“你这个小王八蛋!害得老子好惨!今天不给我个交待你别想走。”

我眼前一黑,忽然不知道怎么想到韦小宝来,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翻身而起,抱住了孽障同志的大腿就干嚎起来:“大师,不要啊!你看我上有高堂下有小儿,今天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

嘴里忙着干嚎,在心里我却在发狠:看来今天这个家伙是要我的命了,至少也是一腿一手什么的,说不定还让我的屁股变成和他一样。如果屁股变成那样,我这辈子还能找老婆么?死你这茅山妖道也不要死我,只要你敢说要我的命,我就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里我嘴里又是一阵干嚎,莫名其妙说了堆我都听不清楚的词儿,眼睛却瞄着这个孽障的下身,意念中一股气劲已经直灌我已握成爪形的手掌,顿时感觉我的“鹰爪”力道再大三分。

张正西一脸愕然地看着抱住他大腿干嚎的家伙,吓了一跳。靠!老子还没说什么他在那里嚎什么丧?

“住嘴!你这个混蛋!你说什么屁话呢!老子又没说要杀你,老子要的是你这个人!”

我一听心中大惊:你这个贱人,果然对我的屁屁不怀好意,我跟你拼了!百发百中抓鸡手!我的手在刚才说话时已经缓缓地接近了贼张正西的身下,此刻把心一横就是一爪抓去。

哈,果然是老鹰抓小鸡,手到擒来!我才一出手就感觉手上多了个东西,大喜下就准备发力往下拉。忽然感觉手中一空,就听见嗤啦一声裂帛之声响起。

“啪”……

天黑了,看见星星了,我忽然睡着了……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