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作者iphone酱的小说-爱你欲说还休苏倾年顾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09:35

苏倾年顾希的小说是爱你欲说还休,是iphone酱作者的都市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爱你欲说还休小说精彩阅读:“那你今天来这里是?”苏倾年松了松身子,靠在包厢里的沙发上,他将我单手搂在自己怀里,薄唇贴着我的耳朵,痒痒的。他嗓音略低说:“那个陈建义就是这次沈军的替罪羊。”我心中大惊,想不到苏倾年连警局这些事都知道。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爱你欲说还休》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欲说还休86.苏倾年带我爬墙

我不明白苏倾年说的只是玩玩具体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当他把我带进一个包厢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搞得有些大。

这里面觥筹交错,灯光璀璨,帅哥靓女不在少数。

而且还有一些看起来起码都有四十岁模样的人,怀里抱着一小美女。

但这里面有两个人我还是有印象的,就是杨悦和上次那个喊苏倾年学长的男人。

他们正在角落里玩游戏。

我觉得事情搞大的原因是有个四十多岁的人,他见我们进来脸色不悦的说了一句:“你们是谁?”

别人根本不认识他,苏倾年这是随意选了一个包间?

而且苏倾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视线落在杨悦那边。

杨悦立马懂事的站起身对那个男人说:“沈哥,这是苏倾年,我学长。”

“他来做什么?”

“他听说我在这边,就过来看一看,想结交几个朋友。”

这场戏,意外的出乎意料。

我看见那个男人眉头一皱,说:“随便找个位置坐,别打扰大家兴致。”

闻言苏倾年拉着我我到一个角落里坐着。

随后杨悦马上殷切的凑过来道:“学长,你怎么突然来了?”

原来苏倾年从一开始没和他们约,今天进这个包间纯属是个巧合。

或者是他的计划之中。

苏倾年没有理会她,因为上次他说过以后不会再和他们来往。

我了解苏倾年,他这个男人傲娇,说得出做得到。

杨悦见他不说话,立马将自己拉的很低的领口凑过来,端着酒杯陪笑道:“上次是我们的不对,我们赔礼道歉,学长喝下这杯酒我们就不计较以前的事了。”

苏倾年上次让她别喊他名字,这次直接学长。

我皱着眉头,不悦的扯了扯苏倾年的胳膊。

他连忙坐直身子,偏过头问我道:“要不要喝点酒?”

“我不想喝。”

“嗯。”

苏倾年径直从桌上拿过一杯酒,自己抿了一口。

而全程没有理会杨悦。

杨悦精致的脸上立马不悦,红唇咬了咬,随即坐回去。

等杨悦离开,我才小声询问苏倾年道:“他们不认识你,你来这里是?”

苏倾年无所谓的丢给我一句话说:“不认识才好玩。”

“有什么目的吗?”

苏倾年今天莫名其妙的带我来这里,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知道那个沈军吗?”

我不明所以,望了望杨悦刚刚叫的沈哥的人。

他怀里抱着两个女人,手也不安分在别人的身上游走。

我灵光一闪惊讶问:“莫不是那个沈军?”

苏倾年眸子闪了闪,说:“正是。”

这个沈军我是有印象的,是一家公司的总裁,在这个城市做的还挺大。

而且警察局几次都查到他和黑社会的人有打交道,犯一些事。

但每次查到关键时刻就有替罪羊出来。

就有替罪羊出来替他坐牢。

“那你今天来这里是?”

苏倾年松了松身子,靠在包厢里的沙发上,他将我单手搂在自己怀里,薄唇贴着我的耳朵,痒痒的。

他嗓音略低说:“那个陈建义就是这次沈军的替罪羊。”

我心中大惊,想不到苏倾年连警局这些事都知道。

我们调查的案子进度他一直都知道,而且陈建义是刚抓不久的。

他可能低头见我惊讶,轻笑了一声解释说:“顾希,我是天成的总负责人,你们的人都会给我报告进度的。”

虽然这样说并没有什么错,但查案一直都是保密的。

这个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苏倾年的身份不简单。

这个颐元公司的总裁在政界也有一定的势力,有认识的人。

我不去想那些,镇定下来问:“那你今天来这里是想?”

“我的人查到他今晚会在这里进行一场交易。”

我疑惑问:“什么交易?”

苏倾年伸手捏了捏我的脸,挑着眉笑道:“毒品交易。”

“你疯了吗?苏倾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等会出事了怎么办?在场的所有人你以为他会放过?”

我害怕沈军听见,声音特别小,嘴唇都贴着苏倾年的耳朵了。

但是他还是稳如泰山。

我见他这样镇定,我有些着急说:“我们现在出去,出去就报警,我们不乱来。”

我怕他受伤,我怕他有事。

正在我说了这话的时候,沈军突然出声问:“你们俩想结交什么朋友?”

