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夏叶的味道冷明哲安子筠小说阅读-夏叶的味道冰晶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4 09:35

夏叶的味道小说是著名作家冰晶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冷明哲安子筠的故事,小说夏叶的味道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此刻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她回想着这些天来她翻天覆地的变化,竟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庆祝。现在,揪心的那根神经隐隐地感觉到拉开的距离。

彩天堂

推荐指数:8分

《夏叶的味道》在线阅读全文

夏叶的味道第六章:他的计谋

此刻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她回想着这些天来她翻天覆地的变化,竟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庆祝。现在,揪心的那根神经隐隐地感觉到拉开的距离。

她在鲜花簇拥的蜜语中越走越远,而自己却无法拽她回来,于是想了想,变摁下了冷明哲的号码。

“路遥和墨总走的很近。”这是她的第一句话。

“嗯。”半响,从话筒中传来他深沉的声音。

“可是你总不能袖手旁观啊!他是有目的的接近,我敢肯定他会害死路遥的!”安子筠急促地提高了声调。

片刻后,他冷言道:“那是她的事情。”

“――你!冷血无情的大冰坨子!”安子轩大声的吼出这句话后即刻摁下了断开键。

气鼓鼓的她丢下了手机,转身坐到了画卷前疯狂地烧着脑。

“……大冰坨子?”冷明哲放下了手机未阖双目,转而挑起嘴角轻笑了一下,这句话竟如此的出乎他的意料。

清晨,站在镜子前拢好头发的她黑眼圈极重,于是赶紧扑层粉急救。

推开玻璃门,冷总并未在办公室里。

她竟有些欣喜,这样正好避免相视尴尬。紧接着她将文件夹整理好后,又逐一查看了报表,但一切都打理停当后泡了杯清香的果茶,一手托腮微微眯起眼睛来。

下午一点半刚过………当当当!突然三声叩击桌面的清脆声,顷刻间让她的脑仁清醒。猛然一怔,睁眼望去。

一位打扮时髦的俏女郎含笑地立在桌前,白皙的脸庞上架着一副宽边茶色眼镜,就是遮去了大半张脸,长波浪发的卷发散在腰间,长及半臂的蕾丝手套服帖在手臂上,纤纤玉指半捏着一个手提包,柔软的腰肢扭着幅度。旋即那涂着枚红色的嘴角娇俏扬起,此番更是彰显出她优雅的不凡贵气。

“你…找谁?呃,冷总他不在。”安子筠微点了下头。

不想她竟嘿嘿一笑,旋即将提包轻巧地放在办公桌上,拉长声调道:“――安……子……筠。”

摘下墨镜的一刻,她顿时瞳孔收缩,不由得惊呼道:“路遥?怎么是你!”

“惊喜吧!”说着她轻盈地转了圈儿。发丝扬起时,安子筠看到她那LV的新款包包。随着阵阵香气扑入鼻孔,她不由地皱了下眉。

“还有这颗钻戒呵!带着手上真是好闪亮的,墨轩他可是亲自为我带上并说一生只爱我一人,他要娶我为妻,你高兴吗?”路遥兴奋的举着手背,炫耀的一脸喜悦。

安子筠没有说话。依旧平静表情的她突然道:“这些都是利用。他有明确的目的,路遥你要远离他,听我说他是为了拿到财产,他是不择手段……。”

“――利用?!啊哈……你是说他利用我?安子筠你要听明白,他是要娶我,而我从此便是冷府的少奶奶!怎么?我看你是嫉妒吧!妄想攀着冷总非常高枝踢开一切绊脚石,还是装可怜装清高到处博同情吗?――够了安子筠!别再耍花样了,包括严恺你都是幸灾乐祸吧?告诉你,你与冷总两人不明不白的关系才是让我真正的恶心!”

路遥凄厉地声音句句锥心刺骨。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安子筠有些呆滞,更是愤怒的双目圆瞪,不由得泪水泛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滑落。

“嚯!你这样笑给谁看呢?给你的冷明哲看还是预备着演示啊?哼!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她轻蔑地义正言辞,刀锋般的咄咄逼人。说罢瞟了她一眼,职高气昂的眼神般刺入她的心脏,旋即她极不耐烦地扬眉尖锐又道:“好了,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消磨,冷总说要我把佳森公司的合约给他送去,你快去拿来。”话毕,她垂目轻抚着无名指上的钻戒。

安子筠抬起头,手掌紧紧攥着。早已抹干泪的她决然道:“不!。冷总说不让我动他的抽屉。”

路遥猛然一定,随即犀利大笑了起来,蔑视的目光闪过“……又装可怜吗?难道你要去证实真伪?冷总现在就要,耽误了时间我可不想陪你受罚。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说着她翻了下眼皮,嘴角挤出一丝狞笑。

安子筠顿了下,心想着也许是他真的需要吧。这些天他与佳森公司的确来往密切,也或许真的签约谈判吧!

想到这她转身径直走过冷总的办公桌前扭开了钥匙,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用牛皮纸装订的合约后交到了路遥的手上。

路遥看了看,满意地勾嘴一笑,放在提包里转身离去。

剩下的便是痛心疾首的她。

安子筠呆滞地坐着,而路遥的尖锐竟让她无力回击。最终她垂目长叹了口气,扭头,望向了那一杯早已冷却的果茶。

直到下午五点半。

只听见猛然呼啦一声,玻璃门极速的推开了。

冷明哲信步走了进来。

她迅速从悲怆的情绪中跳出,忙不失地道了声:“你回来啦?”

“嗯。”他轻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句,径直往办公桌前走去。

安子筠还在迟疑,心中好疑惑他怎么又回来了呢?这会儿不正应该洽谈么?

“我那份合约呢?”他急促的翻找了一通,片刻后,突然啪地一声脆生生的推上抽屉,目光凝重地直视着她道:“你动我的抽屉了?”

安子筠被这声脆响吓了一跳,她即刻立起身来,眼光沉滞,嗓子里干巴巴地心虚道:“你…你不是拿走了么?”

“――what!”这番触动的话就差没让他跳起来,随即怒目圆瞪地霎时向他射出一道寒意来,黑脸厉声呵斥道:“我什么时间拿走的?”

这下子,她的气息越来越削弱,竟是连身体都哆嗦了起来,眸底泛着惊恐,抬头直截了当道:“是路遥,她说让你拿的。”

这下子她越发地急促起来,刚想辩解,却直接被他呵斥制止。

一时敲着桌面梆梆响,恨得咬牙切齿时竟仰头冷蔑一笑,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安子咬住下唇搓着手心。

猛然他恨恨地斥责道:“你到底有脑子没!我不是告诉你不要碰我的东西吗?!”

――啪!

旋即他用力扣击一下桌面,一股脑的怒气喷薄而出“这下好了,文件不翼而飞!你让我如何跟佳森公司兑现?”

――啪!又是一声震荡的闷响,紧接着他甩开了一摞子的文件夹。

霎时,纸张四处飞散。

“我我我……

”以是胆战心惊的她从未见他发过那么大的火气。

半响后,他无奈坐在了台阶上。沉郁地不时用指头捏着眉心骨。

冷风嗖嗖地吹了进来,她不禁地打了个寒颤。随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

“对不起~~我……”

话未说完,他就朝她摆摆手,冷漠的脸上无任何的表情。她抬头,似乎还想要再重申一遍原委,以示证明。

“冷总,我――”

“你走吧。”

他冷冷地打断她,尽管语气迟滞。话毕后又紧抿嘴唇闭上了双目。

退出了办公室后,她的眼睛里灼烧着愤怒的火焰。

是路遥!是她骗我的!转身就要奔向冷墨总的办公室。

(怎么了?……安子筠怎么啦?一时间众人更像是炸了锅,嘈杂地议论着。)

猛然间她的胳膊被重重地扭住了,回头一看竟是他,于是还想执拗挣扎。

“――你给我过来!”他的声音冷冽如冰。

众人更是唏嘘不已。

冷明哲强行将她拖入了办公室后,淡淡道了句:“我早知道是他。”

安子筠理直气壮地刚想指手画脚,而他却沉声道:“至于这件事就不要再过问了。”

她鼓着腮帮子,最终还是推门而去。可转身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儿。

“……路遥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到底是何居心!”安子筠气急败坏地指着她的鼻子。

路遥正坐在办公椅上,偏头扑闪着明亮的眼睛。而后竟一脸无辜疑惑道:“筠筠,你这是怎么啦?”

“――你!冷总根本没要什么合同,快把合同还给我!”

“唔,我说你是不是弄错了?墨总下达的命令哦!我也是唯命是从而已,你这样风言风语地跑来闹,倒是冤枉我了呢!”

“――你!”她愤然地叫嚣道:“这么说,合同在墨总的手里啦?我去找他!”说罢,剜了她一眼后更不想再废话。

路遥轻蔑一笑,摊手不耐烦地道:“那就随你的便咯!”

…………

夜晚,漆黑的静谧,竟连一颗星子也没有。

至于合同当然是徒劳无果。安子筠仰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猛然坐起敲着自己的榆木脑袋,自己怎么这么笨呢?

叹了口气后,就要合上眼皮。

――等等,那是什么!

powered by www.mazzabistro.com © 2017 WwW.zhaoseo.net