他声音一出,周围都安静下来。

我没想到沈军会突然注意到我们,苏倾年倒异常镇定道:“当然是有权有钱的朋友。”

沈军见他说的这样直接,微微有些错愕,随即又问:“那你认为这个包厢里谁是有权有钱的人。”

听他这样说,苏倾年坐直身子反问他一句,嗓音特别漠然道:“这里面谁最有发言权?”

他又补充道:“谁最有发言权谁就是我想结交的人。”

这话让沈军莫名的有感觉,他大声笑道:“好小子,你够狂妄,你叫什么名儿?”

刚刚杨悦介绍过名字,但是这沈军显然没有在意过。

“姓苏。”

这时一旁的杨悦凑到沈军身边,低头轻声说了几句。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什么,但是我看见苏倾年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苏倾年将我的手攥的紧紧的,而沈军突然脸色不好问:“你是苏倾年?颐元公司的总裁苏倾年?”

他刚刚听杨悦恍然介绍过,可能没想到是颐元的总裁苏倾年。

这时候有人从外面敲门,沈军神色不好的吩咐门边的两人道:“看住他们两个。”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苏倾年,现在这种情形是暴露了吧。

外面的门打开,进来一个黑衣人。

两人之间互相交换了一个箱子,随后客套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看他们不验货这样熟稔的样子,想来这种交易也不是一两次了。

等那个黑衣人离开,我才想起,他手臂上的那个纹身,和陈建义的很像。

几乎是如出一辙。

苏倾年刚刚说陈建义是沈军的替罪羊,而沈军又和黑社会有关系。

很明显是沈军派陈建义去谋杀的主凶,而沈军也是天成集团某个领导人的帮凶。

一环扣一环,而天成集团上面还有人!

在这个城市天成集团发展的如日中天,而沈军又是一集团老总,他想和天成打上一条线也未曾不可能,所以他成了帮凶。

门被关上后,沈军目光看向苏倾年,端着两酒杯过来,略为真诚道:“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小人物居然会引来颐元公司的总裁,真是有幸。既然这样,苏总,我们敬一杯,以后多合作合作。”

沈军是诚心的,他不想放弃苏倾年这条大鱼,他想拉拢过来。

苏倾年镇定的站起身,目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从他手上接过酒杯,而是淡漠问:“刚刚你们在交易毒品?以后合作的机会有的是,但有一个答案我想知道,天成里的叛徒是谁,不然这未来的事还真的不好说。”

了解苏倾年的人都知道,他这是一句不轻不重的威胁。

要么活,要么死。

我站在苏倾年身后,看见沈军的神情一变,但是又马上淡定的笑了笑,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

周围没有人敢说话,就连杨悦也是沉默不出声,坐在角落里。

“苏总,毒品什么都说的太难听,大家都是为了发财不是,再说这江湖道义我还是懂得起,这出卖人的事我不可能会做。”沈军声音顿了顿,又笑着说:“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出去以后不会让我好过?既然这样今天我还真的不想让你出去堵我的财路。”

苏倾年的手掌拉着我的手心一直没有松开过,他语调冷清的反问沈军道:“然后呢?想抓我?”

我眉头跳了跳,苏倾年这人的性格服不得软。

镇定的也总是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安心感。

沈军被他这态度弄得一愣,脸上明显不高兴,凸出的肚子猛的一缩,气愤的将自己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道:“你旁边的小妞是你的女人吗?来两个人抓住她,绑起来。”

擦,我脸色一白的看向苏倾年,没想到他面色非常的淡定。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服务员,她打开门客气道:“先生你们要的酒。”

“滚,要什么酒?”

我忽而看见苏倾年微微弯了弯身子,顺过桌上的酒杯砸向沈军的额头,以飞快的速度打开门拉着我跑出去。

跑之前他还不忘顺手带上门。

“追,追不上要你们好看。”后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跟在苏倾年身后,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生怕和他松开。

苏倾年拉着我走向酒吧的后门。

但是门院关着,后面又传来急迫的脚步声,凌乱不堪。

苏倾年将我推到墙角边,伸手指了指这接近两米高的围墙,语气特别轻松的说:“顾希,翻墙出去。”

我有些着急和委屈着说:“苏倾年我不会翻墙啊,而且这么高。”

“笨蛋,坐我肩膀上。”

他说完这句话就蹲下,我连忙坐上他的肩膀。

苏倾年立刻站起来。

苏倾年的个子特别高,我双手轻松的扒住墙头,他手掌托着我的屁股将我送上去,拿开之前还使坏的捏了捏。

我转过身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还一点都不正经。

他乐呵呵的伸手摸了摸自己挺拔的鼻子,而后面的人眼看要到门口。

我着急的伸出手,苏倾年连忙借我的力很快的翻上来,看着后面的一群渣渣他不屑的勾了勾唇,然后对我说:“顾希,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下去。”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